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6日 星期六

2017年終考核 (上)

陰冷潮濕的台北,那台騎了四年多的小折,忠實陪我淋著雨,在寒風中來回公司與家裡的兩公里路。算一算,路程加總也足以環台四圈了。它從未過問如此相同的路,還要重複走幾遍,也不會吵著要我幫它升級零件,更沒有需要放假或是奇檬子不好的問題。如果要我幫它打考評,它一定能拿到很高的分數。機械有機械的優點,但即便是人工智慧蓬勃發展的今天,依舊有它的宿命。人類重複性的工作,被機械取代是遲早的事。

小折載我四年,意味著我也在公司服務滿四年了。如果說前三年的磨劍,是為了等待這一年的機會,一點也不為過。2017年初,老闆像在球團選秀般,從公司各個部門中各挑出一位選手,由董事長親自領軍,組成一組夢幻隊伍,我們預算沒有上限,所玩的案子天馬行空,自由發揮。
老闆是風,我們是浪,我們永遠不知道風要往哪吹,要吹多久,我們的使命就是盡情的隨之搖擺,有時覺得很迷茫,時常被吹得暈頭轉向,顛覆自己的想法,但我在不斷的翻騰之中,影約的看到風的視野,一位身價上千億台幣老闆的思維與氣度。

跟隨他一年以來,從沒見過他動怒,每當談到他有興趣的主題,他就像小孩子一樣滔滔不絕,朝思暮想的不斷有新點子迸發,明天的點子推翻今天的舊想法,下一個小時又比這一小時有新的靈感,年近耳順的他,腦筋走在時代的最前端,用Whatsapp, Line, Twitter掌握訊息,資訊的取得不亞於後輩。一年過去了,案子一個換過一個,我們終究沒有在他的領軍下,完成任何實質的成就,或者建立起某個里程碑,幸好,也沒有因此拖累了公司的運作。
我何嘗榮幸,能陪老闆玩了一年的遊戲。
一個沒有結果,過程卻無限美好的遊戲。
這段期間,老闆借用我們的手腦,搔了他心裏對新藥研發的癢,
我們站在老闆的肩膀上,看到了新藥研發這座舞台它迷人的模樣。

我深深感到,無論念書、研究或工作,跟隨有高度的領導者,比做什麼事更重要。

見識過駑鈍的領導者,只會壓榨人的精力與時間,然後跟員工說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長期一身疲憊與蒼老,換來的成長不成比例。倘若員工身邊缺錢,為了生活也只好認命。
也跟隨過願意在工作中,逐一交付員工基本工作技能的主管,他們讓員工按部就班的工作,養成立足社會的專業職能。如此一來,除了賺錢之外,又多點培養技能的意義。只是,這樣的積累無異於反覆的複製,抑制了創新,不是研發為導向的公司所樂見的。
我心目中領導者的風範,身上充滿著對事物的高度熱忱,在頻率相仿的情況下,為了與之共鳴,在工作會激發自己的潛能,激盪出不同的思維,讓員工不知不覺中把工作融入生活。
這一年,無疑是我在公司收穫豐碩的一年,不但能直接與各部門的菁英合作,還有機會在新藥研發的領域探索,儘管無法對於公司的營收有實質的入賬,也許對於滿足老闆的好奇心有所貢獻吧!! 年終考核時,總經理給了我 "整體工作績效優於期待" 的正面回饋。並且,不像之前部門主管虛應故事的年終訪談,總經理藉著年終訪談時,告知了公司2018年的經營藍圖,並明白地指點未來18個月他的目標,以及我能扮演的角色。

其實,進公司服務以來,我工作態度上沒有太大的轉變,轉變的是扮演的角色,以及領導者的高度。職場上,不怕錯綜複雜人事,或是瞬息萬變的工作內容,就像騎自行車一樣,不可能永遠處於順風的狀態,也很難奢求公路一直平坦,
如果能充分了解自己騎乘的目的,無論是欣賞沿途風景,還是追求終點目標,
只要核心價值在路上,就值得邁開步伐、一路前行。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