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包

阡陌後山田綠意,珍饈佳餚口水流

下午8:33

除夕的清晨,我大聲一呼叫醒了全家,天剛亮、魚肚白的天空泛著濃濃的薄霧。爸媽養老的淡水以及我上班的內湖,一棟棟的高樓大廈在虛無飄渺間游移著,這大概是我看過最夢幻的台北城。車子駛過層層隧道,看到"頭城"的指標,才知道宜蘭並不遠了。

雖然我們一步步的駛向台灣的後花園,但宜蘭市高樓大廈的遍地崛起,讓我有回到內湖園區的不安,還好,頭轉個方向,依舊可以看到一畝畝無涯的稻田以及座落在天中央的農舍,讓我稍稍拾回自小以來對後山好山好水的美好印象。5號國道打開了桃花源的天然屏障,台北的錢味流入了田埂,長出了水泥怪物,我們只好繼續往南找尋翠綠的原野......多虧蘇花公路的艱險,阻擋了錢味的繼續蔓延。

媽媽說,沒有錢味灌溉的米是最好吃的米,花東人並不有錢,卻擁有最健康的米及最新鮮的空氣,這才是世世代代最豐厚的資產。

爸爸接著說,不用黃金打造的花海最迷人,太多利益考量下的花博,讓台北人只看到金錢的神通廣大,而不是植物隨四季更迭展現出的韻律。
與猴妹出遊,"吃"永遠是馬虎不得的重點。對於美食的堅持,更勝琴藝上的執著。
光看網路上分享的食記,她就能聞出菜香,知曉菜味。
來到花蓮的第一餐,是超值的小張壽司,每盤皆小於100元新台幣的日本料理,加上海派的份量,差點讓我們飽到脹破肚皮,
最令人回味的是飽含水分的沙魚煙以及外酥內嫩的烤魚下巴。
 按照猴妹飲食的慣例,就算吃的再飽,吃完鹹的就得配些飯後甜點。於是一會兒就在五霸焦糖包心粉圓看到我們一家人的蹤影。
回家路上看到路旁汁多肉嫩的香之味烤鴨,大家又忍不住聞香下馬,毫不猶豫地訂了隻烤鴨三吃當晚餐。我心想:『明天只不過要去爬座小山,卻弄得好像要儲糧冬眠。』
入睡前,爸爸拿出了大叔叔送的36張刮刮彩票,排滿了整桌,
一向沒有偏財運的猴家,湊一湊也中了2000元新台幣,算是一年好的開始。
 我抱著裝滿食物的肚子以及壓抑不住的喜悅等待明朝的太陽,
初一一大清早繼續驅車南下,一畝畝花東縱谷的田野映入眼簾,交織出美麗的山水景緻。
我由衷的希望,花東這塊淨土,可以萬世的保留下去。
一盒具體而微的悟饕池上飯包,雖不比滿漢全席,卻襯托出在地濃濃的稻米香。
吃吃喝喝糜爛的生活也該告一段落,南橫公路145公里處,我們關掉汽車的引擎,背起一個個扎實的行囊,靠著結實的雙腿,一步步走入山林。
海拔兩千公尺的山上,我們邁開步伐,靜靜的聽著自己心跳的旋律,細細地數著眼前一座座的山頭,在陽光的陪伴下啟程找尋天使的眼淚。


繼續閱讀......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