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箱

牛鈴聲中賀羊年 (8) - 馬特洪峰

上午6:43

清晨的策馬特,依然是白雪皚皚與滿街的蕭瑟。
溪流正被兩旁的積雪漸漸的侵蝕著,但風雪終將過去,
每個人期待著午後的撥雲見日,一覽山中的巨人 - 馬特洪峰的芳蹤。
沿著溪流的右岸直行,就是史尼加纜車(Sunnega funicular)的車站,同樣是滑雪客們的天堂。
有別於策馬特其他懸掛式纜車,前往史尼加觀景台是地下纜車,是在岩壁中鑿出一條陡峭的隧道。
纜車的頂端是海拔2288公尺的史尼加觀景台,轉乘懸掛纜車繼續往上可達海拔3103公尺的Rothron,這附近與昨日的康納葛德(Gornegrat)觀景台一樣,有著發達的登山健行步道,只是冬季全藏於冰雪之下,難以辨識。
約好的陽光卻遲遲不露臉,眼前群山依舊一片壟罩在白紗中,我們只好在觀景台附近晃晃殺時間,C.W.Chen隨手從口袋掏出盛滿金門高粱的小酒瓶,啜飲於群山雪地中。
我和妹妹也淺嘗了幾口,烈酒從杯盞中入喉,酒氣四溢,令人癡醉。
燒酒滋潤了喉嚨,舒暢了筋骨,也喚醒了心中的沉睡野性,首先登場的是青壯年組的雪地大戰,不同於女妖山上的狼狽,這回我完全抓住要領,將妹妹打得落花流水,俯首稱臣。
果然戰爭前喝點酒對於士氣是非常有幫助的。
接著上場的是長青組,兩老各使絕活,精采程度完全不輸給青壯年組。
我們奮力的廝殺聲吵醒了太陽,於是雲霧漸漸的被蒸散,透露出藍天與遠方的群山。
昂首,巨大的岩岬,馬特洪峰巍然聳立於群壑之中。
我們企盼上山的時間終於到了,這回要到一口氣座到纜車的最高點 Matterhorn Glacier Paradise。連續兩天糟糕的天氣,累積了今天長長買票上山的人龍,
纜車舒適的座椅帶領我們平穩的爬升,若非活在21世紀的今天,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這麼近目睹馬特洪的倩影。
可口可樂的躺椅把廣告帶到3000公尺以上的高峰,我們學滑雪客在躺椅上感受高山紫外線的殺毒消菌效果。
眾目睽睽下,C.W.Chen完成這趟旅行中的第二碗水果焦糖剉冰,一旁的瑞士滑雪客也好奇的前來湊熱鬧、品嘗道地的Hand made Taiwanese Ice Cream,好吃又好玩。
最後一段纜車幾乎是45度斜角將遊客們拉到3883公尺的看台,萬一纜繩一斷,我們將自在的如自由落體,直墜入山谷,瞬間凍結與登山的前輩們共長眠於馬特洪群峰的懷裡。
雲流延綿呈狹長之河,挑釁著擦滿厚粉的山稜,放眼壯闊的山景,讓我心虛了起來,心虛自己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享受前人拿性命對賭所換來的景致。
馬特洪峰的壯麗,是值得等待的。我問群山究竟埋藏了多少哀愁,為何終年白頭?
世界之大,走過一甲子,仍有數不盡的美景等待C.W. Chen去探索、去體會。
下山時,彎彎鉤月已輕掛天邊,指引著我們回家的路。
Whymper-Stube餐館的三色瑞士起司鍋配上啤酒,吃著吃著,我漸漸地走入了夢的國度,夢裡與第一位登上馬特洪的英國登山家Whymper一起醉倒在策馬特的小酒館中,相約來生來台灣一起登玉山。
第四天清早七點,我們拉著還沒睡醒的旅行箱,揮別了策馬特這座充滿還於度假氣氛的小城鎮,也告別了瑞士的阿爾卑斯山群。
離別時,馬特洪峰透露出一絲微笑,看來今天這裡又是個晴朗無雲的好天氣。

You Might Also Like

0 意見

有空留個言吧

SUBSCRIBE

終於,日記本被網路怪獸打敗,讓派克猴子的三部曲不小心浮出檯面,
第一部:派克猴子的旅行箱裝的是遊山玩水的故事。
第二部:派克猴子的書包裝的是學習的心得。
第三部:派克猴子的公事包裝的是上班後的突發奇想。

2012年12月於諾丁漢始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