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2) - 九份金瓜石

2007年,我25歲的夏天,我從紐西蘭回來,落腳台北的研究機構。

一個豔陽高照的周末,我打電話問在台北的一位女孩想不想去九份走走,她沒好意思拒絕就隨我上了山。青澀的臉龐投影著兩顆充滿稚氣的心,照耀在山城的階梯上。當時,這裡並沒有戀戀風塵中鄉愁的苦澀,更沒有我成長的記憶。然而,七年之後夏天,這座山不老的山城不但留住了我青春的軌跡也見證了我七年的戀情。

當年,要是沒有這趟旅程,或許今天我不會牽著這位女孩的手,回到這裡。於是,和菁桐平溪一樣有著採礦風華的九份與金瓜石,成為我福爾摩沙收藏的第二站。
星期六吃完飯的午後,我們跟隨觀光客的腳步,搭乘電聯車來到瑞芳車站,火車站對面不遠的站牌,在這裡等車的遊客,都有著相同的目的地 - 九份與金瓜石。不一會兒,巴士便停在窄窄的九份老街口旁,下幾乎整車的人,接著載著整批上車的人龍前往金瓜石。
一走進老街,宛如置身觀光夜市,左邊飄來牛肉麵香、右邊傳來臭豆腐味,一回頭又是烤香腸、花生捲。遊客們邊走邊逛邊吃,一面還不忘騰出手來照張美美的相片。我們打算先去旅館放行李、稍作歇息,等黃昏時分再出來湊熱鬧。
沿著基山街走到底端,拋開了滿街的觀光客,來到了這間精巧可愛的民宿-閒晃的九份。這是一間去年才剛開張的小旅店,服務人員非常熱心招呼,並為我們奉上茶水。服務人員在詢問我們的行程後,推薦我們住它在金瓜石的另一個分館,那裏的房間與設施比九份好,而且民宿還主動提供景點接送服務。
卸下背包喝完茶後,踏這輕鬆的步伐回到基山老街。我們逗留在賣紀念品、古玩店以及裝潢復古的茶樓。有些店很明顯的是做外國觀光客生意的,尤其是茶葉和鳳梨酥堪稱這裡二絕。極為精緻的包裝,印著斗大的台灣製造標語。另外,印有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吊飾、T恤以及全台知名景點的明信片也是隨處可見。這些紀念品越做越精緻,連我都忍不住掏腰包,買了幾張明信片與印有台灣地圖的桌巾。
所有店家中,最吸引我的是這間兒時記憶的柑仔店,以及許多混合創意與歷史韻味的茶樓。小鎮的藝術氣質在經由茶、陶、畫傳達到每位旅客的心中。隨著夕陽西沉,一盞盞大紅燈籠點綴了山城的夜晚。這裡曾是掏金時期,掏金客們難得享受生活的角落,事過境遷,走了掏金客,來了旅行團,這裡仍是日日顧客盈門,山城裡永不熄滅的燈火。
短短的豎崎路階梯上,踏滿了日本遊客們的足跡,就算流了滿頭汗,花了妝,也要在鏡頭前留下一抹笑顏。
正沉浸在宮崎駿的世界裡,腦中突然浮現民宿服務人員的提醒,老街裡的店家七點左右就會打烊,吃晚餐要趁早。一向對食物冷感的我,這會兒由Polly當導遊。轉個彎,我們先去回味九份國小底下的安阿柑姨芋圓,生意好到排隊從店門口一直垂到豎崎路的階梯上。店裡的阿柑姨們各個擺張撲克臉,讓原本該Q的芋圓們變得鬆垮垮的。反觀隔天,我們嚐到基山老街上另一間芋圓,笑容可掬的賴阿婆,揉出來的芋圓可是又大又Q,一碗吃完還想再來一碗,連坐在我們對面的老外也吃得津津有味。老街裡的阿蘭草仔粿更是名不虛傳,也是Polly來九份必買的伴手禮。
老街中,很多店家都會把藝人的到訪試吃照片或是簽名掛在門口吸引遊客,甚至還有老闆與總統的合影,真不懂這是哪門子的宣傳方式。藝人試賣藝的、總統是管國事的,他們對於美食很可能根本一竅不通。對我而言,這些照片與簽名遠不及一張衛生署食品檢驗安全證書有說服力。
油膩膩的金枝紅槽肉圓是九份的另一項名產,QQ的外皮搭配帶有嚼勁的紅槽肉,讓口水不停地分泌著,可惜除了又辣又鹹的醬料味外,似乎吃不太出肉圓本身的味道。
