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2017

北島小英雄 (2) - 水星灣

原本在行程規畫時,打算在水星灣待上兩晚的,可惜三個月前要訂房時,發現環繞水星灣附近九成以上的房間都已被預訂滿了。於是我們只好變通,第四天一早從科羅曼德繞到水星灣,晚上直接下到豐盛灣,留給水星灣一整個白天的時間。
為何難以將水星灣割捨呢? 理由很簡單,單純是禁不起這張Windows桌布的誘惑。
位於Hahei附近的教堂灣(Cathedral Cove),可說是科羅曼德爾半島一大觀光熱點,官網上介紹可以用步行或是划獨木舟抵達,鑑於去年在杜布羅尼克划獨木舟,筋疲力竭刻骨銘心的經驗,我覺得乖乖地用兩條腿步行還是比較可靠些。從停車場步行至教堂灣大約45分鐘,但是狹小的停車場根本容納不了來自世界各地的人潮,當地的居民動起了歪腦筋,將自己的院子規劃成臨時停車場,收費計次5元紐幣。
一路上步道輕鬆好走,路上可見年逾古稀的長者,也有揹著娃娃的媽媽,大家都想趁著風光明媚的天氣,親眼目睹教堂灣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我們畢竟不是專業攝影師,在強光與沙灘的反射下,別說我們的雙眼了,連相機都有點受不了。我衣服一脫,往水裡一跳,隨著海浪漂來漂去,Polly與爸媽躲在樹蔭下納涼,都來了不下水多可惜。
在刺眼的陽光下,C.W.Chen還是模仿了Windows桌面,很努力地捕捉了一張灣景,順便留下了媽媽的背影。
沙子是相機的天敵,每次相機送修時,維修人員第一句話就是:你的相機裡有沙子。
可憐的相機總是被我當作是耗材在使用。生有時,死有時,笑有時,哭也有時,我的相機和我的人一樣,在化為塵土之前,盡情的享受世界的風景,
安逸地待在舒適圈裡反而感到憂鬱。
 教堂灣旁是一整片的Hahei沙灘,是水上活動的樂園,我們將車子開到人煙稀少的沙灘邊緣,一個C.W.Chen認為不錯的釣點,我們在樹蔭下吃午餐,半小時內,C.W.Chen就拎著一條板機魨回來,於是今天晚餐又有著落了。C.W.Chen捕魚、媽媽殺魚烹飪堪稱是賢伉儷的組合。
如果你不喜歡熱鬧,想找個幽靜無人的沙灘,那麼位於Shakespeare's Cliff 旁的小而美的Lonely Bay是不二之選。
如果你喜歡熱鬧滾滾,又愛嘗鮮,那麼熱水沙灘(Hot Water Spring)的體驗應該會讓你印象深刻。這片看似平凡的沙灘,地底卻源源不絕的冒出地熱加溫。每天退潮的前後2小時,湧現大量的挖坑人潮,四肢並用或者拿圓鍬築起一坑坑的浴池。漲潮後,沙灘又會恢復原本平靜的原貌,周而復始。
因為是天然的,沒有辦法隨喜好調整溫度,有的地方挖下去沒有溫泉,有的地方挖下去溫泉熱到可以把蛋煮熟。我們掘的這一池,一半是溫的,一半是燙的,還算幸運。
正值夏季,泡個十分鐘整個人就感覺快被煮熟了,如果冬天來這,一定比現在來的享受吧!!
四點多泡完熱水浴,又開了兩個小時多的車程,南下到豐盛灣上最大的港口 - 陶朗加(Tauranga)。當然,每次進到城市,媽媽總是抗拒不了超市的誘惑,大肆的採買,為了滿足購物的慾望,也為了大家的三餐,因為紐西蘭真的沒有甚麼伴手禮好買的。
New World, Count Down與 Pakn'Save紐西蘭三大連鎖超市中,黃牌的Pakn'Save是我們在北島的最愛,俗又大碗是他們所標榜的,尤其是生鮮區,根本是肉食動物的天堂。逛超市總為媽媽與Polly帶來無窮樂趣,要不是我和爸爸適時的驅趕,他們可以待上一整天,這是我始終難以理解的。
今晚住宿地方有著又大設備又齊全的廚房,加上白天爸爸漁獲豐收與媽媽超市大補給,晚餐便成為她大展身手的時刻。
即便再累,對於C.W.Chen夫婦而言,吃吃喝喝始終是行程中不可忽視的一部份。
『吃飽喝足,明天才有體力繼續衝刺。』他們說
『玩了一天,還讓胃晚上繼續工作,實在傷身。』我認為
身為領隊的我,每回都建議大家簡單吃點乾糧,早點回房休息,
但每當熱騰騰的食物上桌後,我總是又忘了全身的疲倦,高興地吃了起來。





