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

炭烤鬥牛士(終) - 巴塞隆納

上午6:40

巴塞隆納這地名在小時後就深深的烙印在心裡,那時還不知道西班牙是什麼東西。
堅持要飛來巴塞隆那的理由是想找回二十年前,台灣棒球史上曾經光輝燦爛的一頁。
儘管巴塞隆納小偷的身手,也是穿金戴銀的。

來到這遊客夾雜本地人的觀光之都,就只好自己多加小心。我們住的民宿主人也是一再叮嚀,重要證件和財物不要帶出門,也再次提醒我們警察不會隨便檢查遊客的護照。 我和Polly出門只帶幾張鈔票,連會讓口袋看起來鼓鼓的錢包都省了。三天的旅程,沒遇到扒手,被敲了一餐竹槓,也算完璧歸趙。
既然兩袖清風的出門,自然也就不怕搭地鐵。巴塞隆納的地鐵四通八達,是小偷的舞台、遊客的噩夢。在車上的確會遇到怪人,但識貨的一看就知道我不是肥羊。

早上太早出門,不到中午就巴豆腰。正好逛到有賊窟之稱的蘭布拉大道(La Lambla),看到旅行團領隊像母雞帶小雞一樣的穿梭在人群之間,非常有趣。
旁邊的波蓋利亞市場(Mercat La Boqueria)非常正點,不但像觀光夜市有賣各種熱食,還有賣生鮮的市場,這麼肥美的海鮮,讓我口水直流。

蘭布拉大道(La Lambla)的盡頭通往奧林匹克港,首先遇到的是聳立在圓環上的哥倫布紀念碑,一旁有與他齊名的海事博物館,這次旅程中大半的的博物館都被我們忽略了,還好都在大城市,以後很有機會再撿回來。
蘭布拉大道一直向港外延伸,路的盡頭是大型購物商場,旅程至今也該是把行李箱填滿的時候了,這裡物價稍微比諾丁漢低一點,一點點爾已。
 
被我們跳過的美術館還包括這間達利美術館和附近的畢卡索美術館,也為下回的西班牙之行埋下伏筆,前提是再也不要當碳烤鬥牛士了。
 巴塞隆納到處可見鬼才安東尼高第的傑作,包括奎爾宮(Palau Güell)、米拉之家(Casa Milà)、巴特婁公寓 (CASA BATLLÓ)、聖家堂(Sagrada Família)等等,對於建築沒有太大熱忱的我,沒有特別想進去參觀,都是剛好路過看到的。每間門口都有大排長龍的隊伍,尤其是聖家堂,隊伍足足繞了教堂一圈。高第的在天之靈想必也在偷笑,連還蓋一半的教堂也可以營業。

中國可以一夜起高樓,但聖家堂卻蓋了一百多年,

高度工業化的今日,創意反而成為人類寶貴的資產。

 
奎爾公園(Parc Güell)有了高第的加持後再也不是普通的公園,第一次看到這麼受遊客歡迎的公園。這些彩繪瓷磚和流線的造型設計的確給了這座公園不少生命力。
 這是巴塞隆納磅礡有氣勢的西班牙廣場,廣場上頭是加泰隆尼亞國家博物館,再上去就是1992夏季奧運的主場館。

廣場不僅白天壯觀,晚上隨音樂起舞的噴泉更顯露出西班牙式的鐵漢柔情。除了浪漫,更加涼快!!
不知道當初中華隊是在哪一個場地兩度擊敗日本隊,殺進金牌戰的。20年前的夏天中華英雄在激起台灣人對於棒球的熱情。球員們已年華老去,奧運場館也斑駁掉漆,但這段美好回憶永遠留在我們心中。
巴塞隆納也有一座凱旋門(Arc de Triomf),充滿南洋風味,而香榭里舍大道則被一排茂密的棕梠樹給取代。
當天晚上我們無意間晃到當地居民的社區聚會,無論男女老少,只要音樂一開始,身體就不自覺得扭了起來,別看有些七老八十的老爺爺,跳得比年輕人起勁呢!!
   巴塞隆納的第三天,買了片冰涼的大西瓜,來到巴塞隆納的沙灘,試圖抓住最後的陽光,雖然來玩的10天,它被我們從頭嫌到尾,但是回英國後一定會非常想念的。
 在西班牙的最後一餐,一樣是Tapas下酒小菜。吃了數不清的Tapas了,終於在最後一餐不必比手劃腳猜食物了。這間Tapa Tapa的菜單一目瞭然,不過每個地方的下酒菜也不太一樣,每一次吃都是不同的驚喜。
 
結束了十天的碳烤鬥牛士旅程,帶著一身黑碳滿足的回到英國。
連續十日曝曬的養分,足夠讓我度過英國漫長的寒冬。
西班牙可看之處遠比我想像中的豐富,同時也低估了那兒太陽的熱情。但語言不通和景點的治安是比較大的問題,還是建議結伴同行。

這次遺留了很多博物館,下次一定要找回來。


..........繼續閱讀
炭烤鬥牛士 - 序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