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盛夏的練習曲(3) - 山海之歌 D6-D8

環島九天中最精彩的一段,同時是台灣山海風景的精華,大概就是從車城繞上壽卡,下到花東縱谷的這幾日了。有團員將第六天的壽卡天堂路,比喻做環島之行的期中考,而花東縱谷的如沐春風,像是談戀愛般的甜蜜。對我來說,有路就騎,有花就賞,平常心面對每一段騎乘時光。我發現騎到第五天,雙腿已被曬成明顯的兩截顏色,大腿上股四頭肌的線條也出更加明顯。
從牡丹鄉的石門國小開始連續蜿蜒的山路,地心引力考驗著騎士的腿力及毅力,上坡路段,領騎小黑要大家按照自己的體力,用最舒服的速度騎乘,不需要跟車,於是隊伍拉的和山路一樣長。體力好的人用踩的、肌力差一點的用蹬的、真的踩不上去的下車用牽的,只要有毅力,人人都可以上的了山,只是心情、快慢有別爾已。
我們是車隊,體力最好,騎在最前頭的人也要等最後一個人都到齊,才會繼續往下段目標前進。
大家騎在相同的道路上,每個人踩著不同的回憶。
有人帶著孩子,來一趟獨特的親子旅行,
也有人手足情深,一路上相互照應,一起加油打氣。
當然少不了臭氣相投的三五好友,為環島寫下友情的章節,
以及更多為了實現自我環島夢想的人們,因為這次環島中而以輪會友,
可是,也有人被大人硬拖出來,滿臉怨氣的小朋友。
不論年齡,無關性別、宗教黨派、國籍或貧富,大家靠著自己的雙腿,相繼登上南迴公路的最高點。不知道是喝了主控為我們準備的蜂蜜,還是達成了自己心中的目標,這一刻,大家都笑了,在陽光的輝映下格外的燦爛。
上天是公平的,剛才努力上山積累的位能,在下山時刻豪爽的還以動能。
看著時速不斷的飆升,充當避震器的雙臂,因為久震而發麻,比起上山,下山需要更大的專注,地上的坑洞,過彎時的積水,都有可能讓人摔的遍體麟傷。
當下滑動能不再,表示我們已經滑到了台灣的東海岸,騎士們在太麻里為自己的平安越嶺喝采。
婆娑的太平洋在我們眼前跳舞,好想衣服一脫,跳入她的懷中。無奈人造的消坡磚與柏油路,將山與海一刀兩段切的徹底,藍與綠出現了條大鴻溝,因此沒有了交集。
投宿在卑南鄉知本溫泉當晚,我既沒下泳池也沒去泡湯,入境隨俗,來到原住民的地盤,自然少不了飲酒作樂。飯後貓與Sigi備妥了醇酒相邀共飲,或許是因為興趣相投,可能因為彼此沒有利害交集,談笑之間,我們忘了幾天前大家仍是一群陌生人,騎了台灣半圈,已經是可以談笑飲酒的好夥伴。
說到喝酒,韓國女豪傑的好酒力更是值得記上一筆。我只是小酌片刻,只因不想宿醉而錯過明天最令人期待的縱谷騎乘。
微風吹過原野,吹得稻穀的香味四處飄散,但偶爾也會飄來肥水的騷味,路旁彎著九十度腰的稻穗,像是在向我們這群環島勇士們致意,粒粒飽滿的稻穗,我甚至可以停下來,用雙手去撫摸,去感受它的溫度,在都市裡,看到的都是它放在電鍋裡後的模樣。
田邊收割機涮涮的作響,農夫們幾個月的辛勞,此刻有了報償。
我們無意冒犯,但午後巨大的雷聲驚動了車隊,彷彿在驅趕著我們,
仔細聆聽,我才明白,它在抱怨我們這群台北來的過客,種田不會,炒地皮卻很在行,務農嫌髒喊累,只好種幾棵果樹,拚命開民宿。吸引上門的不是整群的麻雀與白鷺鷥,而是更多不懂土地的台北遊客。
我發誓,哪一天我有閒錢了,打死不會動農地的歪腦筋,這是對於農民與農地的基本尊重。
如果沒有稻田與農民,飯桌上不會有可口的池上飯包。如果三餐沒有了米飯,叫肚子情何以堪。主控怕大家吃不飽,一盒兩盒三盒的提供飯包給團員們。
平常在公司中午吃飯,講求效率,囫圇吞棗的扒完便當,爭取休息時間。
在稻米的故鄉,我享受著便當中酸甜苦辣的滋味,很平凡,卻很驚豔。
一旁的香港朋友吃的特開心,這是在香港小小土地上不曾有過的體驗。
午後,趁著陽光被雲擋住之際,我脫去了有色的墨鏡,讓大地的真色透入雙眼。伸長了耳朵,讓風聲與鳥鳴,在耳間迴盪。放慢著踩踏的腳步,怕急促讓人錯過了什麼美好。
前六天的風霜,宛如為了今天這一刻而準備。
此時,沒有人在乎行車速度,沒有人想待在保姆車上吹冷氣。大白頂上,只剩下兩台寂寥的備用車,40名團員在環島1號線上滾動著80個車輪,緩慢北行。

