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5/2014

光輝十月

本來應該舉國歡騰的十月國慶與光復節,讓頂新黑油風暴蒙上了一層灰燼。商人無國界,黑了民眾的健康,玷汙了台灣製造的招牌,坐擁豪宅,享受榮華富貴。「以個人興亡為己任,置國家生死於度外。」一百多年前的國民革命軍,用鮮血與正氣、推翻了中國兩千年的帝制,為了國家存亡與人民福祉,不怕刀鋒刺,不畏子彈穿,這份情操令人肅然起敬。一百年後的今天,當年壯烈革命清廷、浴血抗日、豪氣剿共、偉大的中國國民黨,竟拜倒在財團的石榴裙下,連抓一個黑心集團都顯得扭捏。
我不禁想問,人的理想到底值多少銀兩? 而良心是否可以放在天秤上論斤秤兩? 一個雲淡風輕的午後,我騎著小折來到距家裡不遠的忠烈祠,來向先賢先烈訴狀,讓他們知道,當年意氣風發的青天白日的光芒,不再被中華民國老百姓所愛戴,權力鬥爭與官商勾結讓政府一步一步走向墮落的深淵。

「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

忠烈祠前整排紅線,標示著禁止臨時停車。然而,所有的遊覽車、廂型車與計程車駕駛沒有一個理會,牌坊門口成了大型的停車場。一旁就是國防部與警察局,也不見艦兵巡邏,更沒有警察取締,我們離法治國家還有很遙遠的距離。

台北的忠烈祠,活的人比死的人更受遊客青睞,大部分遊客來忠烈祠是來觀看衛兵交接的,遊覽車貼心的幫旅客算好時間,每到整點前的十分鐘,遊客們從車上湧了出來,人手一台相機,拼命地找角度看下快門,當年在倫敦白金漢宮前,我與家人也幹過類似的事情。
旅客有來自台灣本地的、但更多來自日本、韓國,以及中國大陸的同胞。大家把衛兵交接當作是秀場在觀賞,熱鬧萬千。衛兵邁著整齊劃一的步伐,眼神凝望前方,絲毫不為外界喧譁所動,令人肅然起敬。
交接儀式結束,幾乎等於散場時刻。只有少部分的遊客會踏入祠內祭拜烈士靈位,對於日本與中國的遊客,這些抗日、剿共成仁的國軍英雄,在他們的心中又有著什麼樣的地位?令人好奇。對於韓國人,來這裡可能只能霧裡看花吧!!

對我而言,看著數以萬計的牌位,像是重讀歷史課本,依稀可認出幾個熟悉的名字,像是陸皓東、邱瑾、林覺民、宋教仁等國民革命起義烈士,還有剿共抗日名將我只認得張自忠、張靈甫將軍,卻遍尋不著曾經叱吒風雲的將領如孫立人、杜聿明、白崇禧與張學良等,或許沒有戰死於沙場的就不能以烈士供奉吧!
一將功成萬骨枯,蔣介石抗日的首張王牌張靈甫將軍,被解放軍包圍在孟良崮上,彈盡援絕,飲彈成仁。王生明將軍的一江山戰役,也是慷慨赴義,展現臨難不苟的凜然正氣。如此類似的情節發生在許多國軍將領身上。曾在金門服役的派克猴子,看到吉星文、趙家驤、章傑的牌位,有份特殊的情感。這三位在炮戰中喪命的將領,他們殉職的地點及紀念碑就位於曾經朝暮相伴的金防部明德公園池畔。
胡璉將軍漂亮的古寧頭大捷更是寫下國軍難得勝利的一役。
時代瞬息萬變,政治阿諛我詐,幾年前干戈相對的兩個政府,幾年後可以背裡私通、坐地分贓。今日玩權弄法者,怎對得起千萬名烈士的在天之靈?

