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行者有疆 天地無涯

有一天,朋友問我:「你經常四處旅行,是否有環遊全世界的計畫或夢想?」
我理一理思緒,回答道:「沒有,這無關經濟是否許可,也不是體力不充足,冒險精神也不缺,時間隨時都有。」
「環遊世界是很多人旅者的夢想,為何不想嘗試看看?」

這回到了最根本的問題:「旅行的目的是什麼?」

孩提時,期待著爸爸帶著我們旅行,尤其是一周以上的長途旅行,車上總是擺滿了平常吃不到的零食,到不同的地方,都有叔叔阿姨陪我們玩耍,給我們糖吃,買玩具給我們,旅行在小孩眼中,是禮物滿載的美好過程。

上了國高中,期待與家人出遊的心情依舊,屆時可以把段考模擬考通通拋在後頭,把全部用不著的知識還給老師,旅行成了逃避課業的最佳工具,雖然回來之後,一樣得繼續面對繁重的課業,為升學而低頭。然而,相隔二十年後的今天回頭反省,當時旅行所學到的東西,遠比那時在學要填鴨所學的更加的受用。

上了大學,開始與同學們上山下海,那年代以"出遊"的字眼代替旅行,以現在的角度來看,當時的出遊實為克難,出遊的過程中,無形中學會如何與人分工,如何有效運用資源,以及在群體中如何找到志同道合的人。
此時,旅行的意義莫過於建立起朋友間的情誼。當時一起出遊的同窗,即便畢業已十四載,至今依舊有聊不完的話題。

外島當兵,假日弟兄們全湧進了網咖,我一樣不放棄旅行的機會,常常一個人搭著公車或計程車悠遊在島上,我體會到獨自旅行的自由,即便在比台北市還小的金門,只要願意踏出一步,也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天地,在獨自旅行中看到自我。
那時,旅行教我聽從自己內心的渴望。這一路驅使了我在退伍後,一個人,一個月,一台車,從紐西蘭頭開到紐西蘭尾。

英國留學,我像落入了另一個時空,太多的美景來不及全部收藏,太多的情感難以記錄,我見識到許多以前不熟悉的人事物,我逐漸體會到,旅行不一定是去了很多景點,拍了多華麗的相片,生活方式的轉變也是一種風景,另一種旅行,而且是一種風景明信片和臉書上找不到的風景。那時,旅行讓我看到天地的遼闊、自己的渺小。

工作後,有了充足盤纏作後盾,就更加的隨心所欲,開始涉入主題的旅行,比方逛博物館
、騎單車、跑馬拉松、登山健行、滑雪、烹飪等等,這些活動中都涉及了一些專業,我看到各種不同的生活態度,新鮮的生活方式,如此多樣化的人生令人心動不已,
可惜,上班族一年的特休與年假有限,體驗不同生活顯得格外奢侈。

歲月不待人,我認知到旅行的真面目,其實就是追求生活的意義本身。

在台灣,很多人將旅行和玩樂畫上等號,尤其是請假去旅行時,大家總認為我又要黑皮去了。
他們說的沒錯,每次請假回來,他們只注意到身上黑了一層皮,卻忽略了我腦袋中滿滿的收穫。
旅行前,花很多時間搜尋自己感興趣的主題,旅行中,打開全身感官接受外界的刺激,旅行後,將旅程沉澱後寫成遊記。幹這些活不比上班輕鬆,獲得的經驗對職涯發展也沒有直接相關。上班的心得可以洋洋灑灑寫在履歷上,而旅行卻是牽動著我的思考,影響我一舉一動的老師。

我對旅行的看法,就好比玩著一塊世界的大拼圖,可以選擇一口氣將五大洲全部拼湊完成,然後宣稱自己完成環遊世界的壯舉,然而這樣勾勒出的世界,宛如一幅模糊不清的拼圖。也可以選擇分成很多次逐一的將世界板塊完成,直到走不動或是錢花光的那一刻為止。圖案雖然清晰不少,卻也只看到圖案本身的表象。
插旗畫板塊的旅行,並不是我所追求,所以稱不上是什麼夢想。