金黃稻海從我們腳底下掠過,它告訴我們迷戀的滋味,不僅僅是照片中的風景爾已,還包含著與一群人一同遊歷所堆疊出的景緻。我在想,為什麼一生中我花在累積財富的時間,遠超過蒐集感動的時刻。
貓,在第七天晚上,滿溢的情緒在酒神的陪伴下,醉倒在偌大的木屋中。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貓酩酊大醉的模樣。
當路邊店家越來越多,紅綠燈越來越密集時,我們知道該和花東縱谷說掰掰的時刻到了。
花蓮火車站的月台上,留下我們與單車們的倩影,
電聯車載著我們的單車,以及依依的離情繼續往北,花蓮到羅東的一百公里路,非關體力或天候,基於道路的安全考量,交由火車代勞。於是,這一段路途,成為了單車環島未完成的缺口,希望有朝一日,公路狀況允許了,可以將它圓滿。
無論單車環島,還是任何旅程,我們手上總是把玩著時間、金錢、體力、安全與朋友五顆球,五顆球中只有一顆是玻璃做的,那就是安全,掉了,就碎了。其他的四顆,掉了都還會再彈起來。
坐上了火車,安頓妥愛車後,所有騎士不由自主地切換至怠速模式。
人畢竟是血肉做的,在火車規律的震動下,宛如將我們放入了搖籃,一下子全部被催了眠,八天騎乘的疲勞累積,迅速地找到了倒下的藉口,成為了博愛座上最逗趣的風景。
內燃機代替雙腳將我們送進了繁華,環島的山海樂章在羅東車站前,畫下了終止線。
環島旅程的最後一晚,主辦單位沒有安排特別的晚會,
不像營隊在營期的最後一晚,都會上演類似營火晚會或是星空下的呢喃感性夜晚,
我們借了飯店的交誼廳,就讓夜市裡的美味及啤酒,敬我們共度的八個夜晚。