10/10/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10) - 高雄

雙十國慶是今年最後一個三天連續假期,不受香港佔中、餿水油事件的影響,全台上下騷動了起來,秋高氣爽的天氣,正是出外踏青的好時節。而陰雨綿綿的台北,更讓人有出外遠行的最好藉口。原本想安排去墾丁海灘度假,但連續假日高密度的遊客必定讓旅程大打折扣,最後決定來趟高雄城市之旅,這三天,讓好友小胖當地陪與攝影師。算一算,上回南下高雄,已是一年多前的光景了。

一出左營高鐵站閘門,就感受到濃厚的度假氛圍,好友三五成群,背著背包或拉著旅行箱,輕鬆愉快的心情全寫每位旅客的臉上。
我們邊走邊聊,一下子就到了高雄孔廟,宏偉訪故宮的雄偉殿堂很難讓人不多望幾眼,然而,免費入場的孔廟裏頭卻是乏人問津,一整條長廊上只見我們三人以及倒映在地上的影子。展館的擺設並不多,卻還算細緻,至少把孔子禮仁為本的精神描述得很到位,可惜沒有英文翻譯,少了讓外國人了解這位影響華人文化之甚至聖先師的機會。
蓮池潭周遭被起碼十座以上的廟宇給圍繞,神明不論種族政治,庇佑了一代代的在地漢人以及來自中國各省的軍民家眷。沿著池畔兜了一圈也才一小時左右,潭裡不見綻放的蓮花,倒是不少遊客在此處玩水上運動,只是潭水相當汙濁,不知道會不會影響他們的興致。潭上的一顆明珠-玄天閣與龍虎塔,為了迎接來自對岸龐大觀光人潮,也換上了新妝。
左營是台灣海軍的大本營,當兵時的同寢好友阿誌就曾在這裡服役,當時放假時來找他一兩回,只記得整條左營大路上,滿滿的都是阿兵哥和飲食店。如今,高鐵與高捷通車了,帶動了左營的繁榮,百貨公司新光三越也在此起了高樓。 左營出了一位家喻戶曉的藝人,就是人稱豬哥亮的謝新達,我們在當地人的指點下,來到了他的故居,位於窄巷間的三合院瓦厝裡頭依舊住著居民,只是門口多了一幅這樣的門牌註解。
接著,我們來到龍泉寺登山步道,是柴山自然公園的一部分,這裡最大的特色就是有滿山的野生猴群。入山前,先在步道入口的"楊記的店"臭豆腐補充熱量,老闆提醒我們上山時不要將塑膠袋拿在手上,否則那將會是猴孫們搶奪的標的。上山的木棧道階梯有點坡度,我和Polly後頭背著行李,於是很快地就汗流浹背,匆忙之餘竟忘了拿出相機拍路邊的猴子們。從頭到尾仔細的數,應該有上百隻,可能不到用餐時間,他們慵懶的東晃西晃,非常可愛。
當地的山友告訴我們這裡不只猴子,運氣好還可以看到山羌、黃鼠狼和白鼻心。

因為時間與體力的緣故,今天只稍稍走了兩個小時,下次一定要完整的走完整條步道,好好地和猴子們玩個過癮。
從柴山,我們騎高雄市政府的K-bike,沿著愛河回到小胖後驛站的家。
K-bike是我們這三天忠實的夥伴,也讓高雄市的觀光更有看頭。車體上雖然不如台北U-Bike的新穎亮眼,設的站也沒有很多,但是不會像台北到假日有一車難求的窘況。而且K-bike一小時內皆是免費租借。
 高雄市的自行車道現有的已經超過200公里,而且持續在增加當中,而且有許多處是與汽機車分道的,也看出高雄市政府在推展自行車代步與觀光的用心。
國慶日當晚,高雄沒有舉辦慶祝活動,我們散步到光榮碼頭,夜晚意外的寧靜,兩個月前的氣爆重創了這座城市,務實的港都人願將錦上添花的慶祝活動的經費,用來加速災區重建。

