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2016

愛在亞得里亞海 (14) - 王子與公主,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童話故事裡都是這樣做結局的。不過怎樣才叫幸福快樂? 哪個時間點稱做結局?是童話故事從未告訴我們的。
旅程的第18天,兩輛車開回了杜布羅尼克,老城的風光依樣明媚,這一回我們僅輕輕的掠過,遊歷的過程中,大家的心境已由小鹿亂撞的好奇,歷經瘋狂的衝刺,轉為祈求寧靜的舒適。
沒有繼續迷戀在童話故事般的古城中,Cavtat的Hotel Croatia 這間老飯店鎖住了我們在亞德里亞海旁最後的時光。
貼心的飯店將我們所有房間升等到海景行政套房,整個樓頂成為我們放鬆的舞台,
陽台的碧海藍天喚醒了被壓在行李箱底的禮服,即興的加演一場五天前婚宴的橋段。
雖然不確定其他人此刻的感受是什麼,對我來說幸福快樂的日子莫過於此吧。
 Han不斷的加碼,幫我和Polly記錄下這段美好的時光,
等到我們以後變大肚腩與黃臉婆時,再來話說當年勇。
飯店樓下就可以碰觸到亞德里海的藍,這份藍可追朔到
十三年前在大西洋岸的波士頓與Polly相識,註定了這輩子無止境的漂流,
我們擁有兩雙自由的翅膀,帶領著我們四處飛翔。
 偶爾遭遇亂流時,還好有他們的支持,做我們最堅實的後盾,
王子與公主的婚禮,多虧有國王與皇后們的參與和熱情贊助,
旅行上,我和Polly的一小步,是爸媽們的一大步,
金錢上,爸媽的零頭,是我們整年努力的積蓄。
再精彩的故事書都有最後一頁被翻完的時候,每一趟旅程、每一條生命也是,
身為會記憶、能思考的人類,
平凡如我雖然沒能力帶給眾人精彩的故事,
但我不斷的嘗試將我所喜愛的生活及心中所謂的幸福與快樂,
送給自己以及身邊人的。
返家的班機上,透過不到A4大小的窗戶,看著杜布羅尼克古城從葉子般大小,漸漸的僅剩米粒般,然後如塵埃般消逝在我的視線之外,
回家幾星期後,憑著照片與記憶,寫下了愛在亞德里海的故事。
於是我知道,童話故事裡沒交代的幸福快樂,是要每位王子與公主自己去尋找,
有好的旅伴,再遠的旅程都不嫌長,
對我來說,蜜月是一輩子的事,如果人生也是場旅行,希望我們能攜手一起走完。

