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日 星期六

2019太魯閣馬拉松

七月份在喀什米爾健行的期間,正好是太魯閣馬拉松報名繳費的日子,還好有Polly代勞,讓大家能一同參與這台灣最美麗的賽事。這回不僅猴家原班人馬與貓,也邀請Kelly和Vivian一同參與,去年一起參加的Nancy,今年則是去紐南半球的紐西蘭逍遙去了,而去年也有報名的一帆,已埋藏在奶粉與尿布之中。讓我格外珍惜能一起參與賽事的夥伴們。
賽前一星期收到了一大箱包裹。
主辦單位很有誠意的發給了兩件賽服,一條大毛巾,
是我參加過所有比賽中物資包最豐盛的。
比賽前一天,我們特地請了半天假,晚餐前抵達花蓮,吃飽睡好,為明天比賽累積能量。
坐在隔壁桌的,也是一群從新竹過來準備參加路跑的選手,能感覺到他們滾燙的熱血,準備明天燃燒。
第三度參加,對於時間的掌控更加精準,03:50起床吃早餐,04:40從家裡出發,05:10新城車站搭接駁車,05:30抵達會場,寄完衣保暖身後06:00前往起點,主辦單位德整體動線非常順暢。
老天賞了一個風和日麗的早晨,要讓來自35國的選手感受台灣太魯閣峽谷的禮讚。今年的參賽人數高於原本報名時的規劃,分別為全馬3500人、半馬5500人、逍遙馬4000人、快樂馬2000人。外籍選手將近1000人參賽,含家屬超過一萬五千名熱血男女湧入了太魯閣峽谷。
亦如往年,我們都穿上大會提供的背心,我則繼續穿上去年亞瑟士的虎走路跑鞋,今年多配戴了Garmin Forerunner 645 Music與Jaybird藍芽耳機。
全馬、半馬與逍遙馬相隔十五分鐘起跑,五顏六色的人龍向太魯個峽谷緩緩地流去。
選手們跑在相同的道路上,心理抱著的是完全不同的夢。就連我們這團七個人,也有各自對路跑的期待。
C.W.Chen賽前做了短暫的訓練,參賽目的是為了維持活躍的體能,好四處遊山玩水。他用輕鬆愉快的腳步,再一次的完成半馬。
媽媽對跑步沒有特別的興趣,但喜歡大家一起參與比賽的感覺,於是很努力的融入賽事,考量年初當動大手術,先從五公里的快樂馬開始回復,期待明年能重回半馬的舞台。
Polly意識到自己的體能逐漸衰退,藉由路跑慢慢找回年輕的活力與身材,她始終維持保守穩健的態度,順順的完成十二公里的逍遙馬。
Kelly與Vivian是來郊遊欣賞峽谷風景的,跑跑停停,擺個動人的姿勢,一起在鏡頭前留下難忘的回憶。
我則是抱著期末考的心情,驗收這幾個月來練習的成效,雙腳一路從未停歇地從起點跑到終點。
貓則是我最好的跑伴,幾乎從未缺席的他,一次又一次的突破自己的極限。
有了去年的經驗,我試圖用穩健的配速讓成績最大化、讓身體傷害最小。起跑以4:30每公里的速度,心律在150 bpm上下維持了近二十公里。為了追求速度,我隨時專注著身體的狀況,緊緊地跟著領先集團的韻律前進。沿路陪伴我的,不再是沿路上壯麗的風景,峽谷有多深,山壁有多堅韌,楓紅落了多少,掩沒在保持最佳的速度的專注上。
今年的里程牌設的非常少,選手們僅能仰賴手上的配速錶前進。每個補給站必定停下在吃喝幾口再繼續前進,曾經試圖學習頂尖選手邊跑邊進食,最後都因失敗而停了下來。直路、彎道、爬升、隧道,我並未因地形而有明顯減速,結果,過了二十公里後的上坡路段,大小腿上的筋開始微微地在抽蓄,從未有跑步抽筋的我,一想到前方還有二十公里的路要跑,腦海開始浮現降速僅求完賽的念頭。