1/30/2017

北島小英雄 (1) - 科羅曼德

經過的幾次的訓練,C.W.Chen夫婦已經有勇氣自己獨自馳騁在世界各地的機場。
順利通關、提領行李之後,年逾花甲的C.W.Chen夫婦飛快的上車,他們臉上,看不出剛才歷經十小時的長途飛行,一臉雀躍的模樣。

驅車東行的路上,一片海潮退去裸露的沙灘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每個都彎著腰、提著袋子,像在找尋什麼東西似的,其中必有蹊蹺。停好車要去看個究竟時,發現腳下踩的不是岩石、也不是沙子,而是滿地潔白的蛤殼,數量之多,可比擬諾曼地、或是仁川登陸搶灘時橫屍遍野的景像。
大家二話不說,脫鞋捲袖,一腳踏入了沙地,輕輕地向下一挖,五十元硬幣大小肥美的鳥蛤(Cockle)再也無法遁形。去年在南島尋尋覓覓了兩星期,一顆也沒看到。這趟北島旅程的一開始,沉甸甸的鳥蛤輕鬆入袋。紐西蘭的海洋署有規定,每人一天最多只能撿50顆,目的就是為了生態的永續發展。我們四人精確的數了200顆,媽媽開始盤算著要如何料理這群新鮮的小傢伙。
駛往克羅曼德半島的沿途,最不缺的景色,就是草原與海洋相互交織的畫面。貪玩的我們沿路逗留,一直到七點,住宿櫃台關門的前一刻才抵達。Top 10 Holiday Park是遍及紐西蘭南北島的度假營區。裏頭設施齊全,我們一家人剛好可以住兩房一廳的獨立小屋。
克羅曼德不是觀光小鎮,鎮上大約500公尺的街上,幾間酒吧餐廳、小雜貨店,再也找不到什麼可逛的了。隔天一早,C.W.Chen帶我去碼頭小試身手,這一試不得了,兩公尺深不到的小碼頭,魚群們像餓了許久的難民,一尾接著一尾的被我們釣上碼頭。
小尾的就放回大海,大尾的當作今天的晚餐。
傍晚十分,C.W.Chen還想故技重施,再拚幾尾時,不料正巧遇到退潮,整個碼頭裸露在半空中,海岸線退的好遠好遠,我們好奇的走下碼頭,雙腳踏在海底的泥濘中,回頭赫然望見滿牆的淡菜。淡菜也有每人25顆捕撈限制,但是我們根本吃不了那麼多,於是隨意裝了一盆,大概50顆吧,我開始擔心過於豐盛的晚餐。
今天的重頭戲不應該是海底捕撈,而是Driving Creek Railway & Potteries,是一段類似台灣太平山碰碰車的蒸汽登山小火車,來回約一小時,穿梭在紐西蘭原生Kauri針葉林中,最後到山頂的聊望塔小作休息。
遊客非常的踴躍,班班客滿,平時在科羅曼德鎮上沒看到幾個人,真不知道這些遊客從哪冒出來的,事前預訂好位置似乎是明智的選擇。
真正體驗到如神木般的Kauri國寶,是在309公路上,距離懷澳瀑布不遠的Waiau Kauri Grove,半小時不到的木棧道,讓我們輕鬆的進入神木群的懷抱。這裡只有零星的健行者,巨木們得以有寧靜的環境休息養老。
一旁的懷澳瀑布(Waiau Falls)相對的熱鬧許多,紐西蘭果然是熱愛極限運動的樂園,連小小的約五層樓的瀑布,他們都能玩著從瀑布上緣往潭裡跳的遊戲。我們能在小溪旁泡泡水、悠哉的野餐也就很滿足了。
簡單的午餐,是為了替晚餐留些胃口,今天是Polly三十三歲的生日,媽媽特地在後陽台擺設了一桌海陸全餐,中間那鍋清蒸鳥蛤,大約是十人的份量,味道鮮美,我們居然將之全裝入了胃中。
舉杯歡騰之際,廚房的爐火還未止熄,在微醺之際,媽媽又從廚房端出了另一到十人份的淡菜,這下子我們真的沒轍了。為了不浪費這些小生命,我們將沒吃完的放入冰箱,跟著我們繼續的旅行,隔餐一樣非常好吃。
我覺得紐西蘭政府可以考慮將每人每日的鳥蛤的捕撈量下修為25顆、淡菜下修為10顆。

