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盛夏的練習曲(3) - 山海之歌 D6-D8

環島九天中最精彩的一段,同時是台灣山海風景的精華,大概就是從車城繞上壽卡,下到花東縱谷的這幾日了。有團員將第六天的壽卡天堂路,比喻做環島之行的期中考,而花東縱谷的如沐春風,像是談戀愛般的甜蜜。對我來說,有路就騎,有花就賞,平常心面對每一段騎乘時光。我發現騎到第五天,雙腿已被曬成明顯的兩截顏色,大腿上股四頭肌的線條也出更加明顯。
從牡丹鄉的石門國小開始連續蜿蜒的山路,地心引力考驗著騎士的腿力及毅力,上坡路段,領騎小黑要大家按照自己的體力,用最舒服的速度騎乘,不需要跟車,於是隊伍拉的和山路一樣長。體力好的人用踩的、肌力差一點的用蹬的、真的踩不上去的下車用牽的,只要有毅力,人人都可以上的了山,只是心情、快慢有別爾已。
我們是車隊,體力最好,騎在最前頭的人也要等最後一個人都到齊,才會繼續往下段目標前進。
大家騎在相同的道路上,每個人踩著不同的回憶。
有人帶著孩子,來一趟獨特的親子旅行,
也有人手足情深,一路上相互照應,一起加油打氣。
當然少不了臭氣相投的三五好友,為環島寫下友情的章節,
以及更多為了實現自我環島夢想的人們,因為這次環島中而以輪會友,
可是,也有人被大人硬拖出來,滿臉怨氣的小朋友。
不論年齡,無關性別、宗教黨派、國籍或貧富,大家靠著自己的雙腿,相繼登上南迴公路的最高點。不知道是喝了主控為我們準備的蜂蜜,還是達成了自己心中的目標,這一刻,大家都笑了,在陽光的輝映下格外的燦爛。
上天是公平的,剛才努力上山積累的位能,在下山時刻豪爽的還以動能。
看著時速不斷的飆升,充當避震器的雙臂,因為久震而發麻,比起上山,下山需要更大的專注,地上的坑洞,過彎時的積水,都有可能讓人摔的遍體麟傷。
當下滑動能不再,表示我們已經滑到了台灣的東海岸,騎士們在太麻里為自己的平安越嶺喝采。
婆娑的太平洋在我們眼前跳舞,好想衣服一脫,跳入她的懷中。無奈人造的消坡磚與柏油路,將山與海一刀兩段切的徹底,藍與綠出現了條大鴻溝,因此沒有了交集。
投宿在卑南鄉知本溫泉當晚,我既沒下泳池也沒去泡湯,入境隨俗,來到原住民的地盤,自然少不了飲酒作樂。飯後貓與Sigi備妥了醇酒相邀共飲,或許是因為興趣相投,可能因為彼此沒有利害交集,談笑之間,我們忘了幾天前大家仍是一群陌生人,騎了台灣半圈,已經是可以談笑飲酒的好夥伴。
說到喝酒,韓國女豪傑的好酒力更是值得記上一筆。我只是小酌片刻,只因不想宿醉而錯過明天最令人期待的縱谷騎乘。
微風吹過原野,吹得稻穀的香味四處飄散,但偶爾也會飄來肥水的騷味,路旁彎著九十度腰的稻穗,像是在向我們這群環島勇士們致意,粒粒飽滿的稻穗,我甚至可以停下來,用雙手去撫摸,去感受它的溫度,在都市裡,看到的都是它放在電鍋裡後的模樣。
田邊收割機涮涮的作響,農夫們幾個月的辛勞,此刻有了報償。
我們無意冒犯,但午後巨大的雷聲驚動了車隊,彷彿在驅趕著我們,
仔細聆聽,我才明白,它在抱怨我們這群台北來的過客,種田不會,炒地皮卻很在行,務農嫌髒喊累,只好種幾棵果樹,拚命開民宿。吸引上門的不是整群的麻雀與白鷺鷥,而是更多不懂土地的台北遊客。
我發誓,哪一天我有閒錢了,打死不會動農地的歪腦筋,這是對於農民與農地的基本尊重。
如果沒有稻田與農民,飯桌上不會有可口的池上飯包。如果三餐沒有了米飯,叫肚子情何以堪。主控怕大家吃不飽,一盒兩盒三盒的提供飯包給團員們。
平常在公司中午吃飯,講求效率,囫圇吞棗的扒完便當,爭取休息時間。
在稻米的故鄉,我享受著便當中酸甜苦辣的滋味,很平凡,卻很驚豔。
一旁的香港朋友吃的特開心,這是在香港小小土地上不曾有過的體驗。
午後,趁著陽光被雲擋住之際,我脫去了有色的墨鏡,讓大地的真色透入雙眼。伸長了耳朵,讓風聲與鳥鳴,在耳間迴盪。放慢著踩踏的腳步,怕急促讓人錯過了什麼美好。
前六天的風霜,宛如為了今天這一刻而準備。
此時,沒有人在乎行車速度,沒有人想待在保姆車上吹冷氣。大白頂上,只剩下兩台寂寥的備用車,40名團員在環島1號線上滾動著80個車輪,緩慢北行。

金黃稻海從我們腳底下掠過,它告訴我們迷戀的滋味,不僅僅是照片中的風景爾已,還包含著與一群人一同遊歷所堆疊出的景緻。我在想,為什麼一生中我花在累積財富的時間,遠超過蒐集感動的時刻。
貓,在第七天晚上,滿溢的情緒在酒神的陪伴下,醉倒在偌大的木屋中。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貓酩酊大醉的模樣。

當路邊店家越來越多,紅綠燈越來越密集時,我們知道該和花東縱谷說掰掰的時刻到了。
花蓮火車站的月台上,留下我們與單車們的倩影,
電聯車載著我們的單車,以及依依的離情繼續往北,花蓮到羅東的一百公里路,非關體力或天候,基於道路的安全考量,交由火車代勞。於是,這一段路途,成為了單車環島未完成的缺口,希望有朝一日,公路狀況允許了,可以將它圓滿。
無論單車環島,還是任何旅程,我們手上總是把玩著時間、金錢、體力、安全與朋友五顆球,五顆球中只有一顆是玻璃做的,那就是安全,掉了,就碎了。其他的四顆,掉了都還會再彈起來。
坐上了火車,安頓妥愛車後,所有騎士不由自主地切換至怠速模式。
人畢竟是血肉做的,在火車規律的震動下,宛如將我們放入了搖籃,一下子全部被催了眠,八天騎乘的疲勞累積,迅速地找到了倒下的藉口,成為了博愛座上最逗趣的風景。
內燃機代替雙腳將我們送進了繁華,環島的山海樂章在羅東車站前,畫下了終止線。
環島旅程的最後一晚,主辦單位沒有安排特別的晚會,
不像營隊在營期的最後一晚,都會上演類似營火晚會或是星空下的呢喃感性夜晚,
我們借了飯店的交誼廳,就讓夜市裡的美味及啤酒,敬我們共度的八個夜晚。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