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7日 星期六

白日夢之戀 (2) - 沖繩藍

清晨拉開窗簾,那霸碼頭邊已經嗡嗡嗡的在裝卸貨物,我們還在睡眼惺忪,就聽見平靜的港灣起鳴起了大船出港的汽笛,有的昨夜還在港內停泊的船隻,甚至起的比我們更早,破曉前就出港作業去了。不具美感的海港,用她務實的一面,孕育著那霸的居民。
昨夜的酒意已退散,無限制燒肉帶來的飽足感依舊在腸胃裡徘徊。既便如此,誠意十足的早點,讓我在吃完在地特色之一的黑糖可頌後,又忍不住扒了兩碗漬物飯,
連續兩天早上肚子都鼓的跟龍貓一樣。
短短兩天的時間,貪心的想逛完整條沖繩本島,除非要有旅行團高效率的緊湊行軍操演課表。氣象報告說沖繩島周末兩天皆是晴朗的大好天氣,攝氏二十五度左右,正適合出門踏青,再次驗證了昨日下午的那幾片烏雲是特別趕來給新娘祝福的。
我和Polly事前沒對琉球旅遊做研究,當兩隻跟屁蟲跟隨圓滾滾夫婦前進,兩天之中,我們到訪的目的地大致上分為兩類,第一種是無窮延伸的臨海景色,以及第二種撩亂的歷史對話。
沖繩藍,是這兩天在島上所見到的島國風光,主要圍繞著沖繩本島的東南角。
這可不是C.W.Chen,垂釣在沖繩很普及,海邊常常可以看到一家大小拎著魚竿在海邊玩耍。
天空很藍,海水很清,照片上所有的瑕疵,都是因為相機鏡頭太髒所造成。
南城市所經過之處,放眼望去,到處是像這樣清澈的沙灘,我們只是隨意的找一個停留。停車位很多,遊客很少,大家很有耐心的等待著夏季的到來,我們卻猴急地在沙灘上留下印記。
 知念岬上葉不蔽體的欖仁樹,從冬天佯裝Timberland到現在,她也在等待夏意的到來,我們在大樹底下,陪著她頂著陽光,是件舒服的事。
善於拍照的圓滾滾夫婦,熱心地幫我和Polly照了好多合照,張張都是佳作。
平時我和Polly一同旅行時,明明是兩人出遊,照片上卻常常是孤形單影。
在天空滑翔的人們,暫時脫離地心引力的束縛,優雅的在天空地飄來盪去,不禁喚醒我從當兵時沉睡已久的飛翔夢。其實實現這夢想相當容易,只要幾千塊新台幣就能搞定。有生之年一定要飛一下,體驗脫離地球表面的滋味,就算是幾分鐘也過癮。
更讓人雙腳發癢、熱血沸騰的是當看到有自行車手,騎乘在濱海公路時。心裡難免滴咕著,為什麼今天我是坐在汽車裡,而不是騎在自行車上?
新原(Hyakuna)沙灘上停泊的觀光船隻等不到遊客,春天的沙灘是孤寂的,平靜的很適合做白日夢,雖然我更期待夏季的熱情與狂野。
海邊唯一間冷飲簡餐店的陽傘下,提供了人們解渴充飢的好去處。
冰涼的在地Orion啤酒,合著溫柔的涼風,能有如此的享受,一定是上輩子積來的福份。
其實,四季每年都會來,沙灘它一直都在,就看我們是否有閒情去享受罷了。
社會總教我們盡可能的掌握資源,要有崇高的理想,最好能做個頂天立地的人。
沒人告訴我們慵懶得躺著有多舒服,如何徜徉在白日夢之中,享受夢裡美好的一切。
因為聰明的人懂得享受他們所擁有的,然後教大家做他們不想做的。
沖繩終年空氣維持在AQI 50以下的優良品質,更精確地說,大部分的時間都在20以下,
我所居住的台北,一星期中能有一天在50以下就要偷笑了。
在沖繩的這幾天,我的鼻子、氣管到肺葉,沉浸在純淨的空氣裡,光是這點舒暢,飛來沖繩吸這些空氣,就值回票價了。
澳武島上的魚市場,賣著一盤不到三百元新台幣的新鮮沙西米,眼前美味可口的珍饈,居然只需要花這麼一小丁點代價。試想倘若全球75億人口都把沙西米視為佳餚,哪還輪的到我吃呢? 
我和Polly買了三盤,把沙西米當正餐吃,實在過癮。沖繩有接近台灣的消費水準,清新的空氣、良好的治安與距離台灣短暫的航程,難怪成為台灣人攜家帶眷、扶老攜幼出國旅行的理想目的地。人口密度過高的台灣,附近有個這樣一個宜人小島,提供國人過過出國癮,分散台灣本島景點的負擔,何嘗不是件好事呢?
石蓴爬上了瀨長島, 在潮間帶鋪成了一大片的綠色地毯,路過的遊客司空見慣,連瞄一眼都嫌太久,不像台灣北海岸的老梅石槽,受到台灣人民的愛戴。動物、植物出生的位置,幾乎決定了他一生的命運,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我們頂多能藉由一點學習,一些修行,與不斷的歷練,看清楚自己的能與不能,然後俯仰無愧的離開人世。
一位結實的老翁與他的自行車,在草地上做著日光浴,吸引住我的目光,久久無法離去,此刻,我似乎預知到自己對於年老時的嚮往。

繼續閱讀......
白日夢之戀 (1) - 海島婚禮
白日夢之戀 (3) - 琉球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