只是在尋找解決方案之前,意志力仍舊鞭策著我恆速向前。
我相信抽筋的原因,不是源自於平時的訓練量不夠,評估應該是水分與電解質流失過多所引起的警訊。在往後的補給站,我都停下來剝半條香蕉,沾滿鹽巴,再配著兩杯水下肚。
抽蓄的感覺漸漸地緩和下來,鹽巴起了相當的作用。
原來,真正導致抽筋的兇手是這件路跑衣,這件路跑衣就像海綿,大量吸取身上的汗水,吸滿汗水的路跑衣越跑越沉,每跑一段距離就要擰一次,好看卻不適合競速。
一路忠實地按照Garmin的配速,剩最後五公里時,能量全開,用3分速在下坡路段做最後衝刺,預計能在三小時內完賽,令人興奮不已。"嗶"的一生,手錶顯示42.195Km達陣,但路旁的里程牌卻寫著最後三公里。重要關鍵,被最信任的錶擺了一道。
為了不讓努力前功盡棄,我拖著幾乎耗盡能量的軀體,在半馬、逍遙馬的人群中穿梭,痛苦的用4分速撐完最後的三公里。硬撐的代價是腳趾甲黑了四根。
03:07:48,比去年慢了一分多鐘。
成績單列印出來,看到上面寫著總成績第九名,聽到大會廣播著上台領獎名單時,還有點不知所措。這大概是一年當中,少數能證明自己價值的片刻了。
能與路跑屆的好手同台,大概是作夢也沒想到的結局。
 微薄的六千元獎金,在我心中的重量,勝過在公司的到的任何的肯定。
職涯上的成就,混雜了太多的人情與是非,在運動場上,沒有人能占時間的便宜,每進步一分鐘,都是長期堅持與訓練積累的報償。
就像這四面獎牌試圖告訴我們,人生是不斷累積的過程,跑得越遠,越能看出世界的全貌。從5K, 12K, 21K到42K,當我們越跑越遠時,我們不但欣賞到越來越多的景色,更讓自己清楚健康靈活的身體,才是這一輩子要好好珍惜的資產。
追求理想目標的路上,會遇到許多貴人,在窮途時給我們補給,在迷失時指引我們方向,在受傷時給我們照顧,在喪氣時為我們加油打氣。但是,再多的補給與照顧,最終還是要靠自己消化、一步一腳印朝終點邁進。
有人夢大,有人夢小,每個人的條件與追求不盡相同,只不過此時此刻我們正好跑在相同的道路上罷了。當我們在路上遇見了,最好的方式就是互相鼓勵,分享彼此路上的經驗。沒有一條路,是完美無暇的。
 朋友與家人,始終是人生路上重要的元素。不僅是物質上的支助,更是情感上的提攜。
漫漫長跑路上,我享受孤獨的奔馳,更喜歡分享的樂趣。
路跑界的一句名言:「一個人跑得快,一群人跑得遠。」就是這個道理。
當我們吃完便當,休息完準備離開會場時,終點的計時器還在努力的工作,幾百面全馬的獎牌還在等牠們的主人來認領。全馬七小時的寬鬆門檻,讓不少跑者,把這場賽事當作是半日的中橫健行活動。
他們看到的美景,肯定要比我深刻的多。
帶著髒兮兮的身體,拜訪爸媽朋友開的民宿。民宿裡一樣住著別的跑者,一場馬拉松,將陌生人拉近了距離,把全民變得健康,把花蓮變得熱鬧起來,同時也帶來不少觀光效益。
可惜,公司裡懂得這項樂趣的人寥寥無幾,我成了他們眼中的外星人。
賴桑壽司,見證我們每一年參與的太魯閣馬拉松賽事。
將白天的拿到的獎金與大家分享首次得獎的喜悅,跑步偶爾也是可以拿來當飯吃的。
能跑跳、吃好料、睡飽飽,不就是人生最幸福的時刻嗎?
C.W.Chen,明年一起跑全馬吧!!