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盛夏的練習曲(2) - 府城記憶 D4-D5

環島投宿的旅館中,有如福華、翰品等星級飯店,也有統一、泊逸等遠離市區的渡假村,團員們在一天的奮力騎乘後,體力幾乎耗費殆盡,洗去一身汗水、吃完豐盛晚餐後,抱頭呼呼大睡成了大部分人的選擇。對我們而言,游泳池、健身房或交誼廳的實用性,遠不如一台簡陋的脫水機。飯前飯後,脫水機前總是排著等待衣服脫水的團員。要不是參加單車旅行團,我大概永遠不知道飯店有脫水機。
旅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三天晚上位於嘉義市區內的承億文旅,房間外寬敞的空間,恰好成為我們吃喝聊天的天地,Sigi買了一袋金牌啤酒,大家搬出自己的零嘴,一杯黃湯開啟了話匣子。閒聊的話題很單純,團員們來自各方,各有各自的生活圈,因為騎車讓原本素昧平生的一群人,相聚在一起。我突然察覺回台灣投入職場四年,生活圈一天比一天狹窄,
辦公室內沒有新鮮的事,毫無營養的閒聊八卦都可以傳得滿天飛。
人與人究竟為何會相遇? 到底何時會相遇?當說不清楚想不明白時,就用緣分來解釋吧!!
第四天起床,頭頂上的烏雲已逐漸消散,從嘉義出發跨過北回歸線,
我清楚地知道,我們已騎出了陰霾,今後就等著陽光灑在身上。
不再被雨水沖刷了視線,一邊騎也一邊騎出了笑容,
柏油路上我聞到了南台灣熟悉的味道。
奈何近鄉情更怯,如果時間允許,我一定會繞進鹿耳門天后宮,看看十年前和同學一同參拜的月老廟,是否依舊香火鼎盛。安南區台十七號線上,車子一樣的寂寥,建築與十年前沒有太多的變化。魚池、荒野、沙灘依舊在,走樣的是我和貓的青春。在這座城裡,我們清楚的了解前方的風景和路況,高調地暢談哪裡有道地的台南小吃,也迫不及待地想將台南的古蹟與同伴分享,
只因我們曾經陪伴這座城市一同成長過。
中午大隊人馬停在安平港,吃在地的周式蝦捲全餐,外國朋友們將這一餐譽為九天中最令人回味的一餐。飽餐過後,舒適的環境,招引來整批的瞌睡蟲。
終究,我們沒有繞進府城,沒有時間找昔日同窗敘舊,來不及向安平的夕陽說再見,就得匆匆地離去,但相信老朋友們不會介意吧!!
伴隨著黃金海岸的浪花,車隊頂著正要發威的豔陽,我們在午後往南騎向了港都高雄,止不住的汗水滲出了皮膚,沾濕了車衣車褲。主控振睿不知從哪變出了義豐冬瓜茶,即時的幫我們補足流失的水分。
小胖殷勤地迎接我們的到來,晚飯後我們借了飯店裡的單車,由小胖當領騎,沿著愛河畔兜了將近五公里,欣賞高雄夜景,等到上床休息時已過了午夜,隔天照樣六點起床,七點半準時出發。每天啟程前主控會布達今天的騎乘距離與主要的休息點,
從高雄到屏東車城的D5,無疑是相當輕鬆愉快的一天,向南的路上,領騎小黑巧妙避開大卡車的行駛路線,同時也刻意繞過了烏煙瘴氣的工業區。
有時彎進不知名的縣道,我們不受汽機車干擾,悠哉慢騎的模樣,被鑽進了草叢間的主控,生動的捕捉住美麗的剎那。
然而,最大快人心的是當領騎解除封印,帶領大家在筆直平坦的戰備跑道上,緊摧油門的衝刺。我們追著風,看著車上電子計速器,從時速20公里飆到時速40,整台車就像載著E.T.一般,準備要漂離地球表面。
此時,胸前的心跳如萬馬奔驣,將血液中的氧氣與養分帶到全身每一個角落,我能感覺到每一個細胞都因此而微笑著。
台26線道帶領我們來到了國境之南,瀲灩的波光映照著藍天,
我忘了左顧右盼,看看海邊有沒有清涼的比基尼辣妹,只顧著一邊奮力衝刺,一邊哼著脫拉庫的"我愛夏天"
四十四顆腦袋頂著烈日,在被曬成人乾之前要抵達車城。
四點前,全員衝進了渡假村,進房間第一件事一樣是洗去全身的鹽巴與汗水,騎自行車是項髒兮兮的運動,比登山更甚,有潔癖者切勿嘗試。在衝刺過後,人要休息,愛駒亦然,他們躺在飯店前廣場,等待隨行技師保養。
車城,是我們抵達的台灣最南之處,外國朋友抱著一絲遺憾沒能繼續下到墾丁,只差20公里之遙。這大概是旅行社刻意的安排,將旅館訂在偏遠的郊區,好讓騎士們晚上無法四處趴趴走,而能待在旅館內做充足的休息吧。