因為我明白,就算廢寢忘食,每天24小時不眠不休的玩這拼圖,
頂多是將世界的輪廓多看清楚一點點,佔世界面積僅萬分之二的台灣島,都還沒人有把握說自己對台灣瞭若指掌。行者有疆,天地無涯,人們用短暫的歲月,有數的財富以及有限有體力,去體察無涯的地理疆界,抽象的時空疆界、多元的文化疆界、還有高深莫測的人心疆界,便是永難達成的夢。
最終,拼圖完成了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從混沌中,尋尋覓覓摸索出方向的歷程。
於是,沒有人能真正環遊世界,我們只是藉由眾多旅程,漸漸地將生命的嚮往變得清晰,然後一步一步的朝它邁進。追求生命嚮往的過程,可以是在工作中追尋,可以從孕育後代中獲得,而旅行只是眾多方式中的其中一種罷了。

我所能期待的便是每一步的旅行,都讓我離更好的自己近了一步,如此爾已。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花蓮太馬加油團

「有志者事竟成」這句話,只對了一半。否則世界上就不會存在「有志難伸」的遺憾。
小從參加國家考試、國手選拔,大到經營生意、成家立業。
世界上幾乎所有事情都有門檻,就連想做發財夢,口袋也要有50元現金去買彩劵。
於是,在高談闊論如何開啟成功之門前,先要看看自己手中是否握有入場劵。
參加馬拉松競賽也是相同道理,尤其是世界知名的賽事。
太魯閣馬拉松與萬金石馬拉松,自從成為國際賽事後,猶如由麻雀變鳳凰,想拿到張入場劵簡直比跑完比賽還要困難。從早期的的上網搶票,發展到現在的電腦抽籤,跑者每年都在擠這道窄門,雖然公平,但全憑運氣。
今年的太魯閣馬拉松,我一口氣約了所有家人參與,一共十張籤,樂觀預估若一半中獎,便有五位足以成行,孰料開獎當天,僅得到兩張正取的門票,而且是參加意願最低的妹妹與大為,其餘的人連候補的機會都沒有。失望之餘,我問妹妹,你們還要跑嗎?
「難得的好運,如果不跑,豈不太浪費了!!」妹妹回答。
但她繳交報名費後,沒做任何練習,直到比賽來臨的那一天。
花蓮太馬加油團所要分享的,就是看看兩位平時忙得不運動的都市人,參與路跑賽事的經過。
退休多年的爸媽、自由業的妹妹以及自己當老闆的大為,在大家還在工作的星期五就從台北動身,一路吃到花蓮。比賽是星期六大清早起跑,對於許多在職的外地人來說,請假成了必然。所以我和Polly只好星期六一早前往太魯閣與大家會合。
雲霧繚繞的山腳下,選手們排隊寄物,這些參賽者各個是命運中選的幸運兒,能夠在峽谷中奔馳、揮灑熱血可說是人生一大享受。
起跑聲響起後,隊伍像是傾巢而出的螞蟻雄兵,朝著太魯閣峽谷挪移著,
也似奔放的血液,流盪在狹窄的的中橫公路上,一年中就這麼一次,中橫將路權借給了行者,多麼壯觀的景色。跑者呼吸著無內燃機的清新空氣,欣賞著大地的鬼斧神工,這大概就是花蓮太馬最迷人之處吧!!

路是動物走出來的,人來了將路拓寬,然後逐漸被交通工具佔領,
台灣原本是野生動物的天堂,原住民把動物們獵來吃,接著原住民又被漢人趕到山上,
只是無論如何,山一直都在,大家都只是這裡的過客而已。

妹妹花了1.5小時順利跑完12公里,大為亦在2小時左右完賽,
這是他們人生第一個12公里的賽事。
沒抽中參賽名額的C.W.Chen夫婦亦沒有閒著,雖然他們在場邊看的腳很癢。
會腳癢而不是喊累,表示他們已經是行內人。
他們熱情的與在地原住民教練團們交陪,豪爽的教練一口氣就答應明年替我們保留太馬參賽名額。爸媽覺得這是很好的機會,我個人雖然很參加意願很高,但實在不願意當"馬拉松蟑螂",因為過多不公平的保障名額,會排擠了按部就班上網登錄抽籤的跑者。
妹妹說跑到最後,幾乎有一半人的是用步行完成的,平常沒有運動的她慢慢的邊走邊跑,名次居然還在前百分之五十,聽起來好像很不賴,但如果仔細思考一下,這不是個好現象,反而凸顯出台灣人一窩蜂盲目的追求潮流而已。

跑馬拉松是項高耗能的運動,不見得適合所有民眾,許多參賽者日常沒有長跑的習慣,到了比賽當天,為了抵達終點線而折磨身體,如此對健康沒有益處,反而傷身。
況且,對於運動員來說,沒練習就上場,對於比賽本身是一種不敬的態度。