1/27/2017

北島小英雄 - 序

很快的又來到了農曆新年。派克猴子身體雖流著炎黃子孫的血液,長期在外遊蕩,對於過年過節的意涵逐漸淡薄,每年到了此刻,遠方的號角總是頻頻的吹響著,遙遠的國度、新奇的風景,都教我趁著青春年華時,認真地看看世界。過年是我跳脫司空見慣的,體驗不同生活方式的大好時機,然而在父母輩們眼底,卻認為過年的意義在於團圓,儘管他們早已習慣我四海為家的飄泊習性。

一整年都在都市樓房間穿梭,心中始終替大自然保留了一大片空間,拒絕被燈紅酒綠給佔據。於是在八月下旬,訂了機票,決定探索去年未造訪的紐西蘭北島。爸媽因懸著爺爺的生命狀況,無法提早規畫。Polly因為剛入新公司,尚未熟悉公司文化,亦不方便一次就請長假。妹妹因結了婚,又有論文畢業壓力,短期內很難有逍遙之舉。我突然發現,隨著年紀的增長,每個人在現實生活考量下,即便是家人,要坐在一起欣賞各地風景,也得講求緣分。

我即便樂於獨自旅行的自在,但體認能與家人一同旅行的機會越來越少,便開始鼓勵他們擺脫身旁的顧忌、外人的眼光。終於,過年的前三個月,爸媽毅然的下定決心、Polly也得到了主管的首肯,四人成行的態勢逐漸成了定局,鑒於機票價格以及工作上考量,符合大家的最大公約數下,各自選擇了最自己合適的出發與回程的航班。
時間: 01/26/2017 - 02/12/2017 (18日17夜)
成員:C.W.Chen、 L.C.Lin、Polly、猴子
領隊:猴子
副領隊: C.W.Chen
駕駛:C.W.Chen
伙房: L.C.Lin與Polly
住宿:Motel、Apartment
交通:大韓航空、馬來西亞航空、Apex租車 (Camry 3.0)
飲食:自烹為主
預算:全程約40萬新台幣。