 再來是Polly最愛的脆皮臭豆腐,可能是肚子餓的緣故,屁股還沒坐熱,整盤的臭豆腐就被我們一掃而空。吃了兩個重口味之後,想說吃個魚丸湯洗洗口腔,沒想到這間魚丸伯仔的魚丸像是丟在湯裡的麵糊,吃不出魚丸味,旁邊的豆包和冬粉,也只吃得出厚重的醬料味,我真的很不想浪費食物,但更不願對不起自己的腸胃。
 再來一串烤臭豆腐,也是今晚吃到最好吃的一道了。然而,經過一連串的調味料轟炸後,已經不知道是吃飽了,還是對這裡的食物已失去信心。這樣重鹹的口味是傳承著過往採礦時期的習慣,還是為了迎合日本大陸的觀光客的味蕾,就不得而知了。
為了怕晚上拉肚子或餓肚子,我們買了藥膳蛋和護理長的店滷味回家當宵夜,當然,少不了一瓶沁涼的金牌啤酒。
在僅能單向通車的山間小徑上,民宿的接駁車小弟特地停下車來,取個適當的角度,讓我倆好好欣賞這山泛黃的流金歲月。
晚間八點,我們是入房的最後一組客人,和櫃檯拿過鑰匙後,我馬上跳進浴室沖涼,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欣賞今晚溫網納達爾的比賽。房間並不大,走的是溫馨路線,酥軟的彈簧床和羽絨被是今晚最滿意的地方。
隔天早晨睡到自然醒,賴到十一點退房前的最後一秒。民宿中式清淡的地瓜稀飯早餐,淨化了昨天重鹹的腸胃,然後舒舒服服地搭乘接駁車開始第二天的金瓜石之旅。
金瓜石黃金博物館園區是老少咸宜的踏青好去處,入園費由新北市政府吸收,一進到園區就有熱心的服務阿姨來向我們導引路線,還貼心的幫我們把背包寄放在遊客服務中心,充分感受到台灣人的溫暖。順著參觀方向,先是參觀日式的老舊宿舍、郵局、煉金樓、太子賓館、環境館。我的日記本裡因此印上了各處的紀念章。今天雖然是星期天,郵局的工作人員賣力的在門口擺攤,招攬生意。園區客處都有服務阿姨為我們照相、解說,讓我有耳目一新的感動。
也許有時我會被把寶島說成鬼島的媒體,搞得烏煙瘴氣。但走出戶外,不要透過攝影機的偏狹鏡頭以及記者們的斷章取義,真正的台灣是充滿熱情及活力的島嶼,公務人員也不全是缺乏工作熱情的米蟲,至少在九份與金瓜石的他們,值得大家的掌聲。
在優雅的日式建築園區內用餐,極為合理的價格搭配風雅的環境,是在金瓜石的一大享受。比起昨日九份老街的喧鬧用餐,可謂天壤之別。我們在金水茶坊的角落坐了下來,吃飯、閒聊寫明信片,度過一兩個小時的午後閒情。
趁著太陽睡午覺時山邊起了點霧,金瓜石籠罩在迷濛之中,多了些飄渺不真實的憂鬱氣氛,也是我印象中九份金瓜石該有的意象。午後的園區竟悄悄地,街上只剩調皮的我和Polly。我們爬上了廢棄的日式金瓜石神社,用滿身的汗水迎接山上的涼風。
爬上山巔不過癮,我們換上了工人裝,鑽進山裡的坑道中。進入本山五坑舊坑道內,不知道是裝了室內空調還是地下水氣帶來的涼意,我居然一直賴在洞裡,等到其他旅客都出坑了,才繳回安全帽。雖然博物館是說讓遊客親臨當時採礦工作的情境,但我相信礦工的工作環境,絕對不是像這樣涼爽舒適的。
走出礦坑重見天日,接著進入隔壁的黃金館。館內陳列泛黃的礦工證、薪資補單以及老照片深深的吸引我的目光,這些栩栩如生的物品,見證了山城中掏金的歷史,我坐在一片漆黑的放映室裡,看著一幕又一幕村里耆老對金瓜石過去的回憶,他們的五官幾乎被皺紋給佈滿,他們的言語要看著底下的字幕才能明白,金瓜石的掏金潮已走入歷史,他們的存在拉近了我與這段歷史的距離,也加深了我對篳路藍縷開墾先民的感念之情。
歷史的重量,勝過館內那塊兩百二十公斤重的黃金,玻璃櫃裡歷史文物的價值,也勝過每塊黃金所帶來的價值,因為那是獨一無二,搬不走也複製不了的歲月印記。
傍晚下山前,我們回到了九份,老街的食物實在不值得眷戀。找了間與海景對話的茶樓,一面吃飯一面等待黑幕落下。海悅樓樸質的裝潢以平實的價位與阿妹茶樓對望,吃什麼對我來說已不是重點,此時此刻,九份山城已悄悄的納入我福爾摩沙的收藏。

