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愛在愛琴海中央 (6) - 納克索斯印象

這回旅行,我選的旅館大都都屬於精巧民宿類型的,藉此與當地居民有些交流。他們也都秉持著熱心的服務態度,想把當地最好的風景與旅遊資訊分享給我們。因為書上或旅遊官網對於納克索斯(Naxos)旅遊資訊不多,在登上島之前,民宿主人就和我介紹幾個島上的旅遊方案,總不想四天三夜都泡在旅館附近吧! 於是,在登島的前一天,為了方便到訪民宿推薦的私房海灘,我臨時請民宿主人幫我訂一台車。
純樸的老闆一開始找了一台30歐元的便宜小車,問我說的意見如何。我想開舒適一點的,請他幫我找狀況好又有全險的車。
下船後的碼頭邊,就看到租車公司的服務員舉著我名字的牌子,將我引領到車內辦理一切文件流程,接著簡單的介紹排檔和車子功能。運氣很好的拿到一部手自排的FIAT新車,含全險一天50歐元,算是非常友善的價格。
因為有全險保護,還車時只要將車丟在港口旁,鑰匙放在車上就可以了。
一切就續,服務員不忘貼心的開車送我們到旅館旁的停車場,確定一切沒問題後才離開。要不是有他帶路,我們可能還要費很大一番功夫找路。
離開時還特別交代我們別加太多油,最多加25歐元絕對足夠我們全島跑透透。
納克索斯的繁華集中在港口前,我們住的Polis Boutique Hotel不在鬧區,又是新開幕的旅館,所以附近遊客更是稀少。
如果說聖托里尼像顆香甜迷人的可頌,那麼納克索斯就是不起眼的小餐包,未經華麗的雕飾,卻保有著麵團原始的風味,它樸質的一面也反映在便宜的物價上。
港口旁的Hora是島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山城,參雜著米色與白色的建築,沒有聖多里尼的濃妝豔抹,像個素顏的美女,依樣動人。
對面的阿波羅神殿,數千年來,日以繼夜的守護著島民,在精神上也在物質上,它吸引了不少前來島上朝聖的遊客。如果說藍頂教堂是聖托里尼的象徵,那麼阿波羅之門做為納克索斯的代表一點也不為過。
天涯有路我不走,比起用水泥砌好平整的堤防,這道碎石堆積而成的長堤吸引了我們的目光,
我和Polly調皮的跳上了岬邊的長堤,平躺在石上做日光浴。
Hora最熱鬧的大街,餐廳紀念品店林立,越夜越熱鬧,若再遇到有足球賽事,那就不只用喧囂兩字可以形容了。
但個人覺得Hora最迷人的地方,不是站在阿波羅之門下看夕陽,也不是坐在大街上大啖海產,而是徒步在通往城堡不知名的羊腸小徑上,他們神秘的沒有路名,有時盡頭是居民的住所與教堂,有時是一間小餐館,有時是一間頹圮的磚房,有時是一片花團錦簇,
 簡單來說,每個角落都是驚奇的歷險。不知不覺中我發現在納克索斯照了比在聖托里尼更多了相片可以回憶。這些地方明信片沒有,書上沒有介紹,若問我身逢何處,忽逢桃花林,遂迷不復得路,歡迎客倌前來探索。
掀去藍色帽子的純白色的教堂,有種未完工的錯覺。平凡居民的家,就像台灣大多數的漁村一樣,沒有太過矯情的外牆,內部裝潢也相當的簡單。
牆上寫著 "每一天都是一個禮物" 是正在度假中我們心情的最佳寫照,這是一間專賣藝術的紀念品店,樓上有間名為1739的咖啡店,一間隱藏充滿詩意的咖啡店。

連廢棄不用的木門都像是刻意雕塑的藝術品,散發出古樸的韻味,
植栽在一旁的九重葛因為人煙稀少,似無忌憚的奼紫嫣紅,四處蔓延,讓殘垣有了回春的生氣。
登上城堡上的堡壘,少了君臨天下的霸氣,一不小心驚醒了在路旁做白日夢的貓爺。牠和我們說這裡是貓國,隨處都可以看到牠們的同伴慵懶的躺在路旁。當地居民將城當作他們的里民活動中心,晚上有時化身做蚊子電影院、有時變成露天的音樂演湊舞台。
房子可以簡陋些,但藝術的養分不能少,
展現了蘇東坡"寧可食無肉,不可居無竹"的精神,不愧是文明古國呀!
以Hora為起點,我們駕車遠離城區,一日北上至Apollonas,一日東行至Filoti,最終目的地都是仙境般海灘,留到下一篇 - 悠悠納克索斯再專文向大家介紹。
跟隨民宿老闆在地圖上的記號按圖索驥,路上的指標也很夠力,即便極為偏僻的古城都能循著指標抵達。
自己開車的好處就是,絕大多數駐足的景點,都是不期而遇的。向東行的路途上,第一個讓我們好奇下車的就是在Galanado附近的Belonia Tower。大門深鎖,四處無人,再加上附近遍地的黃土,令我聯想到惡靈古堡的場景。
Temple of Demeter是隱藏在Sangri的遺跡,介紹的看板都已被風蝕的看不清楚其文字,成了遺跡的一部份,遊客只能憑空想像他完整的模樣。遺跡方圓幾公里處沒有遮陰之處,只好不斷的喝水免於成為人乾遺跡。
下午兩點左右抵達Chalkio村落時,像是一座空城。別說一個觀光客的影子也沒,連居民也都被日正當中的太陽全鎖在屋內,讓我和Polly兩瘋子大搖大擺的享受這片夏日的寧靜。
當地居民說Naxos島與附近其他島嶼最大的不同處,就是這塊土地長得出樹木來,有的地方還可稍稍見林,不像其他愛琴海的島上幾乎沒有植被可言。在路旁看到希臘的土地公廟(我自己猜的),有神明保佑的地方果然土壤比較肥沃。
向東行駛的路上,我們像孤獨的野馬,奔馳在滾滾黃沙之中,前不見人煙,後不見來車。隔天向北行的路上,乾脆站在馬路中間照相,十分鐘、二十分鐘過去了,沒有一輛車經過,只見自己忠實的影子。
路上出現了島上少見的藍頂教堂,不知道是因為沒有海的反射還是油漆品牌不同,
這裡的藍比聖托里尼的藍顯得更粉一些。
終點的Apollonas小漁村的山上,在荒煙漫草中躺著巨人石像(Kouros),一副伸出右手向人要錢的手勢,卻是免費的,而且還可以近距離接觸。不像英國的巨石陣(Stonehenge)不僅要收門票,還只能遠遠欣賞。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