漢來飯店果然是高雄知名的飯店,房間典雅舒適,30樓高的房間可直接俯瞰高雄港美景,早餐還有港式茶點或是43F海港餐聽可供挑選。
第二天我們倚重著K-bike,從捷運市議會站出發,一路沿著堪稱最美麗的「西臨港線自行車道」前往駁二藝術特區。騎乘路上都會在步道旁發現可愛又不造作的裝飾藝術,也讓我對這條車道印象大好。
首先抵達的是香蕉碼頭,據說以前有『香蕉王國』美名的台灣,整串金黃色的香蕉就是從這裡上船出港遠行。如經已被作為大批陸客用餐以及買紀念品的好去處。
駁二藝術特區,是由以前高雄第二接駁碼頭旁的一整排倉庫所改造而成,經過多年規劃,已經成功的種下藝術創意的種子,吸引大量的遊客,而我每次來這裡也都有不同的驚喜,知名度不輸台北的松菸、華山等文創特區,而且這裡有著庶民藝術的可愛,不像台北的文創區總少不了財團在背後操弄。
這一區非常有看頭,不僅僅每個倉庫舉辦不同的展覽,路旁的小店也很有趣味,街頭擺放的裝置藝術更是忍不住要停下來觀望一番,愛照相的旅客可以在這裡捕捉到許多獨特的鏡頭。在這區泡上半天一點也不嫌多,而且遊客通常以在地的青年人或家庭居多,不大會有遊覽車團體進來擾亂氣氛。
有的藝術品只是創作者單純展覽用,有的店家則會將藝術的巧思化為商品,但整區完全感受不到商業氣息。 禮拜文房具(Tools to Liveby)就是一間我愛不釋手的文具店,裏頭的文具帶著濃濃的裝飾意味,精巧而別緻。平常幾乎不進文具店的我,在這裡買了一塊木質的手寫板。
對於駁二展的藝術品,總是能有很強的共鳴,因為許多主題或元素融合了在地文化以及台灣的鄉土氣息。
但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是這一片位於都市中的大草皮,上面沒有水泥鋪成的人工步道,也沒有任何政治人物題字,更找不到任何企業的廣告,市民們自在的享受整片藍天綠地所帶來的精神釋放,年輕人在這裡圍坐聚會,家庭在這裡野餐,孩童們在這裡放風箏嬉戲,外來遊客如我,深深的羨慕著擁有這塊綠地的高雄人,希望哪天地價上漲時,高雄政府不要像台北一樣,藍天無情的被高樓給遮蔽、綠地輕易的被建商及財團給吞噬。
綠地旁是打狗鐵道故事館,早期這塊地是貨物必經的樞紐,承接高雄港的貨船,用鐵道將貨物運往台灣其他城市。改建而成的故事館,讓老高雄人緬懷過去加工出口鼎盛時期的榮景,讓年輕的我們看到高雄人奮鬥的軌跡。
沿著西子灣捷運站向中山大學直行,轉個小彎是這座純日式風格的武德殿,武德殿顧名思義就是武士們練武的地方,今天恰好殿裡有正在習武的劍士,我們就在坐外頭的大榕樹下欣賞半响。木造的武德殿四面的落地窗,不須空調也能很涼快的練武。
或者習武者講求內在的平靜,必須將心與自然的環境融合為一。
三點左右我們抵達高雄最熱鬧的景點 - 打狗英國領事館。幾年前造訪時不收門票,只有山頂上一座磚造小樓。2009年後經考證,將山下被塵封已久的領事館正館加以整修,山上的官邸加以包裝,去年重新開放,此時已非昔日吳下阿蒙,不但吸引各國的旅客,也開始收售門票與紀念品。此景,我最享受的時刻便是發生在斜陽45度角時,手上握著一杯冰水果茶,坐在磚樓旁的樹陰下,什麼事也不做,望著高雄港海面的閃閃的金光,慢慢的讓時光流逝。 
趁夕陽隱沒地平線的六時三十分前,我們盤坐在中山大學裡的堤防上,找一個最舒適的角度,等待晚霞染紅整片高雄港。一旁有好幾對新人穿著禮服,試著捕捉他們人生最值得記憶的瞬間。其實,日昇日落每天都在發生,景點也從未消失,只要懂得珍惜,任何一刻都能是生命中美好的記憶,不是嗎?
為了體驗不同的高雄住宿風格,第二晚我們選擇了在富驛商旅,是一間兩個月前才新開幕的連鎖旅館。具有設計感的外觀與促銷活動是嘗試的主因。然而,進住後才發現,房間一切都很舒適,只是這樣的商務旅館有很大的比例住的是來自對岸的團客,與旅行團住同一旅館就少了點自在的氣氛。
聽朋友說,近年來高雄街頭多了很多這樣的商旅,為的就是要滿足陸客團的訂房需求,
一條龍的旅遊模式,來了一趟台灣,恐怕回去了,對於這個小島還是很陌生吧。
第三天一早捨棄飯店制式的早餐,與小胖到大連街與九路路吃豬舌冬粉,這才是正港的台灣味,20年風味不變,店裡擺設百年如一日,鐵桌鐵碗公配上鐵湯匙,沒有招牌、裝潢,饕客卻是絡繹不絕。
紅毛港文化園區是這次旅行的最後一站,一年前這裡的夕陽依舊清晰的存放在我的腦海中,這次要和Polly好好分享一般。他位於臨海工業區內,交通不是很方便。搭捷運至小港站後,每小時有接駁專車前往。和我們同車的大嬸,問我們要不要一起湊20人的團體票,每人省了20元的門票,高雄人的熱情可見一番。
紅毛港主要展示早期紅毛港聚落居民的生活型態,了解討海先民胼手胝足的開創精神,園內的閩式老建築,勾起老一輩高雄人早期篳路藍縷的回憶。我則最喜愛依靠在欄杆旁,看著貨櫃碼頭輪流裝載,一櫃接著一櫃,日以繼夜,台灣的外匯才有今日的成績。
大船入港,是生活在台北難得一見的壯闊場面。站在龐大的貨櫃船前,人顯得格外渺小。
紅毛港旋轉餐廳,是園區裡唯一的餐廳,最好提早訂位。經濟實惠的海鮮料理搭配醉人的美景,聽說這裡的夜景更迷人,下次來高雄一定不要錯過,而且下回也許可以安排搭渡輪過來。
歲月不待人,小學時使用的國立編譯館的課本與木頭課桌椅已成為懷舊的擺設,幾年後,i-phone終究會成為歷史名詞,電腦也會被新科技取代。生活在日新月異的年代,什麼才是永恆? 什麼才是值得我們追求的? 無論是遁世紅塵,或者沉浮世間,在時間洪流裡,你我都是回不去的旅人。
風吹雲過月,船過水無痕。
返北前有幸與富民學長共進晚餐,他此次回台灣時間短暫,南北奔波,話題還沒聊開,又到了離別的時刻,這是我回台灣之後第一次見到學長,只是他漂泊不定的根不知何時才能落在芬芳的土地上? 
這一次的道別,下一次見面恐怕是一年之後了。
三天的港都之旅,多虧小胖帶領,省去許多在太陽底下找路的窘境,也嚐到不少在地美味,更看到高雄人熱情的一面。站在高速行駛的列車中,半睡半醒的回到台北,外頭微涼,每一陣涼風吹來好都好像要催人感冒。