我們不難發現,台灣每年舉辦超過700場的路跑賽事,
但真正能跑上國際舞台的選手,屈指可數。
實際受惠的,是掀起風潮的運動用品廠商。
登山、露營廠商也是循相同模式在吹捧著.........
我問妹妹與大為:「你們是否享受路跑的過程?」
「沒有,我比較享受接下來的美食的行程。」
當晚,C.W.Chen為了慶祝他們完賽,在花蓮賴桑辦了一桌澎湃的海鮮料理。
對我來說,能夠輕易享受著路跑及爬山的過程,卻很難體會滿桌料理的美味,
對妹妹而言,跑步爬山卻是苦差事,吃美食的時光才是快樂的。

自己認為美好的事物,很可能是別人眼中的災難,
妹妹與大為願意走出戶外,參與馬拉松賽事,已經是非常難得的舉動了。
就算是親人,在興趣、智商、理念、志向都有很大的差異,
我們能做的,就是將自己認為快樂的事物分享給周遭的人。

若硬是要將家人全都箍在一起,只是辛苦了大家。
人與人在一起,做大家都喜歡的事,快樂就會加倍。
一廂情願的驅使,自己得到快樂是從別人的痛苦中獲得,並不是長久經營之道。
於是,能夠與身邊的人聚在一起做喜歡的事,便是生命中最棒的事情了。
尤其在這資訊爆炸,社會朝多元化發展的年代,找到志同道合的人更顯得難能可貴。只是同事不合,朋友不歡,再找就好了,親人,不是說換就能換的。
我寫旅行箱的初衷,就是讓親友們能夠找到更多生活樂趣。
年紀越長,大家各自發展出自己的興趣,發展出自己的人生觀,有各自的現實要面對,還有理想要追求。走在親不知子斷崖峭壁上,進步的工商業社會,讓險峻的地形不再阻斷人與人的隔閡,可惜,讓人心越來越疏遠的,也是這個日新月異的社會。

爸媽時間充裕,金錢無虞,身體無恙,可謂人生頂峰,但不久將來也得面對一路的下波。妹妹走在音樂的康莊大道上,大為心繫公司,務實的兩個人,能走出塵囂,忙裡偷閒離開工作崗位,已是難得之舉。我和Polly四海遨遊,同時為財富自由之路做準備,不得不和時間賽跑。
此刻,我們能夠相聚在雲霧繚繞的東海岸,是上輩子積來的福份。
台灣最後一塊淨土上,人們得以在看不見的時間裡過生活,
這裡不必在24小時的鐘錶時間奔忙,可以用心體會時間發展過程的軌跡。
有時為了守護自然生態環境,有時為了延續傳統文化而忙碌,
這樣的忙無法以分秒計算,也不是一般人所能看見,更無法用世俗的金錢去衡量。

我在這些藝術家的身上,體會到了無用之用的大用。
媽媽來到花蓮,可能因為過度開心,不小心遺失了皮包,
隔天警察叔叔就來電說皮包被好心人撿到,送到警察局,
皮包裡所有證件、信用卡及現金7000元,一點都沒少。

花東,真是個適合人居的好所在。

2017年10月15日 星期日

潸潸雨,跑三星

眼睜睜的看著2017走到了第四季,今年卻一場路跑賽事都沒參與到,體重一直維持在65公斤上下震盪,腰上就和大部分的同事一樣,掛上了一圈肥肉,上頭誠實的紀載著任職的年資。公司太過油膩的團膳可能是良好的藉口,但其實大家都明白,長期將屁股黏在椅子上,才是養成肥胖的最佳溫床。七月份參加雲朗太魯閣馬拉松抽籤槓龜後,再翻開跑者廣場,今年的幾大賽事報名都已截止。