6/25/2016

愛在亞得里亞海 (13) - 史普利特的美味

旅程中,除了在十六湖國家公園內的午餐是在排隊中邊走邊吃以外,有猴妹在的旅程,吃絕對不容許含糊帶過,每個人對於旅遊有不同的定義,像是對於猴妹還有林姵希而言,沒有吃到在地料理,就算風景再美,行程再華麗,也等於白來。
以身為一位觀光客而言,猴妹對於餐廳的選擇乃至於餐點口味的敏銳度,算是相當精準,幾乎不會踩到地雷,至於能否嘗到在地的好口味,有時就得憑點運氣,在網路資訊氾濫的時代,眾人所推薦的僅能保證不難吃爾已,因為下評論的幾乎清一色和我們一樣只是觀光客。
在史普利特,很幸運的選了一間像家一樣的民宿 - Villa Sea Breeze,以及遇到暨善良又熱情的民宿主人 - Marija。
她推薦的這間幾乎沒有外來觀光客的Pizza店,讓我們對克羅埃西亞的物價改觀,位於沙灘旁開放式的餐廳- CONGO。很多人穿著泳褲比基尼就來用餐,十分的放鬆,店員看到我們九個外國人,特地橋了個中間的大位置給我們,非常熱情。
平均一個人不到300元台幣,大家吃到撐還打包一大袋回家。
從杜布羅尼克開車到史普利特的路上,至少經過十間以上像這樣的水果攤,賣的水果大同小異,應該就是當季盛產的水果,生在水果王國的台灣,面對這一堆堆的色彩鮮艷的水果已司空見慣,難有驚奇之喜。
眾多的水果中,台灣稀少的無花果尤其令人感到新奇,整顆果肉蜜如糖漿,甜度大勝台灣的水蜜桃與芒果,兩位媽媽靈機一動,買了幾包烘乾的無花果帶回台灣,老闆也非常爽快的直接算折扣給我們。
特羅吉爾古城裡,差強人意的一餐,當天在城內兜了幾圈,就是找不到較具特色的料理,
逛得口乾舌燥之時,只好隨意選了這間Pizzeria Kristian手工披薩店,儘管在TripAdvisor中評價甚高,只能說價格合理,分量普普、口味適中,但距離好吃還有段距離。
類似的情況隔天也發生在史普利特的古城內,這間Kod sfinge vaneuropske zviri菜色很一般,因為在史普利特大城,價格稍微比在特羅吉爾貴了一些,服務生甜美的笑容以及舒適的用餐環境,是我對這間餐廳最深的印象。
綜合起來,這次拜訪的古城所吃到的食物難以讓人有驚豔之喜,
或許是房租太高,也有可能口味是針對西方遊客所設計。
在史普利特的第二天晚上,民宿主人Marija在家裡為我們精心料理的克羅埃西亞式炭烤,
是派克猴子吃得最滿足的一餐,完全出乎大家意料之外,
用餐前,Marija的好朋友先為我們獻唱一首克羅埃西亞小調,
然後端出濃湯暖暖大家的胃,再來是上生菜盤,
重頭戲是照片中壁爐所烹烤出來的魚與肉盤,
待大家飽足之際,
餐後端出自釀的餐後酒與自製冰淇淋點心。
在Villa Sea Breeze的這一餐驗證了,
世界上,無論走到哪裡,最美味最幸福的料理,都來自於媽媽的廚房。
住在Villa Sea Breeze的幾個晚上,我們像是主人遠道前來的好友,備受招待,
Marija實踐了我心中一直存有的信念,
如果我們無法到世界各個角落旅行,那麼就讓世界上各個角落的人們,帶著旅行的心情來家裡接受我的款待吧!!
當天吃剩的,經過猴妹的巧手,隔天晚上又是滿桌的豐盛,在家裡用餐可以放肆地把酒言歡,當天晚上擺滿整桌的啤酒罐,酒國二人組猴妹與Han當晚無意間就將Marija送的兩瓶克羅埃西亞紅酒通通見底。
 
Marija興致高昂地在最後一天早上,請我們多留一些時間享受她自製的鬆餅,
嘴裡嚼的是Q彈的鬆餅,吃進肚子裡的是克羅埃西亞人甜甜的人情味,
Q彈鬆餅的口感沒幾天就忘了,人情味卻在每次看到照片時,
在嘴裡又甜蜜了起來。
告別Villa Sea Breeze前,Marija遞了三盒印有克羅埃西亞足球徽的巧克力給我們當紀念品,希望我們將在克羅埃西亞的美好帶回去與好朋友們分享。
歐足賽克羅埃西亞隊最後在16強敗給葡萄牙止步,我很高興這段日子能感染到他們對於國家、土地及選手們的熱愛。
史普利特的料理,因為富有人情味,更深植人心。

繼續閱讀......

