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5日 星期六

粉鳥林上零粉鳥

進入了酷熱的暑期,我要不是細胞內有葉綠素,就是表皮被植入了太陽能板,越是豔陽高照,越是炎炎烈日,越是渾身是勁,全身上下充飽了電,成天關在辦公室實驗室內,唯一能夠開啟心肺動能的,就屬上下班那四公里的自行車騎乘路線,以及下班後一小時的運動時間了。於是到了周末,尤其是晴天,多一秒待在屋裡都是折磨。Polly正好相反,下班後軟趴趴的癱在沙發上動動手指滑手機、躺在床上吹吹冷氣看電視,就是生活的所有。
一星期前,神奇的事情發生了。Polly說:我們去粉鳥林划獨木舟吧! Google打關鍵字"粉鳥林獨木舟"就有玲瑯滿目的活動資訊。上網付了款,到了活動當天東澳車站旁集合。通常一天有三個梯次可選,分別是日出團、晨間團與下午團。我們選了最曬的下午團,如此可以配合早上從台北出發的火車,當天來回。
集合寄物後,工作人員會派發裝備,包含了頭盔、手套、膠鞋、救身衣和槳。
簡單著裝後,教練開著比軍用還舊的得利卡,載大家來到東澳灣沙灘。
團員中大約男女各半,以菜鳥居多,教練花了約半小時做了基本的教學,就讓這群新兵出海作戰了。還好今天風平浪靜,天空還飄來幾朵雲彩湊熱鬧,擋住了太陽的視線。
兩位教練一前一後包住我們八艘獨木舟,以緩慢的速度向南前行,目標粉鳥林沙灘,兩公里的距離費了近一小時,要是哪天風大浪高,不知大家是否還能夠享受划船的樂趣? 
接近粉鳥林沙灘時,全隊幾乎是以搶灘的方式攻上沙灘的。一方面要閃避水中游泳的浮淺客,一方面還要留意灘上戲水的旱鴨子。我們以及友隊的獨木舟幾乎就佔去了1/3個沙灘,其他地方像是水中、岩石上、沙灘旁,望眼看去,全是密密麻麻、五顏六色的人類。
一隻粉鳥也沒有,倒是看到好多魚群在水裡優游著。曾經,粉鳥林以秘境沙灘的姿態成名,如今,粉鳥林已成了白沙灣、福隆等海水浴場的風貌。
自從有了網路,有了社群,世上的秘境就一天天的在消失。漸漸的,秘境只存在惡劣的環境、深奧的海底或險峻的高山,但隨著科技的進步,當哪一天連宇宙都被人類摸透後,終有一天,秘境只能在你我的心中追尋。
團員們丟下獨木舟,紛紛的跳下水沁涼。
出發前教練特地提醒大家,不要塗防曬乳液,大部分市售防曬乳中的化學物質已經被證明是汙染海洋的元兇,身為地球公民,大家都乖乖的穿著長袖、戴袖套下海。
參加這次獨木舟行程前,我也是向普羅大眾一樣,靠著塗抹防曬乳液抵抗紫外線,
這回我學到了戴帽子、著袖套等物理防曬才是既便宜、環保、又安全的防曬方式。
我們不能沒有公德心,將獨木舟霸佔在沙灘上太久,海面上飄滿了別的獨木舟團體,等著上岸。離開粉鳥林海灘,我們繼續向南流浪,藍綠色靜止的海平面,讓人有在紐西蘭陶波湖或瓦卡蒂普湖的錯覺,教練鼓舞著大家下水,海水好鹹,螫著我們的雙眼,害的淚水狂流。
新購入的Olympus TG-4 相機隨我躍入了水中,防水15米的機身,在海水中睜開了單眼,看見了人眼視野以外的世界。聲稱防水防塵的它,不虧是喜愛戶外運動者的好夥伴。
團員們清一色來自天龍國,就連教練也是假日從台北過來兼差的上班族,
大家依賴著大都市豐富的資源,卻又渴望著大自然原始的擁抱,於是距離台北不遠的粉鳥林、宜蘭的烏石港一到假日,塞滿從都市樓房竄出的人們。
我們來、划了船、然後乘著車離開,東澳依舊是在地圖上難以被注意的小村落。
受惠最多的是那間位於東澳國小旁的全家便利商店,我們到的當天,商店裡擠滿了等待划船的人,運動飲料排到門口,宛如跨年時的盛況。

這景色讓我想到柬埔寨的暹粒,川流不息的觀光客,帶來了可觀的消費與污染,金錢流入了財團與政府官員口袋,髒亂與垃圾留給了當地居民。那終究是柬埔寨政府的問題,但這裡是我們的家園,如果可以選擇,我希望今天帶我們划船的是當地居民,就算服務沒那麼周到,就算設備差了一點。我期待繳的報名費有一部份用來維護這片海洋,因為它給了我們段快樂的獨木舟下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