既然跑不了馬拉松,就邀大家一齊跑趣味的吧! 只有三公里的三星公益路跑,今年已邁入第13個年頭,不同於台灣大部分的路跑以觀光或營利為目的,三星公益路跑將所有參賽者的報名費捐贈慈善團體,基本上多多益善,不會有報名名額限制的問題。三公里的距離、100元台幣的報名費以及公益為號召,我三位同事在我鼓吹下姑且報了名,我和Polly也是頭一回報名參加。
舉辦戶外活動,最怕的就是天公不做美。十月份的台北像是中了另一場梅雨季,不停歇的下了整星期的雨,城裡道路被刷洗的異常乾淨,市民們的全身卻被雨水泡得軟趴趴的。
路跑當天清晨,老天爺並未網開一面,雨水從白色穹蒼直直的落,風也飛過來湊熱鬧。
市政府前廣場地上,積了一攤攤的水坑。
起跑前三十分鐘的暖身運動,看不到萬眾齊聚的意氣風發,只見打著傘瑟縮的零星跑者,
還好,主持人不間斷的添加爐火,讓情緒慢慢地升溫,終於在起跑前擺出了熱鬧的態勢。
原本和我一起報名的同事們因雨全缺席了,反而是已離職的同事帶著家人不畏風雨鬥陣參與。
這點非常容易理解,路跑有如化學反應,對於平時沒運動習慣的人,就像很鈍的分子,要在(1)假日 (2)早上0630 (3)雨天 (4)冷天 (5)跑三公里,以上五項條件下反應,需要極大的活化能催化,所以自然發生機率很低。
相反的,熱衷運動的人,就像是活躍的分子,再不利的條件,都無法阻止反應的進行。
平時不運動的Polly,終於高抬貴腿。我們跟著人龍,身體還沒暖完,就已經回到終點。
其實,雨中跑步並不浪漫,卻是件讓人舒暢的事。灑在身上的雨水帶走運動產生的熱氣,維持著舒服的體溫,讓人不由自主跑得更遠。
只是在運動前要做足暖身,運動後要記得做好保暖的措施。
終點,主辦單位製作了各式的舉牌供跑者照相留念,
同時,好幾位世大運的英雄們,在會場幫大家加油打氣,並供大家拍照留念,成了最有力的代言人。
完賽禮是一瓶水和幾隻蠟筆,沒有紀念獎牌與獎狀,更沒有豐富的補給品,
下回,乾脆連衣服也甭發了,愛路跑的人自然有穿不完的路跑衣。
主辦單位將所有節省下來,一共兩百萬元的報名款項,全捐給了家扶基金會。

一場路跑,創造了三贏的局面。
三星建立了服務社會的正面形象,家扶基金會得到了跑者們的捐款,跑者們則獲得健康的身體。

走回家的路上,我思考著路跑的意義,這十幾年來,驅動自己跑步的目的究竟是甚麼?
我不忘初衷得只為了獲得那股跑步完通體舒暢的快感,以及培養自己雲遊四海的體力。

可惜,社會並不會因為我一個人跑步,或者一大群人跑步,而變得更美好,頂多長期來看,節省了些醫療資源。
參加無數場路跑賽,每次繳上千元的報名費,得到了整堆的毛巾、路跑衣與獎牌,運動品牌高明的行銷手法,讓參賽者不自覺掉入了消費陷阱,買了堆無用處的商品回家,這些路跑賽不實穿的Adidas、Nike、Mizuno與Asics, 很多連一次穿都沒穿過,就被我送進舊衣回收箱中。

能夠跑完馬拉松,可以花千元鈔票參加路跑,代表我們健康上無憂,經濟上有餘,
參加公益路跑,把原本餵養財團的報名費,給了需要幫助的社會弱勢。
我相信善心也像跑步一樣,
看似不起眼的每一小步,累積起來就是一場馬拉松。
一點點微不足道的愛心匯聚起來,就是一股感人肺腑的暖流。

三星公益路跑,是我跑過距離最短的路跑活動,卻讓我對路跑的意義有長遠的想法。

台北馬拉松對不起,我從此要轉戰別台了!!