陽光總在風雨後,卻有人開始懷念下雨時的爽朗。
環島半圈,吵著想回家的人數:零

2017年6月18日 星期日

盛夏的練習曲(1) - 滂沱啟程D1-D3

鋒面滯留,烏雲在台灣上空左右徘徊著,接連下了一整個星期的豪雨,眼看著上天的臉色沒有好轉,我一通電話打到捷安特去詢問行程是否如期舉行,電話那頭傳來"風雨無阻,除非刮颱風"的回答,正是我最期待聽到的答案。

終於等到了D Day,一大清早來自韓國、新加坡、香港還有台灣各縣市的40位騎士,年齡從未成年的國中生到年逾耳順的大伯,沒有一位缺席。這趟旅程,對外國人來說這是一項朝聖,對於營髮族來說是體力的壯舉,對於上班族如我來說是種解放,對年輕學子來說是青春的證明。一台車,一雙腿,與滿腔的熱血,從新店碧潭出發。啟程的那刻,迎接我們的是場滂沱大雨。一場從早到晚從未停歇的豪雨。
風大雨大都未驚,咱就愛向前騎。雨水落在背上,發出沙沙的響聲,雨滴摻著汗水模糊了我們的視線,車輪濺起的泥水,在背後劃出一條長長的尾巴,沾滿泥沙的大腿,像是沾了花生粉的麻糬。全身從頭到腳在出發半小時後,已找不到乾爽之處,車褲與鞋子更是吸飽了滿滿水份,一邊騎一邊噗滋噗滋的作響。
穿著雨衣的夥伴,身上濺起亮麗的水珠,身體散發出的熱氣,凝結在雨衣內層,全身照樣從內濕到外。山區的路途忽上忽下,大家身在滴水,卻沒有人叫苦,也沒有人喊著要退出,我們相信只要堅持,終究會雨過天青。
雨就暢快的讓它淋吧,汗就盡情的給他滴吧,只要雙輪一直在轉動,我們就能騎出陰霾,看見陽光。
踩踏路上,我們並不孤單,前有小黑破風,後有小象壓隊,就算跌倒受了傷或是真的踩不動了,後頭還有保母車接著我們繼續向前行。
一路上,大小寺廟成為我們沿途休息的避風港,我們常常不曉得裡面住著是那些神明,但他們總是不吝嗇的空出屋簷,借出化妝室,並且義無反顧的保佑著我們順利前行。
我開始瞭體會到宗教在台灣民間密布可分的力量,難怪美國可以不理、中共可以得罪,無論是藍色執政或是綠營當道,沒有人會和宗教過不去。
大雨,模糊了沿途的景致,為了防止失溫,我們必須不停地踩踏發熱,為了避免摔車,我們得更專注於前方路況,很多人因而忽略了沿路的風景。
有位團員不小心摔了車,磨破了皮,滲了滿腿的鮮血,在隨隊醫護人員Min的照料下,
很快的歸隊騎乘。
主辦單位無限制的熱量補充,讓大家的體力源源不絕地湧出,
我甚至有能量過剩,越騎肚子越凸的現象。
每天大約五點抵達旅館,大群人馬溼答答的滴進飯店大廳,被其他房客投以異樣的眼光,
然後趕緊溜進房間,每次房門一開,房裡吹出的冷氣,都讓我們直打冷顫。
進房第一件事就是脫衣洗澡,第二件事是洗衣服,第三件事是將衣服脫水晾乾。
晚上我們都刻意將冷氣開得很強,好讓衣服在睡醒後是乾燥的狀態。
儘管我們知道,花了整晚晾乾的衣物,明天一穿出門,很快又會濕成一片。
迷霧中,我們越過一個又一個的縣界,一路從台北、桃園、新竹、苗栗經過台中,在第三天中午越過了濁水溪。西螺大橋橫跨了溪的兩岸,越過這裡,彼岸就是陽光的國度,天空逐漸清澈起來。大家可以收起雨衣,結束三天來泡水騎車的體驗,明天起終於可以乾著身子騎車了。
 
滂沱大雨的前三天,我們從新店被雨水洗到了嘉義。
放棄回家人數: 零


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盛夏的練習曲 - (序)

