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

盛夏的練習曲(2) - 府城記憶 D4-D5

環島投宿的旅館中,有如福華、翰品等星級飯店,也有統一、泊逸等遠離市區的渡假村,團員們在一天的奮力騎乘後,體力幾乎耗費殆盡,洗去一身汗水、吃完豐盛晚餐後,抱頭呼呼大睡成了大部分人的選擇。對我們而言,游泳池、健身房或交誼廳的實用性,遠不如一台簡陋的脫水機。飯前飯後,脫水機前總是排著等待衣服脫水的團員。要不是參加單車旅行團,我大概永遠不知道飯店有脫水機。
旅程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第三天晚上位於嘉義市區內的承億文旅,房間外寬敞的空間,恰好成為我們吃喝聊天的天地,Sigi買了一袋金牌啤酒,大家搬出自己的零嘴,一杯黃湯開啟了話匣子。閒聊的話題很單純,團員們來自各方,各有各自的生活圈,因為騎車讓原本素昧平生的一群人,相聚在一起。我突然察覺回台灣投入職場四年,生活圈一天比一天狹窄,
辦公室內沒有新鮮的事,毫無營養的閒聊八卦都可以傳得滿天飛。
人與人究竟為何會相遇? 到底何時會相遇?當說不清楚想不明白時,就用緣分來解釋吧!!
第四天起床,頭頂上的烏雲已逐漸消散,從嘉義出發跨過北回歸線,
我清楚地知道,我們已騎出了陰霾,今後就等著陽光灑在身上。
不再被雨水沖刷了視線,一邊騎也一邊騎出了笑容,
柏油路上我聞到了南台灣熟悉的味道。
奈何近鄉情更怯,如果時間允許,我一定會繞進鹿耳門天后宮,看看十年前和同學一同參拜的月老廟,是否依舊香火鼎盛。安南區台十七號線上,車子一樣的寂寥,建築與十年前沒有太多的變化。魚池、荒野、沙灘依舊在,走樣的是我和貓的青春。在這座城裡,我們清楚的了解前方的風景和路況,高調地暢談哪裡有道地的台南小吃,也迫不及待地想將台南的古蹟與同伴分享,
只因我們曾經陪伴這座城市一同成長過。
中午大隊人馬停在安平港,吃在地的周式蝦捲全餐,外國朋友們將這一餐譽為九天中最令人回味的一餐。飽餐過後,舒適的環境,招引來整批的瞌睡蟲。
終究,我們沒有繞進府城,沒有時間找昔日同窗敘舊,來不及向安平的夕陽說再見,就得匆匆地離去,但相信老朋友們不會介意吧!!
伴隨著黃金海岸的浪花,車隊頂著正要發威的豔陽,我們在午後往南騎向了港都高雄,止不住的汗水滲出了皮膚,沾濕了車衣車褲。主控振睿不知從哪變出了義豐冬瓜茶,即時的幫我們補足流失的水分。
小胖殷勤地迎接我們的到來,晚飯後我們借了飯店裡的單車,由小胖當領騎,沿著愛河畔兜了將近五公里,欣賞高雄夜景,等到上床休息時已過了午夜,隔天照樣六點起床,七點半準時出發。每天啟程前主控會布達今天的騎乘距離與主要的休息點,
從高雄到屏東車城的D5,無疑是相當輕鬆愉快的一天,向南的路上,領騎小黑巧妙避開大卡車的行駛路線,同時也刻意繞過了烏煙瘴氣的工業區。
有時彎進不知名的縣道,我們不受汽機車干擾,悠哉慢騎的模樣,被鑽進了草叢間的主控,生動的捕捉住美麗的剎那。
然而,最大快人心的是當領騎解除封印,帶領大家在筆直平坦的戰備跑道上,緊摧油門的衝刺。我們追著風,看著車上電子計速器,從時速20公里飆到時速40,整台車就像載著E.T.一般,準備要漂離地球表面。
此時,胸前的心跳如萬馬奔驣,將血液中的氧氣與養分帶到全身每一個角落,我能感覺到每一個細胞都因此而微笑著。
台26線道帶領我們來到了國境之南,瀲灩的波光映照著藍天,
我忘了左顧右盼,看看海邊有沒有清涼的比基尼辣妹,只顧著一邊奮力衝刺,一邊哼著脫拉庫的"我愛夏天"
四十四顆腦袋頂著烈日,在被曬成人乾之前要抵達車城。
四點前,全員衝進了渡假村,進房間第一件事一樣是洗去全身的鹽巴與汗水,騎自行車是項髒兮兮的運動,比登山更甚,有潔癖者切勿嘗試。在衝刺過後,人要休息,愛駒亦然,他們躺在飯店前廣場,等待隨行技師保養。
車城,是我們抵達的台灣最南之處,外國朋友抱著一絲遺憾沒能繼續下到墾丁,只差20公里之遙。這大概是旅行社刻意的安排,將旅館訂在偏遠的郊區,好讓騎士們晚上無法四處趴趴走,而能待在旅館內做充足的休息吧。

陽光總在風雨後,卻有人開始懷念下雨時的爽朗。
環島半圈,吵著想回家的人數:零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