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

五芒金星冉冉升 (5) - 西貢烹調

參加料理課程,已經成為另一種了解在地飲食的旅遊方式,去年在曼谷體驗過一次之後就愛不釋手。
然而,越南的料理課程的選擇不像泰國發展成熟,西貢提供類似烹調的店家不多,透過專門推廣世界廚藝課程的平台Cookly,預訂了越式料理的半日課程。
這間位於第一郡的鴉片西貢烹飪課程(Hoa Tuc Saigon Cooking Class) ,本身的主業是經營餐廳,料理課程算是餐廳的副業,網站卻做的非常的生動。餐廳之所以會取名為鴉片是因為這棟建築是由以前提煉鴉片的工廠改建而成。課程採小班教學制,一班人數大約十五人左右,我們這一班台灣女生就佔了一半,另外還有比利時、加拿大以及韓國的朋友共襄盛舉。
當天一大早0845,所有學員就在濱城市場集合,主廚Oanh身著白色的Polo衫,帶著他的助理以及我們認識越南料理的基本食材。走入市場,心理原本預計會腥味沖天、老鼠滿場跑、蚊蠅滿天飛的情況並沒有發生,反倒是眼前的食材,真真切切的讓我上了一課,從魚販到肉販,從蔬果到乾貨,一切都是那麼新鮮,出乎我想像。
海產從活跳跳在水裡游的、斷氣被剖腹的、到外殻都剝好的任君挑選,十月正好是螃蟹盛產的季節,一隻隻排列整齊,眼睛睜得大大的螃蟹,哪裡都去不了,待價而沽。
肉舖的模樣與台灣傳統市場內的肉攤相類似,一條條不同部位的肉塊用掛勾吊在攤上,連木棧板、片刀與磨刀石都是那麼熟悉。只不過有兩攤專賣內臟的肉鋪讓我大開眼界,走進試場之前,我以為中國人什麼都吃,但在攤位上我居然看到從沒見過的食材。除了見過的耳朵、舌、腦、肝、肺、腸與血外,連牛的好幾種胃、卵巢和子宮都有在賣,可謂物盡其用呀。
Oanh接著說,其實越南人吃也貓肉、狗肉與蛙肉喔。
青菜與水果種類和台灣差不多,越南竟然也有嚼檳榔的習慣,只是他們的檳榔又大又硬,嚼起來應該很費勁吧。可惜目前在西貢還沒有看過霓虹燈閃閃的檳榔西施,真想和越南西施買顆越南檳榔嚐嚐。逛過一攤又一攤的乾貨區,集大宗是賣給觀光客的咖啡豆,但吸引我目光的是越南發展出各式的米類製品,統稱越南粉,依照粗細與米類不同有好多越南粉的選擇。另外,拿來包生春捲的米紙,也有很多不同口味。
米紙稱為Rice Paper無誤,但河粉卻稱為Rice Noodle,而不是River Noodle。在台灣稱作米粉的食物反而是綠豆做的。
市場參觀大約一小時,接下來的三小時就看大家的廚藝了。
為了節省時間體力,打了三輛計程車,Oanh將大家帶回餐館,開始今天的烹飪課程。
今天我們要親手做的三道料理分別是生春捲、小卷河粉沙拉以及陶燉椰漿雞。
為了服侍我們這群菜鳥廚師,除了Oanh老師外,還有另外三個幫手在廚房裡忙進忙出,打理我們的一切。第一道菜生春捲是入門級的餐點,我們的工作就是將桌上準備好的蝦子切半挑腸,再將其他的生菜依序排妥捲起即可。成敗關鍵在於這面米紙,沾得太濕時會皺成一團,太乾時捲起會破裂。
製作小卷河粉沙拉可就沒這麼偷懶了,大家先到廚房裡一面下河粉、一邊炒小卷。
花費了不少功夫在調醬料與製備用來裝飾的黃瓜、番茄和蔥。
因為沙拉味道的精隨在於醬料的調製,而靈魂則時出自於擺盤,
這道料理運用了魚露與羅漢果來提味。
陶燉椰漿雞的做法很像台灣的三杯雞,只是多放了椰汁在裏頭,
其餘大量的薑、蒜頭、魚露、糖以及九層塔都跟三杯雞類似,而紅蘿蔔只是用來點綴用的。
課程大約在兩點結束,流程的步調恰到好處,份量也剛剛好,最後,Oanh頒發每人一份結業證書,裏頭並附上今日的食譜,以便回家後複習,做給親朋好友吃。倘若要我在家裡按照食譜併著記憶再做一遍,我想還是去越南餐館交給專業的比較實在。