去年此時,結婚進行曲正在克羅埃西亞湛藍的海濤中迴盪,一年後的今天,當年一起參與演奏的家人們,有的認真在工作崗位上奮鬥,有的繼續瀟灑遊戲在天地間,各自演奏著自己喜愛的樂章。只是,夏天的來臨,溫熱的空氣不禁讓我懷念起那些站在古城牆上看著倦鳥歸巢,以及浸泡在泳池內看著夕陽沒入愛情海的畫面。我的心依舊為著探索世界而跳動,在實驗室枯燥的音符下,找尋出口。對於Polly而言,工作剛起步的她,自然無心花費太多心思與我共舞,但在我時常有意無意的提出旅行計畫的引誘下,一年內我們也一同演奏了幾首續曲。
盛夏之初,冷氣房關不住澎湃的血液,癱軟的肌肉吵著要振作,平日上班積累的滿腔廢氣也急著找尋出口解放。於是腦海中浮出了(1)高山縱走、(2)單車環台以及(3)無動力飛行傘等令人振奮的活動名單。遁隱山林,回歸自然,是我立下的第一志願,野訓七天七夜的北一段縱走,讓人躍躍欲試,我在沒有告知任何人下報了名,無奈最後因為人數不足而沒能成行。而飛行傘經過小小的研究後,發現那是個不太需要體力的活動,找個周末去體驗一下便能完成。

最後,我將計畫放在演奏一場盛夏的練習曲 - 單車出走。
自從上大學、當兵、工作、留學到就業,雙腿就從未離開過單車,幾千元的通勤車,一台換過一台,忠實的陪伴我每天日出而做,日落而息。大學時代,曾在艷陽下的從台南騎到高雄,就想著有朝一日一要騎得更遠,
環台是大學時代未完成的旅程,當時因沒有充足的旅費及自行車只好無限延期,近幾年坊間開始有了環島自行車團,包吃包住包車,單車環島的壯舉,只要交了團費,就能輕鬆完成。
單車出走的消息一傳出去,媽媽躍躍欲試,卻因為心理無法克服的恐懼而作罷,
反而在花蓮礦廠工作的貓,因社會環保意識抬頭,有了相當的空閒,決定與我同行。
路跑、登山和騎車路上,我們一起揮灑青春,分享痴狂。
時間:06/17/17 - 06/25/17 (九天八夜)
成員:猴子 貓及38名騎士
團名:捷安特環島 - 台北出發
領騎:小黑
主控:政叡
隨隊:勇勇、小象、Min、浩瀚
住宿飲食: 飯店、渡假村
交通:捷安特自行車、台鐵
預算:27500台幣

線上成功繳了報名費,請了五天的特休假,
接下來就是練習,不斷的練習。

聽從捷安特人員的建議,環島前的連續四個周末,我開始讓雙腿習慣長時間踩踏的感覺,從內湖住所沿著河堤外的自行車道,踩著踩著就回到了淡水,高築的堤防將台北城分隔成兩個不同的世界,堤防內是川流不息的車陣與人聲鼎沸的鬧區,堤防外人們不使用內燃機,仰賴上帝賜予的雙腿,慢跑或騎乘在小徑上。
不需與汽機車爭道,也沒有紅綠燈的阻擋,左右是草皮與溪流陪伴,偶爾白鷺鷥夜鷺飛來打招呼,這才發現台北河堤外的世外桃源。
原來,城市也有她溫柔的一面,只是我因為漠視而忘了它的存在,或者沒有敞開心胸去欣賞爾已。
關於運動,尤其對於初學者而言,練習是精進技術的不二法門,精良的裝備反倒是其次,
於是車褲、車衣、手套與風鏡都只添購了入門款,五千元左右並不太傷荷包。
接著便靜心期待啟程那一天的到來。

