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3月18日 星期日

白日夢之戀 (3) - 琉球魂

細細的白沙、藍藍的沙灘,乾淨的街道搭配潔淨無瑕的透明教堂,沖繩島被台灣遊客美化成了渡假仙境,並非空穴來風。然而,如此如夢似畫的海灘,整條東亞島弧,包含了台灣,還有太平洋諸島,沖繩島的海景並不算出眾。多虧鄰居台灣人的捧場,讓這塊位居日本邊陲的島嶼,有了豐沛的觀光收入。
第一個走進的著名觀光勝地,是位於那霸市附近的波上宮寺廟,平常缺乏信仰的Polly與我,自然感受不到任何神力,看不出廟裡拜的神明究竟是誰? 盲目地兜了一圈。
 走進神社,講中文的比講日文的多,來觀光上廁所的比來祈福求願的多,
能夠來此觀光的台客,生活上不至於不順遂,廟宇總是大方地敞開雙臂,歡迎大家的光臨。
祈福板上的文字多半是用繁體中文書寫,內容不外乎考試順利、身體健康、事業順利等等非常平凡卻又實際的願望。
波上宮,顧名思義是坐落海波上的宮廟,一旁的波之上海灘,剛好供神明與遊客們戲水,雖然眼前的公路豪不留情的切開了天際線,廣納百川的神明並不打算與政府計較。
面積僅兩千平方公里的沖繩島,在日本國的用心經營下,被聯合國承認了九個世界文化遺產,而身為鄰居的我們台灣,在地景與文化上並不亞於沖繩,因為政治的干預,讓聯合國始終拒我於門外,不知這是台灣的悲哀,還是世界的損失呢??
沖繩的世界遺產中,最著名的一個就是昔日琉球王國的首府 - 首里城。 琉球王國早在台灣割讓給日本的16年前,就被日本整塊叼走,從1879年起,琉球國就成了歷史名詞。
琉球國原是中國的藩屬國,台灣則是清朝的領土,兩者都是因為中國的一蹶不振而成為日本明治維新圖強後的祭品。琉球人與台灣人在二戰時,大量輸往東南亞當人肉盾牌、當軍伕,死傷無數。
看到眼前帶著濃厚的中國色彩,修復接近完美的首里城外觀與內裝,雖然曾經是軍國主義四處侵略的惡魔,但是不得不敬佩日本人對於歷史文化尊重的事實。如果當時沖繩躲過被日本併吞的命運,在國共內戰時也難逃成為另一塊焦土的命運。
弱肉強食,一直都是歷史上不變的真理。
為了維護城內清潔,首里城內鮮少飲食的販賣部,僅有停車場附近的服務中心設有餐廳,我們在用餐時與昨日的新人旅遊團們不期而遇。新人熱情的找我們合照,隔了一夜卸去新人的光環,卻換來了一派輕鬆。
首里城的正殿內要拖鞋,而且很多地方是不允許攝影的。正殿規模很小,就算是國王的宮殿內,也是具體而微,看得出當時的琉球國並不是很富裕強盛的國家,琉球緊緊的依附著中國,中國也牢牢地對待這個忠誠的藩屬。可惜後來被日本強佔,被老美硬上,一直默默的接受至今。
牌樓上題的"首禮之邦",說明了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的國際社會。
琉球人的善良知命,連鎮風克煞的風獅爺的避邪物,長的一點也不兇悍,倒是比較接近吉祥物的概念,至少金門的風獅爺顯得威風許多。石板鋪成的首里金成町石疊道是一段陡峭的山坡,兩旁的宅第大多還維持著閩南的輪廓。
駕駛在沖繩的道路上,尤其在沖繩的中部,常常可見西方臉孔,和寫著英文字的店家與賣場。
沖繩島在每日簽訂"日美安全同盟條約",美國名正言順的大量駐軍在島上,成為美國在亞太平洋地區的最大軍事基地。和平年代,他們得接受居住的樂土上,佈滿天羅地網的飛彈大砲,習慣與船艦戰機為伍,而且大部分不是自己國家的軍隊。
他們的苦,有誰知道?
這些外來的遊客列為觀光景點的美國村,對於琉球人來說,可能是一道受傷的疤痕,一塊欲蓋彌彰的痛楚。
 我們能夠瀟灑的遊走在美國村,高興得啖著大漢堡,因為這些都不是發生在我們的故鄉 - 台灣。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我們雖然得服兵役,但是自己的國家自己護,總比讓強權在領土上插旗強的多。
戰爭年代,島上居民無法安居樂業的捕魚,照三餐吃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砲彈,可說是太平洋戰爭中,傷亡最慘烈的島嶼之一。電影<鋼鐵英雄> 或<鋼鋸嶺>就是描述美軍試圖攻佔沖繩島的喋血戰役。戰役上傷亡的日軍中,高達三分之一是被迫從軍的琉球戰士,無辜受波及的居民更是不計其數,沖繩重要的戰略位置,自然成為兵家必爭的火藥庫。
琉球人期待美軍撤出領土,就像台灣要獨立一樣,是一個遙遠到不切實際的夢。
只是,南北韓都能靜下心來握手言和,說明了只要心中有夢,明天就會更加美好。
瀨長島上整片純白的歐式建築,裏頭有賣拉麵、泡芙糕餅,也有義大利麵、牛排與漢堡,看起來都十分可口。因應各地觀光人潮,商店裏頭的食物應有竟有,每一間都別的讓人不禁想走進去探個究竟,只是,眾多的商店中,唯獨少了琉球的原味,這讓我聯想到新加坡的聖淘沙。他們用盡心思,取悅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建立起揚名海外的新樂園,賺取了可觀的收入。
年輕的一輩越來越有國際觀,用流利英文與世界交流。他們的生活與思想隨著世代交替,新一代的沖繩人逐漸地融入了日本與美國文化,
一座島,三種人,實際上已血濃於水。
曾經被佔據、被欺凌、被屠殺的記憶,跟著老一輩的逝去,琉球兩個字也跟著入土為安。
在台灣,每天打開電視,幾乎沒有一天沒有罵政府的新聞。有人罵總統剛愎自用,有人嫌政府閉關鎖國。如果可以抬頭挺胸,誰願意屈躬哈腰?
人民可以只看到自己的利益,但執政者有責任,不讓台灣兩個字在他們手中,像琉球一樣落入歷史洪流中。
賣場裡令人眼花撩亂的商品,當Polly意識到這些商品在台灣都能輕易買到時,
也就不再像去年到北海道滑雪那次為了省幾個銅板,多買了平日不會吃的零嘴。
這回,我們只準備一小登機箱,就已足夠裝下所有的戰利品。
返台前,在機場航廈中,享用了最後一頓姑且稱為沖繩料理的台日混合餐。
晚上的沖繩國際機場裡,只剩華航與虎航兩班飛往台北的航班,候機室裡清一色講中文的台灣同胞。我們與新人團,此刻再次的相遇。
感謝吳小豬夫婦與圓滾滾夫婦,讓我們有機會來沖繩走一遭。
不到一小時,飛機降落在熟悉的桃園機場,回到美麗的寶島。
相距五百公里的兩座島嶼,歷史逼迫著他們走向不同的道路上。
儘管天天得面對對岸的文攻武赫、承受日益嚴重的空氣汙染,以及與唯恐天下不亂的媒體為伍,但我很慶幸,自己能做島上的主人。

繼續閱讀......
白日夢之戀 (1) - 海島婚禮
白日夢之戀 (2) - 沖繩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