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2日 星期六

秋風的話

2016年的第四季,紊亂的立法院,無頭蒼蠅般的政府,敵不過勞方團體的強烈訴求,讓原本就已經收休二日的勞工,平白無故地多放了三天的特別休假。包含了這個周末的國父旦辰紀念日。這些對我們來說平白無故獲得的假期,以及早已視為理所當然的周休兩日,都是社會上一群站在勞工陣營的熱血志士,他們犧牲自己的時間與假期,不斷的爭取、逐漸改變了廣大以有限的生命,換取微薄薪資的普遍社會現象。

身為既得利益者的我們,倘若把放假當成偷懶的藉口,沒有利用假期積極的生活著,或者把握住充電的機會,便枉費了這番美意。從前年返台起,每年到了歲末,舒爽的秋風總會提醒我到大里天公廟看看大海、花海與人海。就像每年春來,陽明山上的吉野櫻同樣也會呼喚著我,回到無極天元宮旁的老家一樣。
2014年,是花開的最狂野的一年,山頭像是軟綿綿的玩偶,風行草偃,與海上的浪花相互的呼應著。蔽日的烏雲,添增了些涼意,低沉的好像要壓到海上的那隻烏龜。
三年前,豪情三兄弟滿臉的稚氣,我一面期待著柯文哲能夠為台北市帶來嶄新的未來,
一面寄託著公司的營運能漸入佳境,當時公司的股價衝破300元,大家士氣高昂,前景一片光明。
2015年,芒草們全心投入,盡全力的搖擺,在藍天的照映下,有著鮮明的層次。
新北市政府的推波助瀾,吸引了更多的人海來朝聖。
公司也在那年,突發奇想,成立了子公司,挹注更多的資金,準備展翅高飛。
佳人與我,共賞美景,即便花海不如去年澎拜,清新的草香與綠野,滋潤了我們的肺腑。
此時的台北市已由白雲取代藍天,柯市長大刀闊斧,力求革新。
我在公司獲得更多的器重,有更寬廣的學習機會,
但公司營運依舊不見起色,股價腰斬,在150上下迴盪。
2016年的今天,稀疏的芒草,我們要努力的尋找,才能找到她的芳蹤,
我們不禁想問,是我們來的時機不對,還是花兒已找不到綻放的理由。
柯市長的施政受到了嚴厲的挑戰,滿意度直直下滑,欲角逐下屆市長的國民兩黨早已在旁磨刀霍霍。
長期的虧損,讓投資人對我們公司逐漸失去了耐心,股價已經在100上下苦撐震盪。
於是我們選擇遠離人群,走向更高更遠的路途,儘管沒有人知道下一個山頭是否有滿山遍野的芒草,等著我們。然而,可以確定的是,停在原地、跟著眾人的腳步,到頭來就會一無所獲。
有人質疑柯市長的用人不當,更多人直指他把台北市用的一團糟,掀出了一堆弊案,卻不知道怎麼收拾。但是弊案掀開了,總比一直假裝沒看見,或者放著藏汙納垢好吧!!
公司經營也是如此,老闆求好心切,帶著我們走在鋼索上,萬丈深淵,我試著不往下看。
縱然更多的芒草並沒有出現,但沿路上的景致,已讓我心滿意足,我們決定明年不要再重複傻傻的走沒有芒草的草嶺古道。桃源谷步道成為我們解散前的約定。
春去秋來,四季更迭,都不是你我可以掌握的。花開有時,花落有時,晴有時,雨有時。世界不是圍繞這我們轉,每次興高采烈出門踏青,未必都能欣賞到最美的風景。你我在一次又一次的出遊探訪,尋尋覓覓中,白了少年頭。

這座城市,不管是誰當家,總有人欣喜若狂、也有人牢騷滿腹。政治這玩意,不會因為誰當選就產生烏托邦,所以也不會因為誰落選而世界末日。再怎麼說,我們所能珍惜的,就是手裡那張輕薄卻有力的選票。

工作也一樣,不是每一分努力都是公司營運的助力。
我得承認,公司的前景如何,老闆的態度幾乎決定了一切。但我知道,當我在公司服務,就該為自己的核心價值奮鬥,直到哪一天心灰意冷、喪失鬥志的那一刻為止。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無論何時,不管是誰,這世界本來就沒有義務依循我們的目標運行,
但我們不必為此惆悵,
因為扎實的握在每個人手中的,是每天二十四小時的光陰,每年三百六十五天的歲月,
讓我們追尋生命的意義,體會活著的美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