這回我們嘗試不同的飛行路線,Polly與我選擇了天合聯盟(Sky Team)的大韓航空,在首爾仁川機場轉機,爸媽晚我們一天出發,搭在吉隆坡轉機的馬來西亞航空。除夕出發當天,在桃園機場巧遇Polly正在執勤的表妹,要不是有他們過年留守,讓機場順利的運作,我們哪裡也去不了。
大韓航空飛行器機身,是一整片很土氣的藍,機身與機尾的太極標誌,看不懂英文也曉得是韓國的飛機。機艙裡明亮潔淨、空服員顏值與素質大概是我搭過航空公司最優的,飲食方面除了一般的Beef or Chicken外,還提供了bibimbap,也就是石鍋拌飯可選擇。
航程中若肚子餓,還有熱騰騰的辛拉麵或是冰涼的韓國啤酒補充精力,
原本沉睡的我,就是被辛拉麵給香醒的。
落地時間是奧克蘭時間的早上,在機場附近的ibis放行李後前往市中心覓食,大街上清一色是速食店或Bar Foods,好不容易才在巷弄間看到這間賣日式蓋飯的小店Renkon,有點像是英國的Chinese Take Away,生意很好,味道與吉野家伯仲之間。
晚餐則恰好在伊甸山旁,循著炭烤香味,找到路旁的這間Corner Burger,酥脆的地瓜薯條更勝頂呱呱。其實,這兩間餐廳無論口味、價格都稱不上美食,會特別著墨完全是基於此18天的旅程,吃過的餐廳的數目,包含這兩餐,不到五根手指頭。
伊甸山(Mount Eden)是奧克蘭市區的一座小山,健腳者步行15分鐘即可登頂,與其說是山,不如說是座小土堆,標高僅兩百公尺,卻有著非常遼闊的視野。
從奧克蘭頭搭20分鐘渡輪,對岸德文港(Devonport)的維多利亞山(Mount Victoria),也是一座能輕鬆登頂的小丘。山上除了有絕佳的展望外,還有炎炎的烈日以及強勁的海風,如果能有座涼亭遮陽擋風,會更加的宜人。
午後的海風吹拂下,Polly的睡意油然而生,臥躺在路邊的木椅上小憩半响,我則沿著海岸一直走到路的盡頭。
一杯Devon on the Wharf的奶昔,瞬間消除了疲勞與渴意,坐在這裡看著一批接著一批的人群,乘船度來、坐船離開。
翌日早晨,Polly在旅館內加班,不像我一出門就把所有工作的事拋得一乾二淨。
過年期間正值Polly零食業短兵相接的時刻,也難怪她出門在外也無法完全釋然,但自此之後的十幾天,Polly的電腦再也沒有被打開過。放不放得下,常常在一念之間爾已。
中午直接步行至旅館旁的Apex取車,會再次選擇Apex的主因是車況佳,可謂俗擱大碗,Camry 3.0,含全險一天只要80紐幣,比台灣租車還經濟的多。 
下午兩點在國際航廈接了C.W.Chen夫婦後,北島環遊的旅程正式的啟程。


繼續閱讀......
北島小英雄 (1) - 科羅曼德
北島小英雄 (3) - 豐盛灣上真豐盛 北島小英雄 (5) - 陶波 北島小英雄 (7) - 新普利茅斯 北島小英雄 (終) - 凌空暈眩奧克蘭

1/20/2017

尾牙第四年

又到了公司行號舉辦尾牙的季節,電視上三不五時撥放著哪家股票上市公司席開上千桌,請了多少紅牌藝人助興,上千萬的抽獎稱羨所有電視機前的小勞工們。我們的尾牙場地與時間,早在去年尾牙結束後,就立馬敲定,選在過年前的周五晚上,是最合適不過了。
相同的場地、差不多的餐點,90%相同的人員,以及滿堂的期待。
不知何故,我對於今年的尾牙有種莫名的期待,大概是去年抽到大獎的後遺症吧!!

比起去年,公司無論在營收方面、ANDA送件的成果、員工的流動率,比起2015年都有顯著的長足,儘管達不到外界期待的"營運起飛",但務實的以"營運起色"來形容也不算違過,畢竟藥業是十年磨一劍的產業,今年帳面上的成果,絕對是之前的種種積累。直到今年,喊了多年的轉虧為盈依舊是尚未實現的目標,但比起眾多用投資人財富所撐起空中樓閣的生技公司,我們有落實的cGMP系統、穩定成長的產品銷售額,最重要的是有一位懂得與員工分享的好老闆。
可惜,投資者並未如此樂觀,公司的股價像坐陡峭的溜滑梯,逐年下滑,在尾牙的場合上,成為大家避免提及的痛楚。老闆一向不擅長言表,在致詞時,頻頻看稿且屢次吃螺絲,但一個人是否有誠意並非用說的便算數。在公司尚未獲利的當前,如同以往,老闆主動自掏腰包,鑒於股價行情不佳,老闆改以新台幣兩百萬元現金給大家分紅。