2019年10月14日 星期一

想入菲菲(4) - 看山的日子

玩了兩天的水,晃蕩了一整天,在薄荷島的最後一天,留給了幅員廣闊的青山。兩天前在旅行社預約了一天的私人導覽行程。九點準時在飯店門口出現,Glorio,是今天帶我們的師傅,二十出頭的他,已經是兩個小孩子的爸。
第一站停的是在勞幫島東北方的Hinagdanan Cave,路標非常不明顯,車上沒有衛星導航,Glorio說他是第一次來,稍微問了一下路人才抵達。Glorio不但是今天的司機,還是攝影師,幫我們留下不少動人的畫面。
使用者付費的觀念,在薄荷島執行的淋漓盡致,有著凡景點必收門票的鐵律,只是都是銅板價,不足掛齒。洞穴並不深,下幾階樓梯就能抵達。腹地很窄,只要有一團旅行團進來,肯定是熱鬧滾滾。水藍的有點不可思議,懷疑是偷加了顏料,裏頭卻還有魚群們在戲水。池魚的命運像錦鯉,哪裡都去不了,卻可以很安逸的在此度日。
池水是允許游泳的,我們都已換好泳衣,臨陣因不願打破穴裡的寧靜而作罷。
巧克力山可說是薄荷島的地標,上千顆抹茶口味的巧克力掉到地上, 雖然地處偏僻,遊客們成了螞蟻,不辭辛勞地來品嘗這偉大的甜品,上面打著世界文化遺產的正字標籤。
"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說明了總要先登高,才得以遠望。
狹小的園區不能停車,Glorio得停到很遠的地方,等我們玩過癮了,再請工作人員撥電話給他來接我們。於是,即便山丘上人山人海,山下也沒有塞車的現象。
當我們望著四周的巧克力時,其實我們正站在其中一顆巧克力上面。
 說時遲,那時快,天邊飄來的烏雲,壟罩了整片巧克力山,
遠方的巧克力,正在被撒上糖霜。
薄荷島上的代表動物,大概就是體型只有手掌大小的眼鏡猴 - Tarsier了,
眼鏡猴不住在巧克力山裡,有一個專門的眼鏡猴園區(Tarsier Conservation Area)供遊客參觀。
Glorio帶著我們來到一個距離眼鏡猴保護區很近的園區,看起來頗有山寨的氛圍。
先來隻普通的獼猴,脾氣暴躁的他被關在籠子裡,
彷彿在抱怨一樣身為猴子,為什麼是他被關在籠裡供人觀賞。
至少牠一輩子不愁吃穿了,我還要努力賺錢過活,世界從來就不公平的,好好的將身邊的資源做最好的運用吧!
夜行性的眼鏡猴,白天是他們的補眠時間,卻得遭受觀光客不斷的打擾。
他們害羞瑟縮在樹葉下,張著彈珠般的眼睛,水汪汪的盯著我們。
長得像美國電影裡的小精靈,如果說是外星生物也算貼切。
柔弱的模樣,大概是他比其他猴子更受寵的原因。
比起剛剛被關在籠裡的獼猴,嬌嫩的眼鏡猴得到更多的自由與呵護,
告訴我們兇猛好爭未必是生存之道。
屬夜行性猛禽的貓頭鷹,折翼後再也回不去林間,只能乖乖地站在樹幹上,等待園區人們餵食。識時務者為俊傑,原本不可一世的鴞,開始學習賣萌取悅觀光客,我們才得以近距離的觀賞他的英姿。
"蝴蝶飛呀!就像童年在風裡跑
感覺年少的彩虹 比海更遠 比天還要高
蝴蝶飛呀!飛向未來的城堡
打開夢想的天窗 讓那成長更快更美好"
好久沒有安靜地觀賞蝴蝶的模樣,看著滿叢的蝴蝶,
也讓我回憶起童年時的小虎隊。
參觀完園區,正要離開時,聽到有人呼喊我的名字,我在菲律賓無親無故,還真是嚇了一跳。原來是第一天接送我們跳島行程的司機- Burn,一眼就認出我來。
今天,他和Glorio一樣,受雇當一整天的司機兼導遊。
去港口的路途上,Glorio野人獻曝的介紹兩個拍照景點給我們,一個是人造林,
另一個是吊橋。樹林與吊橋本身相當平凡,就差一個動人的故事。
就像池上的伯朗大道上就出了一顆金城武樹,成功了打開了話題與觀光之門。
一路上我和Glorio分享這幾天在薄荷到遇到的人事物,當然包含了前天遇到不誠實的導遊Marc,讓我對薄荷島觀光失去信心。Glorio說這種伎倆在薄荷島很盛行,大部分旅客只能自認倒楣。但事出必有因,了解之後才發現,原來乖乖在旅行社工作,所賺的薪資是多麼的微薄,Glorio帶我們一整天的觀光,旅行社只付他400新台幣不到的工資,而且案件計價,沒有生意就沒有工資,要養家糊口,實為吃力,但也無奈。難怪讓人起了歪腦筋。在港口臨別前,給了Glorio一筆小費,當作對他的誠實與工作熱情的小小鼓勵。
  