6/24/2016

愛在亞得里亞海 (12) - 特羅吉爾與史普利特

在史普利特的民宿總共待了三個晚上,經過昨天十六湖的衝刺,大家的電力經過一整夜的休息,依舊難以充滿,畢竟團員中有一半年紀已過半百,能隨派克猴子衝刺已相當不容易。
史普利特(Split)的舊城區與附近的特羅吉爾(Trogir)兩座古城的閒晃,陪我們度過了兩天的時光。
如果用亞得里亞海上的珍珠形容杜布羅尼克,那麼特羅吉爾便是鑲在克羅埃西亞腰帶上的一顆玉石。它不如杜布羅尼克醒目耀眼,賣相也不如杜布羅尼克包裝精美,卻直接反映在平實的物價與幽靜的氣氛上,拍照時完全不擔心與一整堆人群入鏡。
在杜布羅尼克與十六湖國家公園無法盡情地拍合照,大家在特羅吉爾一次拍個滿足。
背景的城堡與四季帝國遊戲中的虛擬城堡相似度極高。
早上見橋底下的烏魚又多又肥美,下午C.W.Chen趕緊拿釣竿來取魚,哪知魚兒們溜的一乾二淨,一條也沒見著。C.W.Chen說釣魚,選擇對的時間與地點往往比技巧重要,
工作似乎也是如此,跟對老闆選對好公司,比認真埋頭苦幹重要。
漫不經心的隨處亂走,特羅吉爾古城大約三個小時就可以走一圈,這裡停車既方便也便宜許多。木橋旁一整排賣紀念品的攤販,像磁鐵般將媽媽吸了過去,可預期的他們淡水的牆上,回國後又會多了幾樣克羅埃西亞風味的飾品。
歐洲國家盃足球賽期間,賣場商店、住家甚至車上隨處可見國旗飄揚,
不必看轉播,街道上的歡呼聲就可以知道有進球,最後要是贏球的話更是舉國歡騰,
如此單純快樂的氣氛也一直陪伴我們到旅程結束,這也是我所羨慕的地方,
人均所得比他們高的台灣,似乎少了這股打從內心迸發出的熱情。
城內城外,到處都可以感受到航海時代的遺風。
自住旅行的缺點就是一旁少了專業導遊,將情境與故事結合,讓眼前的景致畫成一首詩篇,收進遊客的腦海裡。這應該是在我上班退休後努力的目標之一。
好酒沉甕底,拜訪史普利特舊城是在我們離開始史普利特當天,一樣是個近攝氏40度的艷陽日,面對陽光,團員中分為兩派,一派是以曬太陽為樂的趨光族,代表人物有派克猴子、Polly與C.W.Chen夫婦,另一派則是以躲陽光為首要任務的避光族,代表人物有小妹阿姨與猴妹。
海邊整排的棕梠以及天邊飛的海鷗凸顯了海港城的氣息,但在古蹟維護上,似乎沒有杜布羅尼克的用心,牆上明顯可見凹凸不平的補丁,像極了老婦人臉上沒上好的妝,
但也因為如此,讓我們清楚的分辨出妝前與妝後的模樣,
這裡看的到歲月在建築留下的斑痕,不完美卻很真實。
位於城中央的列柱廊中庭 Peristyle,是遊客雲集的場所,有街頭藝人、席地而坐的咖啡座,登上一旁的聖多米努斯教堂後來建的鐘塔,可環瞭整座古城,只是上樓沒有人數控管,簍空的階梯,讓人踩得很不踏實。
團員還是很給力的全團登上了塔頂。
港口邊夾雜著現代郵輪、遊艇與船隻,讓人時光錯亂,也拜科技之賜,我們才能輕易抵達沉睡在地底的羅馬遺跡 -戴奧克里先皇宮 (Diocletian Palace)
戴奧克里先皇宮建於西元三百年,除了地表上的建築,令人讚嘆的是他的地下宮殿,每個房間幾乎被完好的保留下來,一走進地下,氣溫遽降至少十度,變得十分舒適。
很可惜的是有一部份長廊被規劃成賣紀念品的攤販,其餘的房間僅留下空蕩蕩的一片。
一樣是羅馬古蹟,難免想到義大利的羅馬競技場、英國的羅馬浴池,可以選擇租用各國語言的語音導覽或者可請解說員帶領,不僅讓歷史重現於遊客們的腦海,更讓當地政府有更多修復古蹟的財源,形成良性的循環。
在歐洲廣場上看到騎馬的、站立的銅像都不稀奇,
看到拿著魔法書的大鬍子反而覺得特別新鮮。
在史普利特大約待了五個小時,走出了戴奧克里先皇宮,心中有點失望,失望的是明明有這麼好的歷史瑰寶,卻沒有好好經營。這或許和克羅埃西亞人樂觀的天性有關吧!