6/15/2014

福爾摩沙的收藏 (1) - 平溪菁桐

五年前我在收拾行囊告負笈英國前,和朋友們在平溪留下了台灣街道最後的倩影,當時天燈上寫滿大家的心願,五年過去了,不知道又有多少願望在現實中成真? 而我清楚的記得,在紅色的天燈上,我寫下碩大的 "友誼長存" 以及 "快樂出國" 兩個願望,如今不僅僅只有實現而已;除了原本留在台灣的朋友,在英國又結交到幾位志同道合的夥伴。原本預期坎坷艱辛的留學路,也因遇到許多貴人,在預定期限內畢業外,更滿足了四處旅遊的渴望。

心誠則靈,我相信冥冥之中一定有上天的保佑。於是,我選擇了這裡做為福爾摩沙收藏的起點,也可以算是另一種還願。
不同於上次熱熱鬧鬧的一大票人,這回我一個人像外地人般搭火車前往,是一個潮濕的陰雨天。從內湖搭捷運到南港火車站,坐電車至瑞芳再轉平溪支線的觀光火車。觀光火車班次不頻繁,車上就像坐在倫敦地鐵裡,人一個挨一個,擠得又悶又熱,而且隨時隨地聽的到人們用各種不同語言交談。他們濃濃的旅遊氛圍不斷的感染著我。人家千里迢迢,飄洋過海的來到台灣北部的這個小鎮,而我從家裡坐車來到這裡,僅不過一個多小時的路程。
沿路鐵道旁的欄杆上,掛滿了層層的祈福竹筒,上面寫的字更是五花八門,從『我要當老闆』、『交日本女友』到『我要嫁出去』、『釣魚台是中國的』無奇不有,也展現了遊客們的創意與巧思。年代較久遠的,竹皮外的字褪了色,回歸了自然,也告訴了我們願望不可能永恆。
走著走著,發現越來越多的祈福桶,有高高畫在樹上的,也有整排圍繞在欄杆上的,不知道遊客們是怎麼掛上去的?  願望最後有沒有實現我不得而知,但是這些小小的竹桶,儼然成為菁桐一帶重要的風景,也為當地店家帶來不少財富。

菁桐站是平溪支線的終點站,也是六站中我最喜愛的一站,這個小聚落因煤礦而繁榮一時,
火車站旁的礦業生活館,以文字及圖像將這裡開礦昔日繁華的歷史輪廓。然而,外地來的觀光客鮮少在館內駐足,樓外的鐵道到是成了眾多遊客拍照的最佳取景之地。我想這一段不屬於他們的歷史,就算看了也很難產生共鳴吧?!

