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8日 星期一

旅行箱的呢喃

每天規律的上下班,愉快的工作,雖然疲勞難免,眼袋與白頭髮尚未跑出來抗議,看著三百多個日出日落,時間隨著騎在內湖路上的小折慢慢地溜走,這個月我回到台灣剛好滿一年。

回想當初剛回來台灣時,身上奔騰的血液,讓做什麼事都渾身是勁。每天一定會上BBC逛逛國際新聞,背包客棧的旅遊好文也是起床後早餐的最佳配菜,晚上下班一小時勤勞的操場練跑,即便再睏,睡前也會硬擠出一小時翻閱著歐洲旅遊的相片,積極地將照片中的情節用文字串聯成遊記,存放在旅行箱內。一年後的今天,每天逾八成的精力都投注在工作上,一成的體力拿來游游泳,剩下最後一格電力,睡覺前分給Polly以及看看周末可以到哪裡走走。

去年從日不落國帶回的自信與霸氣,曾經呼吸自在的逍遙慢步調的空氣,漸漸的成為記憶中的過往,取而代之的是與時間賽跑的台灣企業生態,一樣是做研究,多了條時間軸,就少了些浪漫,趣味難免也打了些折扣。然而,這並不會造成壓力,因為上級主管們提供我足夠的資源,也讓我有時間思考,常常在一堆數據,參考文獻中渡過一天八小時的出勤,最甚的曾經一天沒說過"題外話",滿腦子都在思索如何解開謎團,連吃飯、游泳也是。我熱愛充滿冒險般的生活,只是現在是在科學的領域探險,旅行箱暫時得收在角落休息。

歐洲長甚麼樣子已不再如去年熟悉,查機票的Skyscanner網站也將近一年忽略它的存在,偶爾Easyjet與Ryanair寄來的促銷電子郵件也瞬間被我丟入了垃圾桶,他們不知道這位忠實的顧客已收起了旅行箱,馳騁在另一個人生的跑道上,我並沒有取消訂閱這些旅行電子報,這些短暫存在的郵件或多或少提醒了我世界就在咫尺,但卻改變不了每天只有24小時的事實。

很多旅人視壯遊後回到工作崗位,是面對現實的象徵,努力地累積存款,好讓下一次的遠行成為可能;我則視工作是另一趟漫長的旅行,一種吸收知識又有收入的歷險。然而,有得必有失,遨遊在辦公室實驗國度中,讓我逐漸流失對自然美景的感召,對於不同文化的好奇,也逐漸麻痺了對事物感動的神經,當然下筆就寫不出什麼動人的字句。

很慶幸,旅行箱裡裝載的相片以及心得,忠實的保存了我的足跡,也留下了當時深刻的感觸。對於大腦總是被切換到科學思考模式的上下班生活的我,這些旅途上的風景,那些放逐異鄉的故事,告訴我偶爾要切回旅行模式,生活才不會單調乏味。

回國一年,身體狀況如昔硬朗,生活步調依舊簡單,惟旅行箱寫作的腳步遲緩了下來,貪玩的心被工作的責任感吃掉了一半,銀行存款穩定成長,豐衣足食,了無牽掛。在台灣,雖然免不了低俗媒體的洗禮,擁擠都市的疲勞轟炸,以及刺耳的政治髒彈,如果問我回國的感想,我會回答:That is a wonderful choic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