2017年6月1日 星期四

38度線上的驕傲 (8) - 釜山之饈

有了一年多前首爾的美食體驗,飲食在這趟旅行中,背負著更大的使命與期待。但我們都明白,釜山之饈是不會讓人失望的。Polly出發前做足了功課,幾乎把每一區有什麼特色食物,都寫進了腦海裡。反觀,我只要餐餐有燒烤就能對我的味蕾與腸胃交差。六天下來,吃了不少特色料理,無論是餐廳或路邊攤,釜山 3天2夜小旅行書中所介紹的店家,堪稱是在地人的錦囊,無奈一天三餐已是極限,要不然真想每一間都去嚐嚐。
投宿在海雲台區域,自然飲食也不會離此區太遠。但我發現這幾天每到了用餐時間就開始煩惱起來,無論書上介紹的還是路上經過的店家,過多的選擇反而成為下決定時的困擾,尤其對於食物非常不敏銳的我,所以此次的釜山之饈是由Polly全權做主,讓我省事許多。
進釜山的第一頓餐食,是書上介紹的元祖奶奶河豚湯(Page 73),
元祖奶奶是一間在地老店,奶奶本人已經退休了,現在負責料理的是年輕的師傅,但店內似乎只能用韓文溝通,還好不用擔心如何點餐,菜單上附有照片且淺顯易懂,店裡僅賣河豚料理。
第一次吃河豚全餐,我們點了最小份的,菜一端上桌,至少有四條以上的河豚平躺在盤子上,加上襯底的新鮮蔬菜,份量令人吃驚。
沒有放上調味料,河豚的原味毫不保留的流露。
搭配泡菜、黃瓜、豆芽、海帶等小菜,很撐的才把盤中的所有河豚清光。
河豚肉說不上有驚豔的感覺,稍有Q彈嚼勁,但究竟有沒有美味到值得冒著中毒的風險去吃它,就因人而異了。為了貪吃而送命,我個人是覺得划不來啦。

第二餐以及往後幾天的早餐是自助式的果汁與沙拉三明治,極致的簡單。
而大街上除了麵包店之外,很少看到類似台灣怡客、美而美或是燒餅油條豆漿之類的早餐店。非常好奇韓國人早餐都吃些什麼? 書上寫河豚粥、豬肉湯飯或是雪濃湯都是典型的韓式早餐。
海雲台市場裡,是觀光客與在地人覓食的好去處,舉凡豬肉湯飯、烤盲鰻、扇貝大餐、到傳統的海苔飯捲、黑輪一應俱全。每回經過一間接著一間的烤盲鰻店家,看著活生生的鰻魚在大街上從水中被撈起、迅速的剝皮、放到鐵網上烹烤、然後被端上桌,師傅熟練的處理無數的生命,讓我想起小時候庖丁解牛的故事。雖然知道盲鰻是釜山的特色之一,但我和Polly始終沒有勇氣承受目睹生命在眼前斷送的過程。
兩次走進市場,最後都停留在這間書上介紹的商國家30年老字號。賣的是韓國傳統小吃,辣炒年糕、海苔飯捲、炸物、黑輪及豬血腸,採自助式用餐方式,價格非常親民,分量更是誠意十足。
迎月路上的Rocky Mountain Chocolate Factory,雖然是世界連鎖甜品店,第一次吃到甜中帶甜的巧克力蘋果,配上一杯冰柚子茶,消去了大半的暑氣,只不過這樣的甜品店在冬天會有生意嗎?
小吃雖然新奇,但真正要過癮的還是要大口大口的吃燒烤。海雲台大街小巷裡,燒肉店雲集,有平價的戶外烤肉如伍班長,也有高價的精緻裝潢如巨大,味覺不慎敏銳的我們,光是伍班長就吃得樂開懷,氣氛熱鬧得很像台灣的百元熱炒,尤其在幾杯黃湯下肚後。
不過,因為服務生忙碌,雖然是隨摳隨到,
我們從頭到尾都是自己動手烤,毫無章法的拿菜葉包著肉吃。
真正學習到韓國燒肉的正統吃法,是在幾天之後的燒肉店。
海鮮大排檔燒烤也是我們不願錯過的,尾浦碼頭有一整排生猛海產店以生魚片為主題,而青沙埔港邊林立著一整排專烤貝類的扇貝街。臨著港的店家,可以一邊賞景一邊烤貝,可惜Polly擔心大風吹亂了秀髮,我們找了一間人聲鼎沸的室內店家。
扇貝在釜山烤,依舊是扇貝,嘗起來並沒有獨特的風味,
也證明了海產只要新鮮,不需要過多的調味。
亞洲的城市,似乎只要有西方人聚集的區域,物價也自然的上揚,在東南亞國家尤為明顯,
出了海雲台,來到釜山其他地區,也能觀察到此現象。
位於金蓮山地鐵站不遠的燒烤店,價格只有伍班長八成左右,老闆看我們奇異的烤法與吃法,主動走到我們桌前,教導我們烤肉的方法與吃法。
首先將一整塊肉,切成五公分左右的長條狀,一次全部放在鐵網上加熱,烤出棕色的紋路出現後,翻面一次,等相同的時間後,就可以夾到鐵網四周保溫,泡菜、大蒜和豆芽一樣可以放在鐵網上加溫。
最後拿一片生菜葉與一片紫蘇葉,將燒肉、大蒜和泡菜或生菜末包入,即可放入口中食用。
我們看鄰桌的客人的桌上,幾乎沒有不喝燒酒的。濃烈酒精含量的燒酒,冰涼順口,沉醉其中,卻如孟婆湯般,教人忘事,遺忘哀愁也忘卻美好。
我無哀愁可忘,所以拒絕了燒酒帶走美好的記憶。

