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事包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上午8:17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 是太陽花學運的口號之一,目的是要喚醒大家對社會議題的關注。
這讓我想到回國短短半年內,就接觸到兩個切身不合理的事件

(1) 從嘉明湖回歸都市生活已兩個月了,下山時寄出的這封陳情書卻如遇上山難,渺無音訊。

致林務局李桃生局長

我是一位極為平凡的山友,我希望能將鈔票留在山外,將公義留在山上。

今年的春節假期,我們全家在湛藍的嘉明湖以及滿天星空的陪伴下度過。避開了各旅遊景點的喧鬧吵雜,在三千公尺的高崗上自在的享受大自然的景致。能有如此高級饗宴,步道的維護以及山屋的興建功不可沒。而林務局網路登記床位以及警政署線上申辦入山系統,更增加規畫行程的便利性。

我們一路從台北繞過花蓮,下到台東,後山慵懶的山嵐沖淡了都市的商業氣息,對於登山者而言,一杯熱水、一杯泡麵就能帶來滿滿的幸福;晚上能睡在設備簡便的山屋中,便是最溫暖、最安全的屏障。於是,感謝政府興建避難山屋、引水源讓山友們在山中更加舒適。只是,如此珍貴的資源卻被少數貪婪的商業團體霸佔,床位額滿的背後是有名無實的人頭戶,水源越是缺乏時,少數團體的水箱越是飽滿。我不禁想問,是執法單位的縱容,還是我們的漠視,這些讓每位山友既憤慨、又無奈的戲碼,在山裡不斷蔓延?

我不知道在山裡經營團膳是否合法? 但02/01網路上顯示"床位額滿"的嘉明湖避難山屋以及02/02的向陽山屋,實際上床位皆住不到一半。商業團體的人頭戶,肆無忌憚的佔用政府資源,排擠了眾多按照遊戲規則登記的山友,政府難道沒有罰則? 這些冒用他人登記的商業團體難道不是偽造文書?

當然,你可以輕輕一按刪除這封信,因為霸佔山屋並不是什麼滔天大罪,

但是你的嚴格執法,卻能讓公平正義得以伸張,讓更多山友領略山林的美好。

知道我投書的朋友,都笑我這麼做怎麼可能有人裡我。信中提到的問題,難道林務局官員會不知情? 難道憑這封信情況就會改變?  但是,我認為如果每個山友都積極去關心、去申訴,政府官員總有受不了良心譴責的那一刻。

(2) 因為當了公司的福利委員,為了籌辦年度的公司旅遊,和旅行社有了密切的接觸。我們其中有一團90人將坐火車前往花蓮太魯閣度假。因為是周末假期,旅行社卯起勁在開放訂位的第一分鐘就上網搶車票,結果所有自強號在開始訂票瞬間,就被搜刮一空,一張也不剩。這間國內前幾大的旅行社也坦言,這幾個月每個周末的自強號幾乎很難搶到位,台鐵也不願加開班次或加掛列車,而黃牛車票一張要多新台幣100元。為了不讓黃牛得逞,我們福委們決定多花一小時,搭乘莒光列車。令我氣憤的不是搭莒光號,而是我們的社會,容許鐵路局對於車票供不應求的漠視,民眾為了便利向黃牛低頭。

像這樣不公平的小事情,在台灣到處都是,發生在你我身邊。遇到問題是小事,糟糕的在於在位者都清楚問題所在,卻沒人願意改進,連試圖改進的力氣都懶,因為少數民眾的抱怨無關痛癢,反正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

責怪政府公務體系這顆毒瘤時,我反省到這其實是普遍大眾長年對於整體社會議題莫不關心下的產物。平常不注重健康,生病時怪免疫系統差,再猛嗑藥,難免造成身體更大的負擔。
若不希望每件不合理的制度,都得靠激烈的抗爭來表達訴求,那平時就得積極關注社會問題,讓政府隨時被監督,也就不容易藏汙納垢。

民主社會需要有社會責任的素養的公民,不能只有選舉才出來投票的鄉民。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