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陸客不來,我們自己來(上) - 日月潭

上午6:11

前幾個月,新聞標題聳動的寫著〝陸客不來觀光業損失550億。〞下標題的記者,擺著一副陸客就應該要來台灣的姿態,令人不解,為什麼不怪美國人不來或是外星人不來? 而且,沒賺到對方錢就說是自己的損失,也不是一般人所能理解的邏輯。

旅遊業與飯店業者趁勢走上街頭,大肆向政府吐口水,抱怨著陸客不來。投資苦喊旅館放著養蚊子,導遊領隊領無薪水。我就在想,這群台灣人什麼時候關心起對岸同胞了? 原來,抱怨的人並不是驕傲地想將島上美好的一面分享給客人,而是把陸客與金錢畫上等號,台灣美不美其次,錢有留下就好,打從心底只把陸客當搖錢樹。阿里山與日月潭久經陸客洗禮,聽說已經非常有異國的味道。趁著陸客不來,好奇的來感受一下。
擠在伊達邵碼頭前窄巷的人潮,熱鬧程度宛如菜市場,大家操著熟悉的閩南音,想聽到字正腔圓的捲舌聲調,還得要仔細地豎起耳朵尋找。
商業氣息瀰漫著從湖畔蔓延到湖上,商店裡賣的青天白日旗以及台灣圖樣的紀念品,是陸客來過的痕跡。類似的紀念品在九份、在士林夜市或者平溪都可以買的到。
就算遊艇駛出了碼頭,依舊很難感受到平靜,
電動馬達取代了傳統的柴油引擎,船長熱情的用大聲公介紹湖岸的各景點,一拿起麥克風幾乎沒有停止過。
一下看左邊,一會兒轉到右邊,從邵族人逐鹿的傳說,講到九蛙石雕的用途。
脫去這些故事,少了以訛傳訛的包裝,日月潭只是一座再平凡不過的湖泊,尤其對於地大物博的大陸遊客來說,來台灣沒到日月潭會後悔,真的來到日月潭會更加後悔。
中途停靠的玄光寺,恰似客運的轉運站,老讓遊客下船上廁所買零食。
車水馬龍可見一番,船一靠岸,就聽到遠方傳來
「高山青,澗水藍,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壯如山啊」。
高亢而宏亮的歌聲,讚美著這塊土地,不知道是唱給台灣人,還是唱給對岸的人聽呢?
不知何時,吃顆茶葉蛋成為拜訪玄光寺的慣例,
台灣有三婆,淡水有阿婆鐵蛋、鶯歌有阿婆壽司、日月潭有阿婆茶葉蛋。
阿婆代表著傳統、老味道、堅持與人情味。
但一旦走紅後,又有多少人能不忘初衷呢?
我在蛋攤前看到的,是一個眼神呆滯的老婦人,
雇了幾位毫無表情的外勞,制式的和遊客們完成一筆筆的交易。
玄光寺的階梯並不難爬,寺旁視野遼闊是遊客們拍照留影的好地點,不同角度的日月潭呈現著不同面貌。閒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山水常在,所以人物才是我最想捕捉的畫面。
數十顆矗立在湖岸的日月潭石碑,就這一顆最熱門,周圍拉起了排隊柵欄,陸客走了,台灣人也開始學著在石頭前照相。
平凡的石頭,靠著矗立在日月潭旁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平凡的遊客,藉由依靠著石頭證明自己曾到過這裡。
人來人往,石頭不記得與誰一起合影過,更忘了自己是塊石頭而不是日月潭。
明天過後,人們忘了潭上的風光,記憶中的日月潭是那塊名叫日月潭的石頭。
水社碼頭邊的耶穌堂個著光華島與玄光寺互比高下。
婉約的鑄鐵裝飾取代剛硬的石碑,
教堂做起了婚禮蜜月的套裝生意,
證明耶穌也是需要吃飯的。
教堂可以拜拜、吟詩唱歌、還可以結婚、辦喪事。寺廟雖然可以拜拜、可以念經,卻沒有人在選擇在廟裡結婚辦喪事。
今日,我所看到的日月潭,是矯揉造作後的風景,
像是畫了濃妝的妓女,為了金錢出賣肉體。
台灣人、大陸人、香港人、韓國或日本人來,並沒有太大差異。

當我們斥責陸客糟蹋台灣風景時,更該先反省我們是否做賤了自己呢?

花若盛開蝴蝶自來,潭若悠然遊客自來。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