滑雪

雪中爽探(1) - 夕張雪場

上午6:46

留學時,每到了雪季,實驗室的歐洲人,腳就開始不聽使喚,總要安排段假期上雪場,曬了臉上一圈熊貓後,回到工作崗位上接受大家羨慕的眼光。耳濡目染下,儘管無法親身體會他們口中的那份快感,卻已悄悄的埋下滑雪的種子。在英國的最後一年,Polly與我一起報名了一星期的保加利亞滑學課程,孰料Polly在出發前一個月被英國海關遣返,使得課程被迫取消,這場滑學夢就跟著我們回台灣,掩沒在上下班的車陣中,再也沒有被提起,因為同事朋友們,沒人懂這項玩意。

四年過去了,一直到去年底,Polly提議想利用228連假安排一趟日本旅行。可惜,日本對我而言,是一個始終無法欣然接受的國家,撇開日據時代屠殺台灣原住民、南京大屠殺、或者釣魚臺領土等爭議事件不談,二戰後日本政府從未深刻道歉與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隔年就與我斷交的兩個歷史事實,日本慣用的偽善態度成為我不願親近的國度。
「那就去滑雪吧!」:Polly說
「好呀! 那去韓國的雪場吧!」:我說
在接洽幾間滑雪團後,發現幾乎清一色都是日本團,也意味著,想滑雪就得踏上日本。
運動就讓它歸運動吧! 無關政治,只是借他們的山溜一溜,無關人品。
連續假期的滑雪團,炙手可熱,一猶豫就向隅,
五萬元以內較平價的東北苗場、山形藏王相繼額滿,剩下團費較高的北海道夕張。
於是,人生第一堂的滑雪課就獻給了夕張雪場。
228連續假期還沒等到天亮,機場無論櫃台、出境安檢,塞滿了等待出國的旅客,
七十年前一場傷痛的悲劇,換得今日百姓自由的飛翔。
成員:Polly、猴子及28名團員
領隊:張翔渝
教練:葉淳逸
住宿飲食: 夕張HOTEL MOUNT RACEY (Half Borad)
交通:華航
預算:六萬新台幣

台北至新千歲四小時的飛行時間,華航派出了波音747-400的大型航空器,可見此航線生意之興隆。日本是許多台灣人出遠門的首選,勝過了本島的花東與離島,
名義上台灣是光復了,情感上卻還未能完全割捨,
去年好長一段時間,我們公司隨時都有同事請假在日本旅遊。
的確,新千歲機場內熟悉的東方臉孔,四處可見的漢字,完全不像是來到另一個國度,直到坐的遊覽車駛出機場,眼前出現白雪皚皚的景色,才讓人興奮了起來。
在一片白茫茫的雪景中,一小時後抵達夕張時,已是日暮時分。
晚餐前的短暫小憩片刻,我們嗡嗡嗡的飛去了飯店旁的雜貨店,買了一整袋的乾糧,
味道如何不曉得,但包裝上的圖案畫的很吸睛便是,
這招對女人格外有效。
房間裡具體而微,雖比不上星級飯店,
乾淨與舒適對於滑雪者而言,就已經非常足夠了。
抱著滿心的期待入眠,這才驚覺好久沒有這麼強烈的學習欲望了。
睡前還開了Youtube的滑學教學影片預習了一番,
嚮往已久的滑學課,終於要成為進行式了。
一般五天的滑雪團,扣掉前後兩天的差旅,中間三個整天就是團員們盡情在雪場奔馳的時間。於是,大家不由自主的早起,教學課程也在九點開始。

此團三十人中,一半以上和我們一樣是連雪鞋雪板都不會穿的新鮮人,
旅行社特地派了三名教練,其中兩位專門教我們這群幼幼班的學生。
Polly與我被分配到阿逸班,一共七名學生,年齡從五歲到四十幾歲都有。
看起來架式十足,實際上卻連最入門的剎車都不會。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