轉一個彎,一頂天燈造型的玻璃帷幕建築,竟是波麗士大人的辦公場所。
旅程上總有意想不到的收穫。今天,在載滿遊客的火車上,有一位年約耳順的老先生問我:「年輕人,自己來平溪玩嗎?」我說:「是呀,好久沒來這裡看看了,很想念古早的味道。」開啟了我們一天的話題。這位劉大哥,或是劉老闆是在台灣、海外都有公司的設計師,長年移民美國,雖然家人都是美國人了。但從他的話語中,可以感受到濃濃的鄉土氣息。這回他一個人回到台灣,趁著假日空檔,和我一樣回來尋找古早的味道。

我們從一邊逛老街一面分享自己在國外的所見所聞,他一面感嘆現在台灣的留學生越來越不如從前,在國際上越來越沒有競爭力。雖然這對我來說已經不是新聞,但每次聽到旅外人士口中說出,不免一陣憂心,並期許自己在台灣要為80年代的留學生爭一口氣。

看的出來劉老闆是為事業有成的人,但就和許多企業家一樣,內心的孤寂與體態的蹣跚是事業背後所付出的代價。我們一面閒逛,一面東西南北胡亂聊,劉大哥很大方的請我從第一攤吃到最一攤。他說平溪真好,隨心所欲的吃一張千元大鈔都用不完。的確,就算有絡繹不絕的觀光人潮,這裡東西的價格依舊保持著非常平易近人的水準。

雞捲是這裡的特色之一,我們兩人各點了一條。店家老闆卻說:一條兩人吃就夠了,吃不夠再點就好了。用餐途中,老闆還很熱心地塞了一些炸得比較焦的雞捲給我們嘗嘗,還一面說著:「這賣相不好,只送不賣。」我們聽著聽著都笑了。
吃飽我們前往平溪,火車只要五分鐘的車程。人潮明顯比菁桐多出許多,這裏出了一位名人,就是老少咸宜的張君雅小妹妹。我很佩服廣告製作人的創意,讓很普通的點心麵和台灣古意的記憶串聯起來。連這裡的水溝蓋,也設計的別有心裁。這裡也沒有便利超商,不知道是不是為了保持懷舊特色的規劃。柑仔店內賣的是小時候陪伴我們成長的色素、防腐劑超標也沒有保存期限的零嘴。
平溪,因為保留了台灣鐵道懷舊之情,以及近年來的天燈文化,吸引了外地人的好奇心,但拿掉了這些,這裡只是在荒山裡,由一幢幢鐵皮屋砌成、容易被人遺忘的殘破小鎮。
最後,我們來到了十分,也是著名的十分瀑布與靜安吊橋的所在。此時,大雨傾盆而下,澆熄了夏日的熱意。濕漉漉的鐵道,更加襯托出歲月的痕跡。劉大哥雖然沒帶相機,卻幫我在吊橋上照了張今天最滿意的相片,果然是學設計的呀!!
趁著下雨,我買了張明信片,在店家裡將這份台灣味寄到遙遠的英國,希望學長在愛丁堡也能感受到這份古意。
然而,即便雨嘩啦啦的下著,依舊澆不熄遊客們放天燈的興致,無論是日本人、韓國人、大陸人、香港人或是本地人,拿起粗粗的毛筆,就在五彩的天燈上起勁地揮毫。我因為幾星期前才放了一顆,今天就好好的當觀眾,到處參觀別人的傑作。幾乎每顆天燈上都找的到財運佳、中樂透、考試順利、職場得意、情場順,防小人等人們心中共同的願望。看到這麼多相同的願望,我失望地感覺到許多活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對於錢財、名利的重度依賴與迷戀,似乎我們還沒走出發展中國家的思維。
或許是我想太多了,不過是歡歡喜喜放個天燈罷了。 風一吹、雨一淋,這些瀟灑的揮毫就會隨之消逝在山林間,上面寫的是什麼,又有誰在乎呢?
平溪菁桐有的,不只是天燈與鐵道,而是在經濟速步發展,依戀權貴、漠視良心的城市邊緣,提供人們一個浸泡在歷史中,與世無爭的小角落。