即將到來的秋天,每當天氣寒冷時,我會想想高雄一年四季毫不吝惜的陽光,當心情鬱悶時,我會記起狗鐵道故事館旁那片綠油油的大草原上的豁達。

10/08/2014

串起散落的珍珠

中華民國在我心中,是一串璀璨奪目的珍珠,懸掛在太平洋的角落,美國覬覦,日本渴望擁有,中國視之為囊中之物。我平安的在她潔白的光芒下成長、茁壯,已逾三十載。 這塊小島上提供的國民教育、全民健保以及全民參政的自由社會,是華人世界裡少有的大確幸。

這串獨一無二的的珍珠幾十年前仍是塊不起眼的砂塵,經過清朝治理、日本統治以及國民政府、在野群眾的抗爭,這塊土地上的人民猶如蚌殼般,分泌珍珠質將入侵物層層包圍起來,減少痛楚。經過多年時間的分泌,砂粒被重重包圍成珍珠,形成珍珠便脫落下來。大大小小的珍珠串起了各種法規制度,庇護著島上每一位善良的老百姓。

在這裡,不必擔心戰火的侵襲,男兒一生只需奉獻一年半保家衛國。不用怕沒有學習的機會,只要我們肯乖乖的背著書包上學,就有學不完的知識。也不用顧慮找不到工作會餓死街頭,更不用擔心生場小病就會被死神帶走。不會因為身世的好壞而有不同的人生,三級貧戶也可以憑著努力當到國家元首。我在台灣曾以非常便宜的學費,得到很好的教育,用相對廉價的租金住進離學校離公司很近的公寓,更沒費吹灰之力,就擁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在國外,我可以拿著一本綠色的護照,便利的進出別人的國境,然後很驕傲的和當地人介紹我們國家的科技與風景。