從入海關上船,一直到抵達宿霧叫輛計程車,無處不是想卡油的人民,行李費用亂收,計程車漫天喊價,費了一番功夫,才順利抵達位於鬧區的飯店。直到踏進了飯店那一刻起,才感覺到一切回到了文明,但也筋疲力竭了。
菲律賓政府貪腐已不是新聞,幸好菲律賓人足夠樂天知命,勉強維持了社會的穩定。
Quest Hotel對面的Ayala Center購物商場既寬敞又摩登,難以和外頭紊亂的市容和交通結合在一塊。跨國連鎖餐飲、服飾、精品、百貨玲瑯滿目,但疲憊的我們只想好好地坐下來,安靜的吃一頓晚餐。這間golden cowrie 的菲律賓料理吸引了我們的目光,可惜就像是台灣的簡餐店普普通通。
吃飽忍不住再去吃了份台灣沒有的Jolibee炸雞,鮮嫩程度可媲美德州小騎士炸雞。
附餐結合了東方飲食習慣,用白飯取代了美式薯條。
另外,喝了幾天菲律賓的可樂,沒氣的教人失望。
最後,我們空手走出了賣場,早早回飯店休息,明天清晨四點便要前往機場返台。
新穎的宿霧機場在夜裡燈火通明,的確讓人耳目一新,
美中不足的是在入關前必須另外支付每人17美金的機場稅。
聽起來雖然合理,但是菲律賓以各種名目收費的負面印象,在這次的旅行中已深植在我心。
即便四處被卡油,六天五夜的旅程一個人花費只需兩萬五千台幣左右,大概是四月時去帛琉的花費的一半。菲律賓是性價比非常高的旅遊勝地,還沒回到台灣,在飛機上就開始研究下一次要去哪一座島嶼。