老闆口袋裡的九牛一毛,足以讓我們這些平民百姓吃香喝辣的了,
平時採購錙銖必較的老闆,卻從未打員工的薪資福利的算盤,
當許多企業為了因應政府一例一休,絞盡腦汁設想出各種畸形工時,或變相減薪的伎倆時,
我們公司早已採用高於勞動基準法的薪資福利制度了。
在人皆有獎的傳統,剛到職的人不算,最小的獎也有五千元,算是非常甜的抽獎活動。
今年我抽中八千元禮劵,而坐我旁邊的Mousse幸運地抱走了今年第二大獎 - 五萬元現金
抽獎憑的是運氣,人不可能時時都好運,
看著喜歡的同事拿獎也一樣開心。

除了獎金、遊戲獎品之外,
公司在今天發放了2016的年終績效獎金,要讓大家鼓著錢包好過年,
老闆更透露準備在開工時,犒賞大家一人一個紅包,像是怕大家穿不暖、吃不飽似的。
老闆的慷慨解囊,不知有多少員工感謝在心頭?

財富夠用就好,滿溢過了頭,容易助長員工的任性、嫉妒和貪婪,尤其在公司尚未獲利之前。
尾牙最後,某些員工不斷的煽動老闆加碼,鼓譟的情緒,高分貝的喧鬧,顯得格外的幼稚。
對我來說,那些豐厚的獎金與紅包,只是錦上添花罷了,
真正讓我津津樂道的,是公司提供了一個充滿活水的工作環境,一個值得投入青春歲月的工作場所。

2017年初,到職近三年半,當我開始對部門內一成不變的例行公事產生厭倦時,
老闆賦予我一個全新的任務,幫助我跳脫了死板的工作內容,
燃起了我原本逐漸被消磨的好奇心。

我清楚地記得,被告知轉調職務那一刻的激動,勝過了尾牙當天,抽到任何獎項的喜悅。


1/02/2017

後山花火開滿天

Polly的新工作已到職半年,她很努力,也很認命,但是準時上下班、保持正面樂觀心情,似乎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周一到週五,每天睜開眼,喊了一句"好不想上班",然後又乖乖地上了妝、面無表情的走向了公車站牌,晚上下班回家,最早是八點、最晚接近午夜,有時連澡都懶得洗,隨便用清水抹了臉、胡亂刷個牙。一覺醒來,又是另一個不開心的輪迴。於是,一到了周末她就像洩了氣的皮球,竭盡所能的賴在床上,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用以解放緊繃五日的身體與腦袋。我,正好相反,待在同一個工作崗位三年多,開始感到無趣缺乏新鮮感,每天準時刷卡上下班。於是,將所有的好奇心與嚮往,寄託在周休假日裡。

2017年元旦三日的連續假期,我沒有離開台灣本島的打算,也不敢帶Polly走太遠,剛好爸媽與妹妹有著到後山慢遊的念頭,我們一家人不同時間出發、沒有規劃遊憩路線,相約在花蓮送走2016,迎接新一年的到來。