如果觀光客來台灣,想體驗台式烹飪,有什麼容易上手的菜單能夠端上桌呢?
菜圃蛋、麻婆豆腐、蒜泥白肉在配上蛤蠣湯大概是我能想出的點子了。

體驗過自己烹調越南味後,到外頭餐館吃起來份外能產生共鳴。

像是這間人潮絡繹不絕的BEP ME IN,是Polly說網路上評價很高的一間越南傳統小吃。
我們點了牛肉河粉、牛肉生春捲與烤肋排,味道只能算普普,兩人卻吃了七百多塊台幣,在西貢算是非常不平價的。後來發現坐在店裡用餐的客人,說著各國語言,講中文的也不少,全是照著網路上資訊來嘗鮮的觀光客。
為了吃到更貼近在地的口味,我們拿著第一天Eric與Kiara給的錦囊寶典,按圖索驥。
Thuan kieu是一間連鎖的平價自助餐店,我們入座時,就遇到了難題,菜單上全是看不懂的越文,服務生也不知道如何和我們溝通,只能用比手劃點餐,還好食物都在櫥窗內,指指點點大約能理解,看到許多肉類可選,想說點個貓肉或狗肉嚐嚐,只怪自己語言不通,只好作罷。Polly點了經典的排骨飯,我還是很努力的點了青蛙飯。蜜汁口味甜甜的,非常推薦。
越式三明治(Bánh mì)是另一項經典越南料理,這間Huynh Hoa就在飯店附近,下午兩點半才開始營業,剛開門就出現排隊的人龍,有人一買就是十條。Bánh mì裏頭包的是肉類的加工製品,包括了肉鬆、肉醬與組合肉,應該不是太健康,但是通常不健康的東西就是好吃。
一條才50元台幣,拿到飯店裡用盤子盛裝,有了更好的賣相,再搭配飯店的下午茶,根本忘了一個多小時前才吃完燒肉與青蛙飯。
第一天跟隨Eric和Kiara挑戰吃路邊攤成功後,我們對路邊攤的衛生產生莫名的信心,也將觸角伸進的夜市。濱城市場白天是市場,晚上周圍就成了夜市,頗似以前台北的士林夜市。
夜市的衛生條件比想像中好很多,沒看到鼠輩昆蟲爬行,先是嘗了老奶奶的麻辣河粉湯開胃。
接著是海鮮大排檔Hai Lua,和台灣夜市相比,越南夜市最大的優點是腹地寬敞,於是不會出現遊客擠沙丁魚的情況,小偷比較無機可乘。而且用餐不需排隊,坐下來後可以恣意的享用,不會有翻桌的壓力,就算是觀光夜市,菜單上圖文並茂,價格也是明確合理,不用擔心被敲竹槓 (不像義大利和西班牙的夜市會利用語言隔閡乘機剝削外地人的不好經驗)。
蝦子是越南的強項,繼昨天與Dean在餐廳裡吃了蝦蟹餐後,今天在夜市又吃了一鍋鮮蝦火鍋,今天上桌的看起來是草蝦,走真材實料風格,兩個人能吃得很飽足。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即便在夜市裡,廚師一樣穿著白袍戴廚師帽,服務小姐穿著整齊的制服,雖然語言不是很通,但流利且面面俱到的桌邊服務,從上菜、剝蝦殼到清理桌面,是在台灣或是歐洲從未體驗過的。
喝下一瓶西貢啤酒後,出現了醉意,我踏著蹣跚的腳步逛著夜市。
越南是世界名牌運動服飾製造的大本營,夜市自然成為世界各大名牌的戰場,斗大的Under Amour、Nike、Adidas、The North Face衣服讓人眼花撩亂,以不到市面半價以下的價格兜售,有些一眼就能辨識粗糙的質感,但是些品質已經達到幾可亂真水準,
模仿是創造之母,韓國和台灣也是這樣從代工、仿冒、創新一步一步的走過來的。

我在一間名為銀杏(Gingo)的服飾店停了下來,裏頭賣的是越南人自己設計的T-Shirt,高質感的材質勝過許多國際知名品牌。很高興看到越南,開始嘗試著走出仿冒的老路,
我買了一件短T紀念,是這次旅行中唯一的紀念品。

2017年10月9日 星期一

五芒金星冉冉升 (4) - 西貢散漫

身為自由行的觀光客,來到越南有兩件事情特別享受,值得品味。
第一個是適應面值大到難以衡量的貨幣,物價卻恰恰相反的低廉,
另外一個要接受眼前川流不息的街道,卻過著意料外緩慢的生活節奏。
新台幣來到了越南,變得格外的有分量,就像歐美人士來到台灣,覺得他們的貨幣很沉一樣。趁著個機會,我們拔起新台幣上的十張小朋友,在機場的換錢所,像孫悟空一樣變成上百隻的胡志明。當然,越南人除了任胡志明外,在飯店與觀光場所,富蘭克林、傑克遜、林肯和華盛頓也很受歡迎。從機場到市區約五十分鐘的接駁巴士,單趟只要一美元就搞定。