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

想入菲菲(3) - 散漫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清閒兩個字在我的字典中變得模糊,晚上捨不得閉上眼睛睡覺,白天不習慣靜靜地待著,喜歡安排事情將時間空隙填滿,尤其是能讓自己開心的事情。延續前兩天出海浮潛的熱情,正考慮第三天要報名哪個出海行程時,Polly馬上幫我踩了一個大大的剎車,既然訂了渡假飯店,何不好好享受一下飯店裡的優閒時光? 
更何況,來到薄荷島幾天了,都還沒有好好地坐下來吃頓早餐。
BE Grand Resort的早餐意外的豐盛,很難與前兩天拿到的陽春餐盒聯想在一起,
剛好碰上台灣的旅行團用餐,中文混雜著台語,好像回到了台灣。
這幾天遇到好多台灣旅客,有老的、也有少的,依觀光局統計,台灣造訪菲律賓的人數正在以每年百分之三十的速度成長,往返兩國的航線也越開越多,是東南亞繼泰國之外,迅速崛起的觀光國家,近幾年,短期語言留學,也開始成了種風潮。
終究,我們還是忍不住出海了。只是今天是逍遙,不是潛水。
逮到漲潮時刻,乘上雙人獨木舟,奮力地朝遠方搖去,人飄在碧綠的海上,無風又無浪,天際線是眼前唯一的邊界,想去那兒就去那兒,無敵自在。
海底滿是帶刺的海膽,試著想要將牠拾起,牠卻像有吸盤般牢牢地卡在岩縫中。
還是靜靜地在海底觀賞就好。
自以為是浦島太郎,沒有愛上公主,也沒有去到龍宮,只有沾滿全身的白砂。
Polly躲進最愛的藤製飛碟中當寄居蟹,一直到正午的退房時刻。
漫長的退房手續,不知道櫃台人員在摸些什麼,每次詢問總是客氣的說再等五分鐘。至少三個五分鐘過去,後來我明白了,薄荷島的五分鐘是台灣的五分鐘三倍長,大約等於台灣的十五分鐘。
只是,去按摩時,他們計價方式又自動調回台灣的標準時間。
街上滿是中式、越式、韓式及複合式餐廳,至今還沒嘗到所謂的菲律賓料理,
這間店面已經寫著"Filipino Fusion",期待能更接近當地。
家住大安區的Polly對於芒果冰再熟悉不過了,只是,在台北吃一碗的價格,在這裡可以吃三碗。
Amorita Resort位於Alona Beach的盡頭。是一間外觀非常低調的度假旅館,深受好評。
當初就是被它的高評價所擄獲而訂房的。
整座渡假村被樹林圍繞,頗有隱世之感。
名之為飯店,門禁森嚴,感覺更像是毒販或是軍閥首腦的藏身之處。
大概因為在園區裡很少遇到別的房客,偶遇到幾個看起來相當陰沉。
聽Polly的建議,整個下午哪裡也沒去,換上泳裝,在這大宅院裡閒晃。
買不起別墅,但可以花點小錢,看看富人們是怎麼生活的。
宅院裡有兩大公共泳池,Villa房型還有自己私人的泳池,
難以理解為何大海就在眼前,還在陸地上挖了那麼多的池子。
不需胡思亂想,既然來了,就好好地享用!!
等到哪一天我變成富人俱樂部的一員,自然就會明白。
除了隱藏在樹林中的大泳池外,堂前小而美的泳池,居高臨下,可以直接看到Alona Beach。
向晚時分,晴空突然烏雲密布,雷聲隆隆,止不住的雷雨撲向了大地。
戲水不畏雨淋,低頭才發現四肢已泡水泡到皺巴巴。
夜裡的宅院,刻意打造浪漫的氛圍,卻帶著一點陰森的神祕感,尤其獨自走在樹林間。
白天不見的房客們此刻紛紛出來用餐,大概是飯店一整天之中最熱鬧的時刻了。
毅然決定不在大宅門內用餐,走到沙灘邊的餐廳享用庶民烤肉串。
隔天的早餐,真是教人失望了,豐富與精緻程度完全比不上前一天BE Grand Resort。  
散漫時光,格外漫長。

享受盡情探索之外,我正在菲律賓學習用不同的步調過日子,當作累積未來中南美洲流浪之旅的能量。 在這裡,受不了拖泥帶水的服務,是因為習慣講效率的生活,厭惡欺騙行為,是因為生長的環境被法治所保護,嫌食物層次不夠,是因為寶島是美食天堂。
世界不是按照單一準則在運行,用一招行遍天下恐怕有難度,
想見識更寬廣生命的可能,讓我先培養及時調整心態與轉換心情的技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