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6日 星期五

白日夢之戀 (1) - 海島婚禮

以前的人,務實的考量到方便性,結婚習慣辦在住家附近,方便住在附近的鄰居與親朋好友共襄盛舉,帶著滿卡車的祝福,迎接人生的另一個階段。現代的人,開始學會做白日夢,以個人的喜好為依歸,結婚以實踐愛戀的藍圖,裝滿了深刻的婚宴記憶,面對眼前未知的婚姻生活。
三月份所參加的這場婚禮,是猴子加過婚宴中,形式最為特別的一場。
婚宴中所演出的,不同於拷貝一般重複走秀、供餐與拍照的傳統劇本,新人按照自己搞笑的風格,讓賓客們在度假中與遊憩之餘,輕鬆歡愉的見證了這場婚禮。
雖然,我心目中第一名的婚禮,還是十幾年前學長在旗津福壽宮前席開的流水席。一場結合了海港彭湃的海鮮料理,以及熱鬧樂隊、魔術表演、鋼管舞、脫衣女郎助陣,堪稱在地文化巡禮的一場經典婚宴。

這場海島婚禮早在半年前就已經決定,男女主角是Polly的好朋友,是她大學同學,也是班對。雙方沒有親戚是琉球人,卻將婚禮地點選在琉球偏遠的郊區,聽到時一頭霧水,上網搜尋"海島婚禮",才發現遠赴日本或是印尼島舉辦婚禮已經不是新鮮事,包套協辦外國島嶼婚禮的旅遊公司儼然成了種風潮。

看了新人四天三夜的套裝行程內容後,雖然價格合理,但總離不開蜻蜓點水式的觀光旅遊行程,應好友圓滾滾邀請,Polly與我加入了他們三天兩夜的自駕旅行。有了日文通的圓滾滾夫婦,行程變得相當的輕鬆愜意。
時間: 03/16/2018 - 03/18/2018 (3日2夜)
成員:Polly、猴子、圓滾滾、俊宏
駕駛:俊宏
住宿:璃癒志海灘渡假飯店
交通:台灣虎航、OTS (Toyota aqua hybrid 1500 cc)
飲食:外食
預算:新台幣13000元/人

台北與那霸間每天有八個航班,區區一個半小時的航程,華航硬是派出了載客量超過400人的Boeing 747-400機組,台灣人對於琉球之熱愛可見一斑。婚宴儀式在03/16星期五下午兩點舉行,從台北搭一早的航班(06:50),再從那霸駕車到位於沖繩島中部的會場,時間上綽綽有餘。那霸國際線航廈相較起飛往日本的國內線航廈,顯得格外陽春,卻不失清潔與明亮。
早餐店賣的組合肉飯糰,較台灣飯糰口味偏鹹,配上杯冷飲或者來碗海帶湯剛剛好。
機場有空鐵直接通往市區,圓滾滾夫婦已開車在美榮橋等我們了。沿路上行駛的車輛,逾九成都是日本國產車,比在韓國首爾看到的韓系車比例更加蓬勃,普遍以小型車居多,而且滿街都是油電車款,不得不對琉球人對空氣品質維護的用心產生敬佩之意。
婚禮會場不提供餐飲,連飲料也僅有白開水爾已,我們在前往目的地的自動車道休息站,就先品嘗了沖繩麵與軟骨豬肉麵,個人覺得遠不及台灣陽春麵以及意麵可口,但分量之大,圓滾滾夫婦碗盤終究難以見底。
婚禮舉辦的地點稱作美之教會,是某度假村裡的一棟玻璃三角形建築。周遭房舍則以白色為基底,給人很明亮清新的感覺。新人運氣很好,在少雨的季節,得到了雨神的祝福,大家都說新娘的名子有個"雨"字,不下點雨反而怪怪的。
婚禮場地管制森嚴,或許是商業考量,為了維持教堂內部及周遭的神祕感,賓客是不許隨意參觀教堂四周的,無意的照相,結果都被工作人員制止。所有賓客都是臨時演員,除了按規定要穿著白色上衣外,教堂內部也只有剛進入與離場時才允許照相。
美其名為教堂,嚴格來說是間營業用的玻璃屋,連個十字架都找不到,如果被耶穌與瑪利亞知道,應該會很不以為然才是。
婚禮流程非常的迅速簡潔,從進場到退場,從頭到尾大約只花了二十分鐘,
原本預期應該莊嚴的儀式,結果在非常的搞笑過程中度過。除了找來念經的牧師演員臉上充滿著喜感,男女主角也因為不習慣過於拘謹而頻頻笑場。
他們說早上彩排時,就意識到日本規矩過多,難以配合,所以乾脆放棄,決定輕鬆自然就好。
新人,各自表現出最真誠的一面,才是婚禮中最美的亮點呀!!
 他們清楚,嬌柔造作的表演會隨時間而失去溫度,自然散發的熱情卻能陪伴彼此走得很遠。
走下沙灘,是賓客們的自由活動時間,小朋友們玩得不亦樂乎,完全忘了身上穿的不是泳衣褲。大家拿起手機四處照相,雖然景色無異於台灣任何一片沙灘,但穿著正式服裝走在沙灘上,想必是個難得的經驗。
拍得最認真的莫過於新娘與新郎本人了,細雨中,他們像是裝了電池的木偶,乖巧的聽從黑衣人的指示,在鏡頭前擺出各種符合婚禮形象的姿勢。
多數時刻的舉止僵硬而不是很靈活,但定格在鏡頭前,卻成了浪漫的代表。
沒演過婚紗戲的我,在一旁看得津津有味。
有些事情還是當旁觀者比較有趣,不用親身體驗。
把細沙當紅毯,將海洋作為布景,呼吸著清新的自然空氣,
讓這場婚禮有別於一般在婚宴會館或飯店舉行的儀式。
快樂時光總顯得短暫,正當賓客們盡情在沙灘嬉戲時,服務人員集合了大家,一起拍了張大合照後,就請大家盡速離場。這片沙灘得準備迎接下一組的新人。聽新人說,這座教堂生意超好,一天最多可以排上五場儀式。
台灣美麗如是的海岸比比皆是,怎麼沒人動此商業腦筋呢?
全員就地解散後,大家各自回到那霸市區,相約三小時之後燒烤店集合。
 新人們洗淨濃妝,脫去厚重的戲服,解開束縛多時的腰際,坐下來與賓客烤肉拚酒同歡,婚禮已在下午圓滿結束,戲已演完,所有人自在的享用桌前的無限燒烤,完全不必擔心有主持人打斷用餐愉悅的氣氛。
不虧是對英明的新人,今天的晚宴不但經濟實惠,又能賓主共歡,可謂雙贏的安排。
新人不必逢場作戲,杯裡甄著千真萬確的啤酒,一杯接著一杯暢快的豪飲著。
在座的每位也都豪邁的奉陪到底,飯店就在步行不遠之處,沒甚麼好擔心的。
他鄉遇故知,大家把酒言歡,酒喝得越多,音量也越來越大聲,
服務至上的店家並沒有多說什麼,壓抑過後的解放,相信日本人懂的。
酒酣肉飽加上今天一早的班機,一回到飯店躺下便呼呼大睡,
位於市中心的喜璃癒志城市渡假酒店(Okinawa Kariyushi Urban Resort)雖然是座老飯店,清潔與服務絲毫不馬虎,一口氣贈送了免費Buffet早餐以及水療劵,並將房型升級成海景房。
明天酒醒後,還有整整兩天的時間,遊歷這座歷史比台灣還複雜的鄰近島國,
多麼精心安排的婚宴之旅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