拒絕了15度的燒酒,但僅有5度的生啤酒依舊是小酌十分最佳的伴侶,尤其是在一整天逛街購物行程之後,搭配韓國炸雞,堪稱是一種享受。
炸雞這種十九世紀就存在的食物,一般認為能變出的花樣非常有限。
韓國將整型的概念用在炸雞上,在炸雞的表皮上,做了些修飾,像是淋上了蜂蜜,或是塗了層甜辣醬,讓原本只有鹹味與辣味的炸雞,多了甜味的層次,
接著,配上啤酒又摻入了點苦味的刺激,不得不佩服韓國人的創意。
有趣的是,小菜文化盛行的韓國料理,連吃炸雞也會送幾盤小菜開開胃。
沾醬也有好幾種可以選擇。
釜山之饈,最豐富也最貼近在地的,要算是南浦洞和札嘎其周遭了。光是走在光復路附近的街上,就能感受到亂中有序的都市發展。
這一區有著西門町、迪化街或士林夜市的氛圍,深受許多台灣遊客喜愛,在路上常常遇到說中文的遊客。
循著釜山 3天2夜小旅行書上的腳步走進了札嘎其市場裡的百花烤牛腸攤,宛如走進了台灣普遍的傳統市場,我們頓時變成了文盲加啞巴。當聽說讀寫都失靈時,剩下萬能的雙手與眼神,傳達意念。還好攤裡只有賣兩樣東西,我們就在與韓國大媽把手劃腳間,成功的點了書中介紹的牛腸。
全程有專業的韓國大媽幫忙服務,所以不用擔心有不熟或是烤焦的情況發生。當牛油滴下炭火,激起熊熊烈火時,我和Polly反射性地向後仰,韓國大媽只是司空見慣的愣了一下,然後面不改色的繼續專心烤肉。
烤好的牛腸,依照不同部位,有Q彈的、有脆的、有軟綿綿的,也有油滋滋的,按照包肉的吃法,填入菜葉中。四溢的香氣,搭配清爽的涼拌沙拉,很快的整盤牛腸就被我倆一掃而空。
剩下胃的空間,繼續鑽進阿里郎街道,體驗坐在矮板凳上吃著路邊攤傳統韓食。
長約100公尺的阿里郎街道,實際上賣的都是同樣的食物 - 乾拌冬粉與忠武飯捲,
如果是在東南亞熱帶國家,考量到衛生環境,我應該沒有勇氣坐下去吃,
這裡雖然是路邊攤,看起來還算乾淨。
嘗著碗盤裡極簡單的食物,感覺得出這個與已開發國家並駕齊驅的國家,也有段篳路藍縷的過往。
坐在馬路上吃飯就像回到小時候,蹲坐在夜市矮凳上吃度小月擔仔麵或是滷肉飯場景。
時代變遷,台北再也見不到坐在路邊矮凳填飽肚子的擔仔麵和滷肉飯,街邊的傳統美食裝進了冷氣高級樓房,食物的份量越來越精簡,價格卻是越來越膨脹。

