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羅埃西亞

愛在亞得里亞海 (1) - 杜布羅尼克古城探路

上午1:35

當飛機的雙輪在杜布羅尼克跑道上磨擦時,漾起的塵霧像是變魔法般的虛幻,也激起了我內心的澎湃。因為此地曾經是和Polly規畫好要走訪的國度,不料在出發前不久,Polly被英國海關遣返回台灣,這一等就是四年的光陰。
杜布羅尼克的機場航廈大約只有金門或澎湖機場般的規模,起降的航班稀疏,海關的人員一派輕鬆,只有遇到航班降落時才安分地坐在位置上。前往舊城區的ATLAS大巴士,也是配合著航班班表營運。

抵達舊城區已是傍晚時分,拉著行李爬上位於Ploce山坡上的民宿- Apartments Jelen,主人親切的迎門招呼,在庭院為我們準備了茶點飲品。英語在克羅埃西亞不算很普及,女主人夾雜著克洛埃西亞語向我們介紹古城,她說古城很小,我們待三天三夜綽綽有餘。但除了當遊客觀光外,這三天還有一項重大任務,就是籌備一星期後在此的晚宴。
庭園內的繡球花與九重葛彼此爭艷著,房間內部如一般家庭的擺設,簡單乾淨而明亮。

根據當地政府規定,入住的遊客都必須提供身分證明,大概和城市稅有關,於是即便是民宿,也會和我們拿護照影印。合法的旅館在門牌上都會有標註。我非常讚許這樣的制度,不但政府有稅收,也保障了合法經營的業者與遊客的住宿品質。

後來我們才知道,從頭到尾招待我們的人,並不是屋子的主人,因為主人出去度假了,於是請住在隔壁的鄰居太太幫忙打理。

杜布羅尼克的古城在地圖上看似複雜,棋盤式的狹窄胡同交雜,但就如民宿所言,它就這麼一丁點大,就算是迷了路也不是什麼大麻煩。於是,走在舊城街道上的旅人,不是老實的跟著舉著旗幟導遊前進,就是憑著方向感在巷弄間探索。貫穿全城東西的Stradun大道,日以繼夜的裝載著城內眾多的遊客。白天,有著年貨大街的熱鬧翻騰,夜裡,像是掉在亞德里海上的一道銀河。
Stradun大道是造訪古城很難錯過的路程,環繞古城牆則是體察古城之美最棒的路徑。走上城牆的石階,以不同的高度與方位,端詳著每片磚瓦與光影間的交談,尤其在早晨稀疏的人群、陽光還帶著睡意的時刻,更能襯托出城裡的古意。一圈兩至三小時的步行,讓整個昔日拉古薩共和國的首府 - 杜布羅尼克的印象牢牢的印在腦海中。
若存有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之感,那麼登上古城西偶的lovrijenac 堡壘,就可以窺見,整座古城與地形結合的側貌,頗有易守難攻之勢。
可能因此,幾乎九成以上介紹杜布羅尼克的書籍、風景明信片的攝影師,偏好從古城的漁港正面對決。地圖上沒有標示,為了親眼目睹此景,我們登上了Ploce無數的階梯、任汗水滲透了外衣後,終於在一間民宿的陽台,瞧見了此景。Polly一臉心滿意足,我則是覺得探索的樂趣遠大於美景所帶來的快樂。
古城裡幾個旅行團必訪的景點,一進西城門很難不看見的大歐諾弗利水池 (Big Onofrio's Fountain),許多團體在此集合解說,還有對面的聖方濟修道院,裡面有一間很古老的藥局。仗著他的名氣,看到很多觀光客在此下手掃貨。
再沿著Stradun大道前行,盡頭Luža Square旁的St. Blaise Church、奧蘭朵之柱 (Orlando Column)、鐘樓 (Bell Tower)、 Sponza Palace、 Rector's Palace改建成的博物館與Dubrovnik Cathedral,也算是把城裡大部分景點的精華裝入口袋了。
如果你已被歐洲眾多的鐘塔教堂與石柱,弄得眼花撩亂,分不清楚哪座教堂在哪座城市,那麼這些阡陌中的小巷,絕對是杜布羅尼克古城獨特的風景之一。巷弄間藏著民宅、民宿、手工藝品店、餐館與酒吧~沒有華麗的外裝吸引顧客上門,讓整個古城始終保有古樸的韻味。
 
令我佩服的是,古城牆內找不到一間大型飯店,也看不到任何一幢現代化建築,因為他們知道,蓋新的五星級飯店遠比維護上百年的古城容易,飯店一蓋,整個古城像是漆上油漆的珍珠,再也散發不出原有的光澤。
我坐在向晚的海灣旁,看著深邃的海水,眼前的風景好不切實際,Polly按下了相機的快門,告訴我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繼續閱讀......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