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9日 星期一

38度線上的驕傲 (7) - 釜山之丘

釜山,釜狀的山,帶著婉約的姿態向著海洋灑嬌著。海拔不及一千公尺的山中,有的住著純樸的村民,將滿山的房屋裝飾成童話故事裡的模樣,吸引世界各地的觀光客,也有滿山的樹林,樹林裡藏著廟宇仙人,過著不受塵俗打擾的寧靜生活。
此行中,甘川文化村與今井山城,一南一北,一步一步的帶著我走上釜山之丘。甘川文化村,是台灣任何一本介紹釜山旅遊書必然提到的景點,也是被釜山觀光公社列為前十大必遊景點之一,更有人說如果待在釜山只有一天的時間,那就來甘川文化村吧! 
出土城地鐵站,公車站牌旁盡是等待上山的遊客,前胸貼後背的被載上山,不需要知道何時下車,傻呼呼地跟隨群眾腳步即可。整個村落在艷陽下顯得更加的繽紛亮麗,可愛的圖案搭配鮮活的色彩,宛如走進了童話世界裡。
遊客們拿著遊客中心精心繪製的路線圖,按圖索驥,像玩大地遊戲般蒐集藏在巷道間的紀念章。大部分的來訪者一邊爭大雙眼讚嘆著牆上與屋上的五彩斑斕,一邊排隊與這些藝術品合影,很少人注意到這絢爛的背後,甘川文化村曾經是韓戰時期人民逃難的避難之處,也就是類似台灣常見的眷村。破屋殘瓦經過村民們與政府的努力,牆上這一刷,刷去了歷史的傷痕,帶來了滿面喜悅的遊客。人總要揮別過去的失意,此意境與柏林圍牆上的彩繪不謀而合。
每一幅精彩的壁畫背後,都是藝術家們胼手胝足的傑作,一磚一瓦、像拼拼圖一樣,將文化村的輪廓一點一滴的變得更加鮮明。常常轉過一個彎,又是一個令人驚奇的作品。我們常常比手畫腳地問路,迷路在槃根錯節的小徑裡。村里的居民大多只講韓語,卻非常熱心的指引我們方向。
我很訝異村里做生意的店家並不多,也沒收門票,我心裡不禁有個疑問,觀光客的的來訪,居民們究竟得到了甚麼? 連明信片都能在蓋章處免費索取。
他們珍惜著政府美化家園的用心,不打算藉此好好的撈遊客一筆。村民們沒賺到我的金錢,卻賺到我的尊敬,讓我從新省思觀光未必要與金錢扯上關係,它也可以是一種文化的傳遞,理念的散播或是美好事物的分享。
德不孤,必有鄰。小王子雕像後面,總是排著長長的人龍,排了大半小時,為了在小王子旁擺好Pose,好讓相機喀擦一聲,然後離去。小王子說:『每天來找我合影的人很多,卻沒有一個真心的與我對話。』
生活中有也太多的小王子,我們是否認真想過,讀書讀了幾十載是否只為了拿張自以為了不起的文憑? 工作打拼了數十年是否只為了那個其實沒人在乎的頭銜呢? 掙了幾十年的薪水是否只為了滿足被社會所炒作出來的慾望呢? 
究竟我們一生中花了多少精神與時間,真心的與自己的小王子對話呢?
我不禁想問,五彩的甘川村,是居民對於色彩的自由選擇,還是政府統一籌劃的傑作。
散佈在社區內一共95個藝術作品,我們逛了三個多小時,充其量只欣賞到三十個左右,
並不是我們想離去,而是飢腸轆轆的我們,找不到可以用餐的店家,僅靠著這間小舖中的蛋塔與千層派補充能量。如此可口的點心,被我一口吞下肚,糟蹋了。
走到甘川文化村上指示的盡頭時,身旁幾乎已經沒有別的遊客,像是來到了迷途之境。正當我們苦惱著找不到下山的方法時,一攤賣水果的媽媽,指示我們搭17路公車,一路順暢的下到了札嘎其鬧區。