6/14/2014

世界彼端的熱情

隨著夏天的接近,室外氣溫隨隨便便就飆上攝氏30度,即便外頭熱浪肆無忌憚的吹撫,吸進肺裡、接觸到皮膚的空氣,都經過了冷氣的潤飾,辦公室與實驗室裏、家裡的公寓永遠維持令體溫愉悅的24度。唯一有機會呼吸到台北第一手空氣的,大概只有上下班在腳踏車上那短短的十分鐘,但即便我非常賣力的踩踏,汗水都還來不及凝結,就抵達目的地了。不過這短短十分鐘,足以將臉上沾滿氣機公車的排遺,每天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洗去這層有礙觀瞻的黑面膜。

台北很熱,卻一點也不熱情!!

於是我將熱情暫時寄託在電視機前、在世界彼端的球賽中找到激情。 從五月開打的法國網球公開賽,以及現在的溫布敦錦標賽,幾乎占滿了晚上的休息時間。下班運動完回到家,就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視74台,有時為了看納達爾、盧彥勳和王宇佐的比賽,甚至壓縮到寶貴的睡眠時間。不巧,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也在此時過來湊熱鬧,看著球員們狂瀉的汗水、在草地上奔馳、揮動四肢的快感,身歷其境、竭力喝采,忘記了這些賽事是距離台灣發生在千里之外的彼端,也忘了自己只是個待在水泥房裡按著遙控器的觀眾。我默默許下心願,有生之年雖然無法憑球技打進溫網,也要找機會回去當觀眾看比賽。
而真正被晾在一旁的是Polly,以及快要積滿灰塵的網誌。我發現我一直有個嚴重的毛病,就是一旦忘情於一件事,其他東西都會被拋在一頭。說好聽是執著,但是用不知變通來形容倒是比較貼切些。後來想想,看到喜歡的球員縱使贏了球,自己的球技也不會變好,就算他拿到冠軍杯,對於國內的運動風氣的助長也有限,大概球賽之所以吸引人,就是那種對不確定的期待、從一段鬥志也拚體力的過程得到快樂。

自己周遭的朋友,還有背包客棧上許多熱愛旅行的包友,常常藉由旅行途中找到生活的熱情。但畢竟旅行的時間再怎麼長、再怎麼頻繁,對於整體生命都是極為短暫的。反而,自己周遭的事物以及身邊的人,才是真正自己有能力去影響、同時也是最能提供我們生命舉足輕中養分的。我期許我自己能運用智慧在兩者間取得平衡。

這股來自世界彼端的熱情將一直延燒到七月中,下一股下班後的熱情究竟在哪?

希望將會是發生在自己身邊。

福爾摩沙的收藏 - (序)

台灣,我的家鄉,這裡講著我最熟悉的語言,住著我最愛的人與朋友,還有我最愛吃的食物。

這座在地圖上一丁點大的座島嶼,裝載了我多年的成長歲月,也留下我不少足跡,在1200公里的海岸線上,也在3000公尺高的山顛。自從有記憶以來,就跟著爸爸祥瑞的胎痕遊山玩水,福特以及TOYOTA陸續接棒,總有玩不膩的山水,可惜那時候的我,不懂得抓住剎那的感動,更不曉得可以將這份感動用文字保存。在尚未踏出國們前,這裡有著回憶裡最美的景色,在行跡天涯後,這裡仍舊有我最美好的收藏。