上回跟旅行團來越南,住的全都像是Pullman、Novotel、Intercontinental等國際知名星級酒店, 一晚住住含早餐動輒六千台幣起跳,儘管環境服務設施以及餐食,每個流程與細節都有SOP嚴謹的規範,可說是沒得挑剔,唯一缺少的就是融入在地特色,一種無可取代的親切感。於是,當自助旅行可以自由選擇住宿飯店時,經驗告訴我,選擇本地出資的旅館,一方面能提供較道地的服務,留下較深刻的回憶,另一方面也將消費留在當地,而不是流進了跨國財閥的口袋。
這次訂了Alagon集團的一間四星級飯店,Alagon在胡志明市有五間關係旅館,按照價位不同區別客群,我們選擇低調,又隱含些許精品風格的Alagon D'antique Hotel & Spa。五日的西貢散漫就是圍繞著這間旅館所鋪陳的悠哉旅程。
Checki-in後,就飯店櫃檯旁的那台膠捲留聲機給吸引住,看似個裝飾品的它,當黑膠捲上膛後,用著極緩慢的速度流出沙沙帶有雜質的音符,道出了舊時光的韻味,搭配上西貢徐緩的步調,真是恰到好處。
房間內的四壁簡樸優雅,色調柔和卻又明亮几淨。室內有一半地毯一半磁磚,是項聰明的設計,尤其在午後雷陣雨旺盛的季節。如此對於房客來說提供了放鞋子雨傘的空間,對於飯店而言也便利於清理。牆上電視屬自動感應系統,插入門卡後自動開啟迎賓樂曲,是個很獨特的點子,每當音樂聲響起,心理便喚起回家的感覺。
每天房間清理過後,床上就擺著一對越南娃娃的鑰匙圈的小紀念品,非常可愛。幾天下來一不小心就蒐集了三對不同款的越南娃娃。
通常飯店拍的視頻內容,都會讓人覺得太過於美好而不切實際。這次,我們真真切切的以平民的價格,享受到了視頻裡介紹的服務。在Check-in時,房卡內附著一疊禮卷,包含兩人每天的早餐、下午茶以及按摩,一晚只要四千台幣左右。
來到西貢,一天到晚吃河粉。光是河粉的種類就多的數不清。
飯店裡早餐也有現煮的河粉湯與現煎蛋。早餐光是這兩樣就填飽我們的胃了,
一般的西式大陸早餐區,總是沒有機會好好品嘗。
Polly倒是也吃了不少水果,越南的特產嘛。
下午茶時光更是在西貢的美妙回憶之一,雖然有一點慵懶,有一點不健康。
有兩天的午後,回到飯店裡。前有甜品熱茶奉,後有鋼琴奏,外頭正轟隆隆的下著雷陣雨。
來用下午茶的多半是來度假的情侶或夫婦,讓整間餐廳充滿了悠閒散漫的風情,
當然,看到不少亞洲面孔的情侶,相對面坐著卻各自玩弄著掌上的手機。
甜品的種類因日而異,至少我們來的兩天,服務生端出完全不同的菜色。
下午茶是沒有分量限制的,可以一直續盤,吃到過癮為止。
避免上個月土耳其的貪食悲劇重演,從那之後我都小心地呵護腸胃,吃八分飽就好。
茶與咖啡兩者皆為越南農作物的強項,台灣絕大部分的手搖茶飲原料也都從越南進口。
來到西貢,Polly便想朝聖一下在地的咖啡與茶品。於是,沒有在飯店裡吃下午茶的日子,我們就找喫茶館或咖啡廳讓腳歇息。
Càfê RuNam 是間走古典風格的下午茶店,越南僅有三家店,兩間在西貢,另一間在首都河內。照片中這間是在高島屋百貨內,鑄鐵造型的店面,像座大鳥籠。當天因為流汗口渴,所以沒有點甜品。我那杯看似奇異果汁的冰沙,味道果真奇異,又酸又甜將我的舌頭搞得暈頭轉向的。
高地咖啡(Highland Coffee)與中原咖啡(Trungngyen)堪稱咖啡界的兩大代表。就像星巴克咖啡在台灣一樣,走在街上想錯過都難。走進飯店附近的中原咖啡,店裡的客人穿著隨興,悠哉的看書讀報,看起來像當地的白領階級。有別於星巴克的速食遊戲,店員端上桌的是用馬克杯盛好的咖啡,中原咖啡給的是一個裝了咖啡粉與熱水的滴濾壺,喝到咖啡前先得眼睜睜的看著咖啡像沙漏一樣,一滴一滴的落入杯中,據說這是承襲法國人的咖啡喝法。
飯店隔壁轉角就是專賣咖啡與茶品的福隆咖啡(Phuc Long)。