吃,一直是爸媽出門在外尋覓的重點,吃吃吃,是妹妹對於旅遊的定義。尤其他們說新台幣到了花蓮一下子變得更加值錢,消費起來也更加過癮。爸爸總能在花蓮百里阡陌間,找到聞名遐邇的小吃店,從美食地圖中找到最符合當下胃口的餐廳。
我不爭氣的口舌,難以分辨食材的優劣、廚藝的深淺,但是看著大家吃的津津有味的畫面,就有比滿足口腹之慾更加深層的意義。
Polly硬是打起了精神,在一餐接一餐的接力賽中,暫時忘卻了在商場上的種種紛擾。
爸爸期待這桌賴桑壽司多時,甚至在出發前就表明,若此次來花蓮辦不了桌,便失去了來花蓮跨年的動力。還好妹妹一個月前第一時間就將包廂預定完成,滿足了爸爸的小小心願。
我們這群食客就搭著順風車,享用著滿桌的海味。
一桌十人份,八千元新台幣的無菜單料理,
黑鮪魚生魚片、羊腿、龍蝦、螃蟹米粉、帝王蟹火鍋、大紅喉陸續上桌,
光是視覺的享受就讓大家直呼過癮,
分量之多更讓大家讚聲連連,雖然我們終究無法全部將之納入五臟廟。
我體會到在台北,一桌動輒上萬元的桌菜喜宴,其實吃的都是裝潢與房租。
其中一餐,也是我最喜歡的,是大家在遊客中心旁的涼亭裡席地而坐,一面啃烤鴨、一面吃咖哩麵包,吹著無敵海風,聽著舞動的浪潮。我想到了大學時代的出遊,只需要吃很簡單的食物、卻有著用不完的活力與好奇心,克難一點、簡樸一點,也無損旅行的樂趣。
沒有陸客的鯉魚潭,消音後的喧嘩,變得好寂寞,尤其在蕭瑟的冬季。天鵝船乏人踩踏,慵懶的在岸邊漂浮著。街上的飲食店也跟著遭殃,估計再撐不了多久,都要拉下鐵門,另謀生路。
景點的永續經營,一直是台灣發展觀光需要學習的課題。
 
繼"雲山水秘境"成功打響名號之後,台開集團在原本荒蕪的洄瀾灣也如法泡製,打造類似的青山綠水意境,成為網路上傳唱、觀光客另覓的新景點,園區附近已有民宿陸續開張。然而,人工湖被水泥地板圍繞、天上飛的是遙控飛機,池裡的火鶴被眷養在狹窄的區域內,實在看不出有甚麼迷人之處。如果有,大概是花蓮俯拾即是的一整片藍天的視野了吧。
建商盤算的,是如何用最低的成本,吸引最多的人潮,
然後冀望著數倍的賺取哄抬低價購來土地的價差,至於這些禽鳥、這些新植的花草樹木,只是他們拿來吸引顧客上門的道具罷了。
吸引我們來到洄瀾灣的,是沿路插旗的超級馬拉松賽事,顯然上個月跑馬拉松的熱情尚未完全冷卻,CW.Chen淘氣地在終點擺出完賽的英姿。
新興的東大門夜市是妹妹與大為的最愛,
一來有得吃,二來有得玩,仰頭還可以順便看煙火。
三天晚上,大為在九宮格與投籃遊戲上,投資了近兩千元,讓老闆笑不攏嘴。
看似簡單的遊戲,實際上卻是充滿了挑戰。玩了幾十局,我們最終一個娃娃也沒贏到,
卻贏到了最可貴的歡樂時光。
跨年的當晚,天公不做美,疾風淒雨,花火奮力的向上開,雨水無情的向下落,在從旅館出門前,我竟有了不如在電視機前倒數的念頭,倒是爸媽興致勃勃的吆喝著我們,跟著簇擁的群眾來到會場。
五光十射的舞台,投射在花蓮烏黑的長空上,歌手們賣力用動感的歌聲,試圖驅走寒意,在花蓮縣長中氣十足的倒數聲中,我們與成千上萬的民眾,跨越了2016。
將近五分鐘的火樹,點亮了花蓮的黑夜,絢爛而奪目。
此刻的我,只想趕快回到住處,安靜得好好地睡一覺,覺得這番燦爛有點多餘,
尤其是在後山的花蓮。
擁有無盡蒼穹的花蓮,開始學著西部各縣市,競逐跨年的煙火秀場,爭取高價的歌手卡司,舞台也是越架越華麗。舞台背後,有誰在乎這些激情過後所留下的債務?
其實,
後山最美的,也是最便宜的,是永恆的星斗,伴隨著都市找不到的萬里長空,以及不受干擾的聲籟。
只不過他們不會隨著人們跨年活動起舞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