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北島小英雄 (6) - 東格里羅國家公園

東格里羅國家公園健行,可說是此行最精彩的亮點,為了避免天候、交通或是體力等不確定因素的影響,在安排行程時,在國家公園內刻意停留了將近四天的時間。進入國家公園區時,果然發現這裡的天氣就像台灣的山區一般,陰晴難料,除非情不得已,否則雨天登山時在是件吃力不討好的運動。

進入國家公園的第一站,先參觀了國家公園鱒魚中心(Tongariro National Trout Centre)。裏頭不但將鱒魚的生命週期、習性與品種研究的透徹外,還介紹了鱒魚與紐西蘭人間的關係,當然魚與人只有弱肉強食的絕對關係,但如何捕捉的歷史也成了有趣的過程,就像登山裝備的演進般,釣具也隨著時代有很大的轉變。
光是毛鉤的種類和的製作過程就包含了很大的學問。
園區內的池塘、溪流內穿梭如織的鱒魚,這些天之驕子,上輩子積了足夠的功德,這輩子免於天擇與人擇的壓力,餓了有食物吃、生存的水質受到了保護,長成魚後還可以回到湖裡終老,不像養殖場的同伴們,最終難逃宰割的命運。
園區旁的Tongariro River有釣客拿著飛蠅竿,虎視眈眈的等著水裡的魚群們上鉤。
飛蠅釣在紐西蘭是非常盛行的溪釣法,釣者在潛伏在草叢,或是停在岸邊,用銳利的雙眼,找尋魚的行蹤。手握著釣桿,利用釣線的重量與身體的重量在空中畫圓,朝魚的方向拋出美麗的弧線。和一般的運動一樣,準度與力道都是需要練習的。不像我十年前在這裡學了一下午的飛蠅釣,自此之後就再也沒練習過。
釣魚的魅力還是不如登山迷人。
國家公園(National Park)這個小村住著熱愛山林的健行客,因為村里除了兩間餐館、一間加油站和一間超市外,可說是與世隔絕。
Plateau Lodge在山中可比擬五星級飯店般享受,旅館有提供健行的接送服務,尤其對於縱走的旅客來說非常便利。但在青年旅館YHA前,還是不禁懷念起那個一個人、一個背包、一台破車就能瀟灑走天涯的年紀。
天氣預報說明日整天都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擇日不如撞日,馬上預訂了明天的縱走行程。
在東格里羅國家公園其間,挑選了兩個步道,一個是名聞遐邇的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是一條從Mangatepopo至Ketetahi的火山地形南北縱走路線,全長約20公里,需要一定的體力,但一般都山者都能在一天內完成,所以沒有山屋可住。另一個是較短的也是較為輕鬆的Ohinetonga Track,八公里的樹林間小徑,適合半天悠哉地玩水散步。
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當天清晨七點,接駁車將我們從終點Ketetahi載至起點Mangatepopo,八點左右開始一整天的步行。廁所和水是整趟路最為珍貴的兩項寶物。沿途除了少數幾座已被蒼蠅佔據的廁所外,空曠地幾乎沒有可以偷偷解放之處。水更要從頭到尾背在身上,尤其在晴空之下,而山上火山湖的水礦物質含量過高,不可飲用。
黃沙遍布,幾乎不毛的火山上,偶爾還是可見到堅韌不跋的小生命,硬是貧瘠的火山塵土中綻放出美麗的生命花朵。
媽媽早起製作的、靠著自己背上山的飯糰,可說是最難得的人間美味。
如果嘉明湖是台灣天使的眼淚,那麼Emerald Lake就是紐西蘭天使滴下的口水,旁邊爬滿了螞蟻似的人群。
但究竟是誰讓天使流淚? 又是何物讓天使垂涎呢?
可能是在爬嘉明湖時累得想流淚,爬到火山湖時餓得想吃飯吧!!
上山容易下山難,無盡蜿蜒的之字坡帶領著我們走下山谷。
當年入住時是悠然的十人小山屋,經過拍攝魔戒的催化,
如今已封閉,現今連給大眾乘涼的屋簷都顯得擁擠,
會不會下次再來時,觀光客已經可以悠哉的坐在遊覽車上,直接在山頂附近下車呢?
一路上走走停停,下午六點左右抵達Ketetahi,登山口聚集著操勞過度的雙腿,疲憊的眼神寫在每位健行者的臉上。抵達停車的路邊還須步行經過飛沙走石的車道,是這趟健行最痛苦的一段路程。
坐上車時,全身上下,除了五官尚稱清晰外,全身上下裹了一層灰粉,像是可以準備下鍋油炸。Camry以時速100公里的速度行駛在柏油路上,路旁的風景也用相同的速度向後飛逝,只有山靜靜的在遠處等待日落。C.W.Chen有感而發,一路從早上八點步行到下午五點,九小時的腳程開車咻的一聲,半小時就到了,豈不是白白的走一遭?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登山健行、嘗美食或者旅行皆然,
用餐只求吃飽的人,自然不願花一兩小時在坐在餐桌前,仔細品嘗食物的層次和調理的藝術。
旅行只求到此一遊的人,自然會不辭辛勞的奔走,願意盡可能的將旅遊地區的每一個景點踏遍。
在有限的生命當中,很難在各方面都很有成就,
如果有一件事、一種興趣,
可以讓人排除萬難持之以恆放膽地去享受去追求,
那就是這輩子最幸福的事,這一生最了不起的成就了。
C.W.Chen就算行軍了一天,在黃昏日落前,仍要在溪邊甩個竿,做為一天完美的結局。
媽媽也在廚房忙進忙出,直到填飽每個人的肚皮後,一天才算圓滿。
鑒於一趟Tongariro Alpine Crossing就讓大家耗損體力,為了不讓團員過度疲勞而掛病號,
第三天只做極為輕鬆舒適的森林漫步。
這裡附近是紐西蘭國寶-奇威鳥(Kiwi)的棲息地,
草叢中、樹林裡的角落四處可見像這樣長方形的籠子,
裏頭放著一顆蛋形物,實為獵捕鼠輩的獸夾。
人類欲扮演上帝的角色,藉由捕捉奇威鳥的天敵,留給他們多一點的生存空間。
有山就有水,有水就有魚,有魚就有C.W.Chen。
國家公園第四天的早上下起了豪雨,洗去了滿車的落塵,也催促著我們離開山區,前往下一個目的地 - 西海岸的新普利茅斯(New Plymouth)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