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017

北島小英雄 (終) - 凌空暈眩奧克蘭

沒有車子代步,回到了旅行的起點,身外的每一吋行李都是身上肌肉的負擔,搬行李下車時,赫然發現爸媽們攜帶的行李,無論是體積或重量,早已超出他們身體所能承受範圍。

"慾望"兩個字是從旅行中必須不斷學習調整、取捨的課題。
不論是有形的還是無形的。
爸媽常常等到要打包行李前,才體悟到旅程中積累的戰利品,已超過旅行箱的容積,或者超出航空器所允許的行李重。
他們要學習如何精簡行李,在不影響舒適度的前提下,將身外負擔減到最輕。
而我經常在疲憊到頭昏眼花時,才懂得慢下腳步,讓身體好好的休息。
我要學習如何拿捏行程,在體力足以支撐嘴角上揚的基礎上,盡量豐富旅程。
體力總是我們旅行中最不夠用的東西。

花點錢雖然能幫助我們入住舒適的旅館,有較便利的交通方式,買較輕盈的裝備,
即便餐桌上的菜餚再可口、窗外的天氣再溫柔、景色再怎麼迷人,
最後還是得靠我們的雙腳,用我們的五官實際去感受箇中的樂趣。
在紐西蘭的最後一天,爸媽入住了距離市區與港口都很便利的公寓,這裡即將陪伴他們往後一星期的旅程。不料,在一切安置完成後,我開始感到不適,頭昏腦脹的充滿窒息感,身體明確的發出了體力透支的警訊。媽媽也在整理行囊的倉促中,右腳拇指踢到了桌腳,痛的發青,無法正常走路。頓時,三名團員出現兩名傷兵,僅剩C.W.Chen單兵一位。

還是照預定地計畫出席了一個月前預訂好在天空塔52樓旋轉餐廳(Orbit 360)的晚宴。
服務生客氣地幫我們點餐、介紹菜色。他們貌似是外來移民,有中東的、印度的、華人的、日本的臉孔,奧克蘭像極了倫敦、巴黎、紐約等大城市,是民族的大熔爐。
隔著泛藍的玻璃牆,能感覺奧克蘭在腳底下緩慢的旋轉著,
遼闊視野所望見的,是人們在土地上挖出的一條條窟窿,以及堆疊出生存的小窩。
這裡是超過30%紐西蘭人的家,會不會有一天,城市的規模也發展成像雪梨、紐約般的大都會呢?
或許這是喜愛大自然的人們不願樂見的吧!
從前餐、主菜到甜點,我都只淺嚐輒止,沒有胃口,就別浪費美食了。
爸媽吃的津津有味,大讚廚師精湛的手藝。
我明白,媽媽請的這一餐,意義大於實質內容,
是要讓我的旅程有個完美的結局。

在台灣老一輩的人,甚至周遭大部分的人,很習慣用動物的本能 - 吃,來當作聚會或犒賞他人的方式。尾牙吃、婚宴也吃、生日也吃、紀念日也約餐廳、連喪禮完、掃完墓、爬山健行完也難逃大吃一頓。
身為靈長類之首,應該有比滿足口舌之欲更值得彼此分享的吧!
何況,吃多了造成身體的負擔,豈不是得不償失嗎?
一夜的充分休息之後,清楚的思緒宛如電池重新充飽了電,蓄勢待發。
只是,這次不是在南半球的蒼穹下旅行,而是要回到實驗室的密閉空間裡,面對無垠的製藥天地。
從猴年吉祥到雞年大吉,從南島玩到北島,五官所感受到的,充其量只是紐西蘭夏季的一隅。我只能憑著相片想像著他冬天的面貌,是否和夏天一樣迷人呢?

走了幾個國家後,我逐漸體會到,環遊世界和大同世界一樣,前者是人們創造出來的美好夢境,後者是人們期盼的美好國度,兩者都是不會發生的事情。
於是,我們得以在一次又一次的遠行中,在每天的日出日落間,尋尋覓覓,慢慢的拼湊出世界的輪廓,努力的找尋存在的意義。

我想這就是上天賦予我們數十年的生命同時,也賜給我們思考能力的真正目的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