隨著時代的演變,從前操著台語、用碗公盛食的巷弄老街,變成中、日、英、韓文夾雜的觀光商圈,厚實的碗公也逐漸被免洗餐具取代,店裡店外的日趨講究的裝潢,每到星期假日,擁擠、排隊、吵雜一步步掩蓋了古意與閒情,換來的是店家收銀機裡沉甸甸的銀兩。這股擋不住的國際觀光潮流、網際網路資訊的公開,讓台灣每個角落都可見到遊客的芳蹤。越來越多來自外國的旅客,來到我們的土地上,看看我們的古都老街,爬爬我們的高山峻嶺,嚐嚐我們的精湛的中華美食及傳統小吃。我們因此將這塊土地上的文化與滋養,悄悄的在旅程當中,滲透到每位用心體會旅者的身上,再將這段寶貴的旅程帶回自己的家鄉。小小的島嶼,因為有這些旅者的陪伴,更加充滿活力。

但無可避免的,過多外來的旅客,幾乎滿載的遊覽車,正一步步的占領我們休憩的空間及安靜的角落,記憶中的鄉情與綠意漸漸的變得繁華。有些人腦筋動得快,抓住遊客荷包,投資民宿賣特產撈鈔票;有些人為了避開人群,乾脆選擇待在家裡,沉醉在網路的虛幻中;也有不少人,拎起背包拉著旅行箱,不斷的飛往鄰國旅行。

毫無保留的四處旅行,一直是派克猴子的嚮往。在短暫的生命中,用有限的資源,體驗各種意想不到的風情。外面的花花世界、背包客棧上引人入勝的文章,無時無刻的催促我遠行。然而,並非家人的反對,也不是存款的不足,更不是缺乏行動力。現在的我暫時擱下遠行的腳步,過著上班族的日子把熱情放在探索藥物的小宇宙,只希望為這美麗的家園出一分力。對於天資平庸的我而言,認真工作是目前唯一能為社會做的事了。

擱下了遠行,反而有讓我機會好好的端詳近在咫尺的福爾摩沙。拜周休二日之賜,我計畫著
以不疾不徐、沒有任何壓力的腳步,把自己喬裝作遠道而來的旅客,在三萬六千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一面找回記憶中的純樸街巷,一面感受來自世界旅者的活力。

每一回出發,累積的點滴心得,都是我對家鄉 - 福爾摩沙的收藏。

(1) 平溪菁桐
(2) 九份金瓜石
(3) 鶯歌


波蘭的美麗與哀愁 - 序

自2012年的六月起,論文寫作的齒輪從未停歇的運轉著,尤其到了八月後,一天八小時全職在房裡的寫作生活模式更令人憔悴。其實,英國的博士班給學生一年的論文寫作時間,大部分英國及歐洲的學生會一邊工作、一邊完成學位。而我並沒有長遠待在英國的計畫,於是給自己訂了半年的全職寫作計畫、剩下半年準備口試、修改。打算2013年暑假回台灣。當然,為了這半年與論文的長期抗戰,適時的旅行是我一步步邁向完稿最有效的潤滑劑。

繼六月份的葡萄牙、九月份的陽光、羅馬、五漁村之後,十一月我決定到波蘭走走。誘發我朝東歐邁進的原因,是從2004年波蘭加入歐盟以來,大量的波蘭移民湧入英國,成為英國僅次於印度的第二大移民族群。波蘭鄰居、波蘭水電工,在英國掀起一陣不小的波瀾,Polly的室友與同事,常常可以遇到從波蘭來英國討生活的年輕人。英國人表面上不歡迎這些低階的勞動人口,但波蘭人刻苦耐勞的個性,的確提供了英國相對廉價的勞動。這些波蘭人來國民所得比本國高三倍的英國工作,帶來的是勞動、是血汗,為的是將來更好的生活環境,那究竟波蘭本身有多糟呢? 令人期待......