我們可曾想過,相較對岸拚爹的社會,我們是多麼幸福。

從金門炮戰、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戒嚴解嚴、七次修憲到總統民選,數次的動盪讓這串珍珠上留下歷史的滄桑,但一顆顆珍珠卻更因此緊密的繫在一起,因為僅存在島上的人民知道,這裡是中華民國最後的一塊淨土,是數百以萬計軍民的性命換來的,捨棄了別無他處可去,大家要努力的活下去。政府官員一件制服、一頂帽子,上山下海,一連串稅賦政策改革、公共建設、有計畫的設立加工出口加速經濟發展。人民苦幹實幹,忘記了什麼叫辛勞也沒被教導什麼是享受,一代接著一代,在資源貧乏的小島上,我們奇蹟似的脫離貧困的束縛。本土的知識份子,為了實踐理念,不顧自身安危,迫使政治改革開放,也加速了島上民主的腳步。歷經數十年的光陰,先民的努力,讓我們一出生就嘗到了政治與經濟的甜果。

然而,未曾哭過長夜的人,不足以語人生。富裕的物質生活背後,常讓人忘記自己的使命。沉浸在自由奔放的社會中,常教人不知不覺把尊重晾在一旁。資本主義的過度渲染下,人們開始努力的累積自身的財富,追求時尚名流的享受。衣食無虞的此刻,這串曾經光芒耀眼的珍珠,日漸鬆脫,如今散落一地,不再被人珍惜,不再受人尊重。走了一個貪汙的,來了一個無能的,現實做不到,只好把餅越畫越大,上下一心活在不切實際的夢裡,當有人站出來將夢點醒時,卻成了眾矢之的。值得高興的是,越來越多年輕人願意關心社會、參與眾人的事。

身為一位小公民,我不清楚能為國家做些什麼,只好從關心社會開始,

快樂工作、誠實納稅、選賢與能,讓我們一起將散落的珍珠重新串起。

中華民國,生日快樂。


10/06/2014

秋的喁語

一陣子沒有動部落格了,眨眼間,溽暑已在忙碌的指縫間悄悄溜走,在選舉的煙硝味中漸漸遠去。一個月前,中秋節的花東縱谷行成為今年夏天最後的收藏,但時間若能倒轉,我依舊沒把握能夠好好享受夏日的尾巴,因為很多事不是自己全權可以掌握的。
這兩星期,柯P遭到MG149帳戶的連續轟炸,儘管柯P新政依舊如期的更新,但選戰中歷經的煎熬早已不是一位原本工作單純的醫生所能想像的,柯P就算滿腹委屈,也沒有說"我不玩了"的權利,因為到現在,已經不是他一個人,或是一群人的選舉,他身上早已背負著眾多市民們的期待。於是不管他現在的意願如何,只能當過河卒子。

期待是很要命的力量。

這兩個月來,我英國的指導教授不斷寫信與我密切聯絡,他打算將我論文的一部分投稿,投在很不錯的期刊上。這耗費了他非常多寶貴的時間修改、撰稿。接我計畫的學妹也兩肋插刀替我檢查實驗數據。初稿九月底前順利的投出,兩星期後馬上接到審稿委員拒絕的回覆,主因是創新度不夠。我沒把結果放在心上,因為有沒有這篇期刊,不會關係到科學未來的發展,更不會影響我個人的研究能力。但是,這陣子我卻因為這篇文章的細節慘遭教授嚴厲的責難,責備我這幾個月來貢獻太少,甚至懷疑我私底下暗藏了些實驗數據。此時,我像是柯P受到敵營的放大檢視,任何的鬆懈或失言都像是踩到地雷般,足以讓我粉身碎骨。原來我也默默的揹負著老師的期待,還好時差、語言與距離的隔閡給了我喘息的空間。

工作上,我的主管長期背負著過度的管理壓力,天天得在上司與下屬的狹縫中生存,與她開朗的個性大相逕庭。苦熬了數年後,終究在這個月向公司提出了辭呈。再加上我們部門經理被轉調至關係企業,我們部門頓時失去兩位主管。少了兩位大將撐腰,我們這群分析員小兵眼前一片茫然,頓時看不到現在,也望不到未來。然而,在此風雨飄搖之時,商場如殺場,我們並不允許有躊躇的空間,在新戰力到位前,只能莊敬自強,自力更生。周末前的下午,我被副總叫進辦公室,期待我能暫時接下主管的工作,「暫時」兩個字說的很模糊,就像當時老蔣暫時退守台灣一樣,永遠沒有時間表。我的能力有限,經驗不豐,但公司待我不薄,此刻的我又何能有拒絕的勇氣呢? 柯p說的好:「人生都是意外,只是說,有一天命運把任務交到你手中的時候,我會很認真的去把它做好。」

只是,我似乎還沒準備好心情,迎接一連串的期待以及空氣中飄來濃濃的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