不同於甘川村濃厚的胭脂鋪抹,金井山城的面容顯得相對的樸素。
遊客亦是如此,上金井山的遊客,不是背著登山包上面插著隻登山杖,就是穿著簡樸的外衫。花俏的裝飾只會添增上山時的累贅。對於遠道前來的遊客,他們很熱衷自豪的介紹著自己的文化與特色,如此高度的國家認同感令我印象深刻。
前往金井山腳下梵魚寺的公車上,坐在我旁邊的Kim和我們聊了起來,主動於我們介紹金井山的淵源,他說這裡是以前釜山的古城,如果對韓國古蹟有興趣,建議我們到慶州走走,移民至澳洲的他,說著一口流利的英文,他手上拿了一本小說,專程來梵魚寺裡享受一個人清閒的閱讀樂趣。
比起東海龍宮寺嘩衆取寵的姿態,寧靜的金井山梵魚寺比較適合修行悟道的場所。
韓式廟宇和台灣廟宇類似在樑脊上都有木構榫卯,但是整體色彩以綠色鋪陳,梁柱上也沒有龍鳳圖騰盤繞,屋頂上更找不到各式各樣的動物攀爬其上。
大部分寺廟上的匾額用漢文題字,時間的紀載也是用天干地支。
偶爾也能看到用諺文提的匾額。
金剛寺是位於梵魚寺上的一座隱密的小廟,參觀時正好有法會在進行,悟性不夠的我們自然聽不懂大家在念些甚麼,宗教和語言無關,就算翻成中文我們也聽不出所以然來。
逛了一圈正要離去時,有位熱心媽媽看到我們倆,像我們比出吃飯的手勢,然後將我們帶到旁廳的台階上,盛了一盤的齋飯和甜品給我們,示意我們享用。
我們一句韓文也不會說,她們一句中文也不懂,甚至不知道我們從哪裡來,
但他們滿溢的善意,不須言表,流入了我們的心坎。
我們能做的就是很感恩的將食物吃得精光,然後回以他們一個最溫暖的笑容。
我接觸的韓國人不多,但真誠、親切與有禮始終是韓國人給我的感覺。

前往今井山城的連續上坡並不和緩,幾步路後Polly就顯得力不從心,我也是汗流浹背的向上挺進。終於,我們腳步停駐在北門前,望著山頂的姑堂峰喘息。原本打算四小時走到南門的計畫,就此打住,等待下次秋天楓紅時刻再來挑戰。
空出來的時間,Polly迫不急待著想吃吃喝喝泡溫泉,順道來到同屬金井山腳下的東萊溫泉,東萊是朝鮮時代的古城邑,赫然發現這一區也有好多古城區可以探索,我已悄悄列入下回釜山行的首要目的地。
除了五彩繽紛的甘川村、悠然恬靜的金井山之外,釜山也有嚴肅沉重的一面,那就是聯合國韓戰紀念墓園。歷時三年的韓戰是38度線上永遠的疤痕,深刻的烙印在這塊半島上。
這場戰爭,不但改變了南北韓的命運,也讓台灣在共軍虎口中,得到了狹縫中求生存的契機。要不是爆發韓戰,當時的共軍很可能早已橫渡台灣海峽,從蔣介石手上搶走最後一塊江山,完成統一中國大業,我現在手上拿的可能是紅色的護照。
這些遠從地球各角落的士官兵,為了一個價值、一個理念,永眠在異鄉的土地上。
陣亡的將士,多如牛毛,尤其以美國人為最。密密麻麻的將士刻滿了兩面石牆,每一個名字都曾經是有血有淚的軀體。
墓碑上的士兵,很多都是十幾二十歲的少年,他們的生命就像還沒盛開的玫瑰花,就要凋謝。還好在這裡的園丁的細心照料之下,如今已花團錦簇。
這片墓園提醒我,自由與和平是需要付出代價的。
我反問自己,心中是否存在著某些人或著某個信念,願意讓我奮不顧身、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呢? 既然人終究會凋零,生之時不就該盡情的揮灑,為理想奮力一搏嗎?
走了一遭聯合國紀念墓園,看到整片的草地與鮮花,心情反而變的沉重起來。

我們走過第四個勉強算得上釜山之丘的景點,就是位於地鐵南浦站的龍頭山公園。
上山遊憩有遇過搭公車開車的,也有架設纜車的,在這裡頭一次看到直接把電扶梯架上山頂的,登頂完全不費吹灰之力,而且完全免費,是老人小孩的天堂。
這裡酷似首爾南山公園,居高臨下的釜山塔是夜裡遊客們俯瞰釜山的好去處。
白天,算是非常平庸的公園。長者在樹蔭底下著象棋、做體操,沉浸在優閒的氛圍中。
釜山塔底是韓國名將李舜臣的雕像,在韓國著名景點都可以看到他的英姿,李將軍是全民的抗日英雄,受到國民的愛載。
那麼台灣的抗日名將是誰? 莫那魯道、余清芳? 事過境遷後,又有多少人在乎? 
釜山之丘,是歷史與現代的鑄融,當我雙腳踏著台階上山時,也吸收著歲月所給的滋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