可惜的是Polly對波蘭始終沒有太大興致,再加上她一年26天的特休也用的差不多了。我決定一個人來趟逍遙之旅,恰好剛認識也在諾丁漢念書的Susan也對波蘭有興趣,這趟旅行於是多了一位旅伴。我們從北部的首都華沙(Warsaw)入境,從南部的克拉科夫(Kraków)出境,六天的時間,拜訪了兩個都市與一座小城。這趟所需旅費十分便宜,歸功於波蘭低廉的消費物價以及廉價航空的優惠,來回英國EMA機場,含稅金竟不用50鎊。
時間:11/10/2012 - 11/15/2012
人員: Pakermonkey + Susan
交通: Ryanair、波蘭鐵路局
住宿: Hotel, B&B
花費: 約300鎊

因為搭的是Ryanair,我們降落的不是離市區近的華沙蕭邦機場(Lotnisko Chopina),而是在40公里外偏遠的Modlin airport,搭巴士進市區還要一小時,這是座今年才落成的小機場,即便如此,訓練有素的海關,看到我們拿台灣護照,沒有詢問太多,一下子就讓我們順利進關。
抵達華沙市區已是晚上,聳立的蘇式建築與高樓是對華沙的第一印象,Susan在麥當勞買了分炸花椰菜和炸雞翅當點心,口感很奇特,感覺是在台灣夜市才吃的到的食物。安全起見,落地的第一晚,我們在距離火車站很近的Mercure Warszawa Grand旅館內休息,迎接明天11/11的光棍節,同時也是波蘭的獨立紀念日。


6/13/2014

離開的勇氣

當大家私底下在分享同事們的是非時,我通常都閃得遠遠的,因為那既不科學、傷神也不有趣。對於一個團體的八卦傳言,我總是後知後覺的那一位,其實,我更希望能有關起雙耳的能力,或者有超人的手腕,能夠阻止這些流言到處流竄。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今年的梅雨特別難熬,也是公司的失血的月份,上上下下一片狼藉,從高階主管到不到一年的新人,同事們一個個的提交辭呈。雖然平日依舊神情自若地上下班,認真的做好每一件事,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但暗地裡的漩渦持續的翻滾著,在同事間逐漸蔓延開來,這究竟是機會還是警訊? 有些人批評主管管教失當,有些人嫌制度綁手綁腳,天真的我完全摸不著邊際,也不想落入人云亦云的迷惘之中。於是,我心中有把握的是,公司有位好老闆,我有位好主管,讓我每天快樂的上班、愉快的下班,這樣的工作內容,雖然心中難免有些想法,但沒什麼值得抱怨的。

同事們離職的原因五花八門,有的是另謀高位,有的是結婚生子,有的是工作不順心,也有人不適應部門文化,也有單純想休息一陣子的。這顯現出台灣是個多元的社會,除了追求工作的酬勞,也重視工作品質與內容,更懂得用生涯規劃全盤來考慮去留。儘管如此,沒有人可以保證,下一步會比待在這裡更好,所以,我佩服他們的膽識,決定離開的勇氣,朝自己歡喜的路前進。

不敢說留下來的員工,對於公司有偉大的抱負,或者對工作有滿腔的熱忱。至少在我們部門,同事對於當下做的實驗,都散發著一股迷人的執著,我的主管更是毫不保留的教導,與下屬們分享知識與心得,這大概是每天讓我每天早上睜開眼睛,開心去上班的最大原因吧!!

曾經被教導從一而終是美德,吃苦當吃補的概念,已經不符合社會潮流。就像小時候作文最常被用來灌輸人勵志的"經營之神 - 王永慶",如今,換一個角度審思,卻是汙染國土的元凶。社會價值觀一直在變。老一代的人生循著讀書、工作、結婚、生子、買房的模式,如今,越來越多年輕人投入國際志工,人們更在乎的是在當下努力的活出精采人生,就連台大招牌醫師也要來做台北市長,讓人耳目一新。

不一定一直待在同一間公司才叫忠誠,公務人員一 生都在吃國家的飯,但未必有服務眾人的熱忱。相反的,不一定一直換工作,就是三心二意、見異思遷的變形蟲。郭台銘、孫中山、嚴長壽也是換了好幾次跑道,才找到自己的價值。平凡如我,不求榮達利祿,能像現在這般快樂做實驗,偶爾和朋友遊山玩水,便是走在幸福的大道上。

祝福離職的員工們,很快地就能步上屬於自己的康莊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