福隆咖啡在西貢有很多分店,是本地人與觀光客都喜愛的連鎖茶飲店,每回路過幾乎沒有看到冷場的時候。這回我們品的是奶茶,儘管沁涼順口,甜度卻讓人不敢領教。
越南的咖啡或奶茶加的是煉乳,而一般煉乳的含糖量是40%!!
下午茶時光,補充了些許熱量,也消除半天的疲勞,
飯店每日提供的全身按摩,則是讓人通體舒暢、神氣活現的大補丸,
在這之前,我從未對於按摩如此著迷過。
每天剛好遇到不同的按摩師,從頭頂按到腳趾的穴道,技術各有巧處,我的肌肉和骨頭被揉得軟酥酥的,而Polly最喜歡的是用熱石在背後滾動的招式。
這幾天樓頂的泳池剛好在做年度例行的保養,阿兜仔們全圍泡在酒吧旁的按摩池聊天,
我們從第一天就說要去泡,可惜前幾天晚上回到飯店都已夜深,終於在最後一天,給了水療池按摩的機會。當晚在池中,遇見個兩位來自內地在越南經商的年輕人,充滿著朝氣,他們努力工作賺錢之餘,也懂得享受生活,他走過越南大江南北,告訴我們越南還有好多值得一去的地方。
說到外派,Polly的一位大學同窗Dean已在西貢的日商深耕五年之久,這次聽說我們要來西貢,十分熱情的邀請我們吃飯,與我們分享外派生活的酸甜苦辣。
Dean帶我們去的,是越南的外資常去的海鮮餐廳,以華人和日本客人為主,他說越南以蝦類養殖聞名,品質佳,主要外銷歐盟與日本。翻開菜單,主要以各種蝦蟹類的料理為主。
我們嘗試了各樣的蝦料理,配上西貢啤酒,真是暢快!!
其中有一道燒酒蝦,服務人員在大家面前,將活蹦亂跳的蝦子放在透明的鍋中,淋上米酒點火,即便有堅硬的外殼,瞬間被火紋身,燒成紅通通的熟蝦。
我不明白這表演有任何意義? 如果是為了討好饕客,我並不覺得看了有愉悅之喜,只是覺得這樣玩火的服務生有點危險爾已。
餐後我們搭計程車來到了熱鬧的阮惠街(nguyen hue street),
人潮密布的週休假日,乍看之下和平常的台北東區百貨沒太大差別。
越南實行工作六日,周休一日,週日假期是大家能夠喘口氣,犒賞自己的短暫時光。
逐漸重視生活的台灣社會,已經回不去高工時的循環,於是我很佩服土生土長的Dean能夠在這塊土地上,一熬就是五個年頭。
我們走進了咖啡公寓裡的一間部屋,挑了陽台的位置,看著熙攘往來的人群,繼續聊生活與工作。Dean堅持想點杯礦泉水,在Polly的慫恿下才點了黑咖啡,
Dean說越南的飲品充滿人工添加物,水質也是生菌數超標。
西貢表面上不斷在進步,但基礎建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Dean已經能說日常生活越南話,我問他會不會想在這裡落地深根,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公司給他們優渥薪資福利,在富美興都市計畫區幫他們承租公寓,上下班有計程車接送,每年有固定六張返台機票與假期,他們將青春奉獻給公司以償。他說趁著年輕能操,於是將所有精神與體力投資在職場上。我相信依他的態度,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很好的工作,也能兼顧好的生活品質。
不知為何,Dean讓我想到越南來台灣的移工,他們都是族群裡較勇敢的一群,拿著自己的歲月換鈔票的典型寫照。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他們財富的背後,都有讓人辛酸的一面。
旅程的最後一天,去機場前的一小時,我坐在公園的長椅上,聽著這位日本大叔,深情地唱著故鄉的歌曲,將思念化成音符,迴盪在我耳間,
從來不懂鄉愁是啥物的我,這下子突然明白了。
敬所有為了夢想,勇敢飛翔的人們。

五芒金星冉冉升 (2) - 西貢漫騎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