繼續閱讀......
愛在亞得里亞海 (13) - 史普利特的美味




6/23/2016

愛在亞得里亞海 (11) - 來去十六湖

早晨喚醒我的,是從屋頂透進來的陽光以及忐忑不安的僥倖心態。
為了保留完整古城,杜布羅尼克當地政府,對於開車的旅客極不友善,甚至可以用苛刻來形容,不僅車道狹窄、單行道遍布,停車位稀少,停車費昂貴外(一小時40Kn,大約200元新台幣),繳費的規則對於我們這些外國旅客而言,更是令人頭痛至極。為了免除麻煩,昨晚我猜想全克羅埃西亞人都被世足賽瘋的神魂顛倒,哪有心情來停車場開單,索性就當做沒收停車費這檔事。
出發前,兩張夾在擋風玻璃前合計1200Kn的停車單,算是我們對於古城維護的一點小小心意。
啟程之前,應乘客要求,先到超市補給,順便上廁所,接下來的幾個小時可沒有便利商店或是加油站可提供解放。媽媽只要進了超市,就像脫疆的野馬,難以掌控。
今天的目的地是克羅埃西亞的第二大城 - 史普利特(Split),一段近四個小時的長途旅程,中途走走停停,等一下被路旁的水果攤吸引,一會兒到超市裡上廁所,
 北上的路途經過兩次與波士尼亞的邊境,海關似乎沒有按照標準作業程序作業,我們兩輛車通過,只挑了一輛車看護照,出入境章也是隨心情而蓋,就迅速的放行。
沒過多久到了用餐時間,剛好經過Gradac小鎮,海邊一間名不見經傳的餐廳,竟然烹出我在杜布羅尼克從沒吃到的美味。
抵達Split郊區的民宿時已近傍晚時分,所有人一致的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癱坐在客廳沙發上休息與喝下午茶,我們當下決定今天哪裡都不去,讓懶骨頭、懶屁股們舒舒服服地過癮一整晚。當然,在民宿主人強烈推薦下,還是步出了家門品嘗了頓在地料理。
這間位於沙灘旁的Congo複合式餐廳,供應和桌子一樣大的豪邁比薩,讓大家頂著大肚皮入眠。
普利特維采湖群國家公園(Nacionalni park Plitvička jezera)大概因為名字太饒舌
,台灣人擅自將它重新命名為十六湖國家公園,
即便有限速130公里的高速公路可開,從Split前往仍需約3.5小時的車程,六點出發,由C.W.Chen開車,滿載的九人箱型車,將近十點才抵達下湖區的一號入口。
在爸媽眼裡,克羅埃西亞 = 十六湖國家公園,這不知是旅行社還是媒體吹捧出的形象,
成功的將來克羅埃西亞的遊客,全都聚集到此。
一號入口處一共規劃了A、B、C與K四條環湖路線,其中A與B路線只有繞下湖區,K則是大循環。我們有一整天的時間,選擇了C路線,路線包含了上湖與下湖大部分的環湖步道,外加了包含在門票的一程扁舟和一段電動遊園車。
告示牌上建議的時間是4-6小時。4小時是指一般不休息的趕路,6小時則可以停下來拍拍照、吃頓午飯休息。
像這樣大小規模的瀑布,在台灣的郊山就很多了,
如此清澈的深潭,宜蘭的福山植物園裡也舉目可見,
如果說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
那麼台灣的山間廟宇林立,不缺神明,溪邊有土地公坐鎮,靈氣更旺,
卻乏人問津,只有陸客們最捧場。

六個小時的健行,看到了四多
水多,林多,魚多,人最多,
詭譎多變的景觀,有如女孩捉摸不定的心思,喜怒無常,
有時心如止水,大方的讓人清澈見底,
有時又嘶聲怒吼,激起白浪,
大瀑布、中瀑布、小瀑布,聲聲劇下,
或許她是在抗議人們的入侵,用木棧道將獨立的十六個湖串聯起來,大量的遊客,讓他們失去了隱私與自由。
木棧道無法延伸之處,人龍繼續靠著船與巴士串聯起來。
穿過重重溪流,早已分不清楚眼前的是地圖上的哪一座湖,走在參天的林道,遊客們前胸貼後背的路上,少了松鼠、鳥鳴與猴子嬉戲,變覺得沒有森林的氣息。
下午四點走出了國家公園,六個小時的步行後,十六湖並沒有在我腦海中留下特別深刻的記憶,
清澈的湖水,只能觀看,像是水族箱隔著玻璃看世界,讓人覺得距離十分遙遠,
森林裡充滿爭先恐後的人群,與在遊樂園裡盤旋沒有太大的差異。

回Split路上,除了司機C.W.Chen與我導航外,全車睡成一片,
爸爸醒著,是因為心裡有將大家平安載回家的責任,我醒著,是想多看看沿路的風景,
如果你問來克羅埃西亞不去十六湖會不會遺憾,我會回答完全不會,就像台灣有太多比阿里山日月潭美的地方,卻不必人擠人。

大家都去的景點,通常不會是太差的景點,
網路上所說的必去、必遊、必買,往往都是別人的心得,或者參考別人心得所臨摹出的心得,
最美的景點,就和人生的目的一樣,往往需要很長時間的探索,
每個人應該努力找尋自己最喜歡的生活方式,然後執著的去追求。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