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2日 星期五

38度線上的驕傲 (23) - Flight to Busan 2

九月份屁股集團坐鎮公司後,開啟了愁雲慘淡日子的開關。在看不見陽光的未來,全公司上下一股蕭條寒流,迅速邁入了渾沌狀態。高層決策舉棋不定,像是條失去舵的船,在大浪中載浮載沉。動盪時局,風裡來,浪裡去,搞不清楚方向,於是我一面搬出了顆豁達的心,一面想暫時逃離是非之地。
此時,Polly有多餘的特休要放,正好公司旅遊補助在年底失效,於是開始計畫歲末年終的小旅行。
今年最南足跡只到達濁水溪旁的雲林縣,充滿回憶的台南高雄,成為第一個浮上腦海小旅行的目的地,可惜,跟著浮上腦海的是整天在媒體上作亂的韓市長,不禁讓人打消南下的念頭。兩星期前,放在書架上的那本《釜山3天2夜小旅行》突然閃閃發光,機票一查,來回只要五千元台幣,1.5小時的飛行時間,簡直就是在誘惑人。當日就拍板今年歲末這趟釜山說走就走的小旅行。
幾次去朝鮮半島都是春天的清明假期、夏天和跨年的冬天,這次正好去感受一下楓紅正飄的秋意。
 
時間:11/22/2019 - 11/24/2019 (三天三夜)
人員:Polly、Pakermonkey
住宿:TT Hotel Busan
交通:濟州航空、地鐵、公車
花費:每人NT 15000
參考資料:韓國觀光公社網站

濟州航空每天有兩個航班飛釜山,價格相同,一班是凌晨出發的紅眼班機,另一班則是下午出發,意識到在釜山將會有不少健行的路線,決定不要打亂生理時鐘,乖乖地選擇下午航班出發。下午三點起飛,七點多就在釜山西面吃熱騰騰的豬肉湯飯了。
這回因為使用公司發放的旅遊劵訂房,選擇非常有限,而且都是中規中矩的旅館。這次天數較少,選擇了交通極為方便的TT Hotel Busan,距離捷運樞紐西面站步行十分鐘,往返機場搭捷運只要25分鐘。房間隔音很好,大小適中,住起來比剛去中國出差住的星級飯店有溫度多了。
離聖誕節還有一個月之遙,釜山街道上已鋪上濃濃的耶誕味,讓人有踏入西方國度的錯覺。韓國是很能抵抗文化入侵的民族,但看到滿街的耶誕燈飾與布置,就知道基督教在這裡已佔有一席之地。
Polly心血來潮,想買一些可愛的耶誕飾品回家布置,逛了很久,躊躇不知道如何下手,
我站在一旁,看著這些梨我逐漸遙遠的誕飾品,
在台北,我總是拿家裡十坪不到的鳥居,布置起來都顯得擁擠當藉口。
然而,回想起以前在英國當留學生時,即便生活再簡單、房間再小,每年到了歲末,總會花點小錢與時間,將屋裡點綴的具有過節氣氛,現在想到還覺得暖暖的。
我查覺到,有時為了忙著追求某個目標,有些本來存在簡單的美好,逐漸的被忽略,久而久之最後就失去了。大的像是健康、親情與友情,小的像是悠閒與浪漫,都是這樣慢慢因忽略而從生活中消失。
最後,我們雖然一件都沒有買,但我決定回家把家裡打掃一遍,然後讓以前留學帶回的聖誕飾品重見天日。
夜裡,金黃色的銀杏葉閃亮依舊,與一旁結綵的火樹銀花相互較勁著。
位於西面附近的東川銀杏街是Polly的最愛,從早到晚走九遍也不厭倦。
沒預料到下飛機的第一天就沉浸在市區的燦爛之中,
還沒逛到南埔洞光復購物街上的聖誕大街,就讓人十分滿足。
已開發與未開發國家的差異點,在於對生活的講究程度上就能看出端倪。
韓國在東協十國經營有成,在溫馨的聖誕節中添增南洋風味。
最佩服韓國的精神就在於在融合世界潮流之時,還保有對自己文化的忠誠。
走著走著,路邊阿珠媽正煎著熱騰騰的海鮮煎餅,香氣四溢。
提醒著我們肚裡那碗豬肉湯飯熱量早已消耗殆盡的事實。
我們學著當地遊客,點了份煎餅和黑輪,在街邊讓著個身子都暖了起來。
入夜後,氣溫降到十度以下,早早的躲進被窩裡,期待著明天的陽光。

2019年11月5日 星期二

濟南好難

為了完成公司交辦的任務,十一月二日跑完馬拉松後的隔天清晨,就快馬加鞭驅車趕回台北,沒有多看花蓮一眼。再溫柔的天氣,也留不住我們倉促返北的腳步。
緊湊的行程,讓我沒有仔細品嘗勝利的滋味,時間的齒輪在背後無情的追趕,失去了生活的滋味。星期一帶著正常的步伐上班,宛如這周末的瘋狂,從來沒有發生過。
星期一鑽進中壢工廠製造軟膏,星期二早上拖著行李箱,帶著交辦的任務,飛到了山東濟南。這是今年下半年第三次出差去濟南了。無論站在公司、還是個人的角度來看,都不是項好差事。
三天前匆匆在花蓮跑過的太魯閣國家公園牌坊,居然在登機時出現在眼前。
時間:11/05/2019 - 11/10/2019 六天五夜
地點:中國 山東
成員:猴子、紹銘、理查
交通:山東航空、專車
住宿:Ramada Jinan
旅費:約27000元/人