飯後最適合來塊甜點。南浦洞小吃街上的葵花子黑糖餅店堪稱是我這幾天嘗過最美味的點心,現煎的黑糖餅填入飽滿的葵花子花生粉,讓我吃完一個還想再來一個。兩攤排在一起,店員用好幾種語言拉攏著生意。Polly直覺往人多的那攤排隊,我則走向不用排隊的那一攤(照片左下紅色招牌)。就算Polly那間比較好吃,我也省去了排隊的時間。
沒想到我手上拿到的甜餅,光用看的份量就是Polly的1.5倍,吃起來裡面的葵花子密度高,咬起來發出卡滋卡滋的聲音。
旁人看到我們手上的甜餅比較之後,我買的那攤生意突然好了起來。
當我們在做選擇時,是否了解自己的需求,還是只是盲目的跟著群眾起鬨爾已呢?

跟女生逛街,很容易就被帶到甜點店裡消磨。
時間一久,腦海裡對於吃甜點既不健康又浪費時間金錢的偏見有逐漸改善的趨勢,
雖然依舊無法體會箇中的樂趣,但至少已經可以好好坐下來休息兼消暑。
終於在到釜山的第四天,趁著逛聯合國韓戰墓園之便,吃到了書上大推的豬肉湯飯,這間位於大淵站附近的雙胞胎豬肉湯飯,有著寬敞的店面與涼爽的空調,湯飯只有兩種,分別是豬肉湯飯與豬內臟湯飯,大碗料實在,和在首爾吃到的雪濃湯有異曲同工之妙,
美味的精隨就在於細火慢熬的大骨湯底。
當然,並非所有的釜山之饈都符合我們的胃口。循著書上介紹,特地造訪東萊地區頗具盛名的東來奶奶煎餅便是一例。東萊煎餅無論長相或是口感,就像是台灣夜市賣的蚵仔煎或是海鮮煎的翻版。少了太白粉的勾芡,沒有蚵仔煎帶著黏踢踢的藕斷絲連,
一口咬下東萊煎餅,是糊狀濕潤的口感。
或許我們的唇舌已經習慣了蚵仔煎Q彈的口感,東萊煎餅吃起來反而像是水加太多的失敗品。
再者,夜市料理放進舒適的餐廳裡挺不搭調的。

上次的首爾與這次的釜山,別說是Polly,連平常視逛街購物是苦差事的我,都止不住好奇心的驅使,毫無終點的在賣場裡、在商場中活躍著。
安排一整天逛街都覺得時間根本不夠用。
我們沒有幫親友代購,也沒有特定要下手的目標,
但商場裡的物品總是不斷的令我倆眼睛為之一亮。
登山相關用品更是讓人傾心,一整櫃從沒見過的品牌、五花八門的設計,曾經自以為對登山用品有些許的涉獵,此刻的我感覺到自己見識的淺薄。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個平常只帶登機箱出國的遊客,特地搬了顆大行李箱到韓國去尋寶?
究竟韓國的東西有什麼特別,讓不愛購物的猴子,如獲至寶的享受逛街的樂趣?
原因在於,從吃的穿的到用的,我們所逛過的店家,很多都是韓國在地品牌,品質已做得相當不錯,設計又有別於國際大廠,價格平實不浮誇,就是所謂的性價比很高。

前一陣子,有人用"電鍋理論"形容韓貨,個人認為頗有道理。

"即使是韓國電鍋煮出來的米最難吃,但是我們的錢給了韓國電鍋的公司,公司就會越來越強大,他們就會製造更好的電鍋,然後有一天,韓國電鍋煮出來的米,就會比美國跟日本都香,會是世界第一的電鍋。"

電鍋精神,或許是身為小國島民的我,對於韓國人既羨慕又敬佩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