隨身帶了台精密儀器入中國海關,相同的機器,在台灣採購便宜了將近二十萬台幣。封閉的中國市場,有太多價差可圖,人治的社會,太多資源被少數人掌握。到了年末,許多單位為了消耗年度預算,大肆舉辦研討會議,讓飯店像如夜市般的吵雜。喜來登飯店客滿,住進隔壁的華美達,豪華氣派的硬體門面顯得大氣,唯獨缺乏服務與質感。
在濟南的六天,空氣指標AQI大於150的紅色占了絕大多數的時間,偶爾出現橙色就令人欣慰許多。飯店停車場的車輛,只要在外頭,保證在過夜後,無料鋪上一層灰色粉底,尤其是黑色的新車,更為明顯。
一天早上出門上班時,遇到一團五福旅遊的台灣歐吉桑歐巴桑團,準備上遊覽車。我們帶著好奇向前詢問,原來語言相通、團費便宜、飲食文化相近等優勢,讓來中國觀光成了老一輩台灣人的熱門選項。看了統計資料,台灣去中國觀光人數占了30%強,日韓合計也才42%爾已。
或許是心境的關係,每天下班回到飯店,並沒有放鬆的情緒,為伍的是上百位參加研討會像螞蟻的人群,一致穿著筆挺的白襯衫黑西裝,印象中只有在喪禮的場合才會有這樣場面。
有一天晚餐不巧與研討會的晚宴一同用餐,讓我深刻體會到自助餐檯上、餐桌商杯盤狼藉的恐怖畫面。大部分的賓客,總是夾了好大一盤相同的菜色,擺滿了整桌,好像在大胃王比賽,光看了就讓人倒胃口。
事實上,飯店提供的菜色算是用心,只是這番好意被缺乏品味的饕客們給糟蹋了。
在人煙稀少時用餐,堪稱是饗宴。
來濟南六天,扣除最後一天搭機,實際上工日只有四天半。無論是製程上或分析上,能出現的問題多如牛毛,嘴裡信中說的沒有問題,實際執行起來,處處都卡關,很多在台灣異想不到的事,在中國,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我們雖然無奈,但高層派我們來是要解決問題的,抱怨對進度並無任何幫助,反而會讓人覺得我們在找理由推託。
周休二日在紅旗之下,並沒有發生,加班長工時是生活的一部份。工作對他們而言,是填飽肚子的交換,填滿時間的差事,思考手邊的工作意義在哪,對公司社會有什麼貢獻,似乎都成了多餘。所以,效率在這裡刻意被忽略,因為工作永遠做不完,大家都要有飯吃。

然而,我發現我們兩間公司都有相同的壞毛病,就是喜歡一開始把話說得動聽,把時程預想的完美,把預算估得最緊,把未來擘畫的光明。可惜,最後總是以延遲、跳票、糾紛收場。像極了我們所熟悉的政治圈裡的文化。我跟過的兩位大主管,林副總與陸博士,在公司屬於非主流的務實派,長期在美國工作的他們,習慣會針對案子提出各種可能性畫出Decision Tree,其中包含了最佳與最差情況,但老闆只喜歡聽好聽的,他們的意見很少受到重視。
所以,公司所謂的評估,本質上其實都是在賭一把。
紹銘,製劑部的第一把交椅,在公司服務逾十五年的他,為公司拿下數多美國藥證。
他願意為公司南征北討,犧牲睡眠與假期,戰功標榜,卻不擅人情世故,
看盡了公司惡鬥、捲入多場職場冷暖後,他語重心長地和我說,不值!!
鍛鍊身體、培養興趣、趁早學理財,才是王道。
我們終究是公司的過客,想想踏出這扇門後的你,還剩下些什麼?

在濟南的最後一天的向晚時分,廠方帶我們到濟南三大名勝之一的大明湖兜兜,
十幾年前國中課本讀到的"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原來形容的就是濟南這座泉城。
細柳垂楊,雜亂了無詩意。畫舫穿梭在湖中,眼前只見一片灰濛。
究竟是文藻勝過實景,還是共產當權後讓人事已非?
真能擠出點浪漫氣氛的,是在一旁華燈初上的小街。
據說這裡夏天聚集著等待愛情的男男女女,到的秋冬只剩下燈火與蕭瑟。
入夜後走一趟芙蓉老街,仿古的中式建築,是當地熱門的觀光夜市,
整齊清潔的街道,令人印象深刻。賣的食物也相當可口,而且幾乎都是台灣夜市沒見過的。
烹飪美食,一直是華人值得驕傲的一項技能。
當晚,是林俊傑在飯店對面濟南運動場開演唱會的日子,聽說門票早已售罄,當晚現場激情四射。我們卻與林俊傑在機場巧遇,空姐、海關、安檢人員看到他本人都為之瘋狂。
他卻將鴨舌帽壓的低低的,面無表情的保持沉默,與螢光幕上的他判若兩人。
公眾人物,走下舞台後,依樣無法清閒。日進斗金的壓力,也不是升斗小民能體會。
尤其在這動輒得咎的中國。
 朝陽帶著我們與林俊傑登機,回到了寶島。
踏進家門那一刻,有種熟悉的感動。
無論台灣與中國在政治上存在著多少愛恨情仇,都無法掩蓋中國經濟崛起的事實。
企業尋找機會,藝人找尋觀眾,天經地義。
只是,濟南好難,看似簡單的合作,認知與習慣上有太多差異需要磨合,我們還在學習跟這位巨人相處,只有進度表,沒有時間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