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2日 星期六

談笑鴻儒

今天的空氣品質指數為8,PM2.5指標為3,若不是空氣監測站機器故障,在台北幾乎是不可能吸到如此清淨的空氣,再加上25度積雲的晴空,對於愛到處趴趴走的猴子來說,是上天賜予絕佳踏青的好日子,但對於習慣宅在家中的人來說,只是另一個太陽東昇西落的周末假期。

九份與金瓜石是我認為台北最美之處,雨天有它的朦朧,晴天有它的寬闊,人多時有它的熱鬧,人少時有它的寂寥。最重要的是,不需要預約、也不常塞車,山城裡的小村落,總是敞開雙臂迎接世界各地的遊客,尤其以日本與韓國的旅客居多,他們遠道而來看我們的九份,就像我們飛去釜山看甘川村一樣。我無法停止內心的好奇去探索別人的文化,卻也想溫習著近在咫尺的台灣風景。
誇張的燕尾,雙龍與福祿壽三仙道教風格的華麗屋頂,是外地少見的台灣廟宇特色。
之前都是搭火車到瑞芳站後再轉公車一路晃到上山,維持九份金瓜石命脈的公路蜿蜒而曲折,僅雙向道的102號公路,會先穿過一大片墓園才到達九份,讓上山時多了份神祕感。這回Polly爸媽與Han包了輛Taxi,像買高速票般,半小時左右就將我們從台北城送上了金瓜石。
黃金博物館園區凡是新北市民即可免費入園,園內遊客卻出奇意料的少。遊客多半是親子檔或者像我們這樣叔伯阿姨之輩,放暑假的學生們究竟都跑哪去了呢? 
但願不是流連忘返於虛擬世界的國度,在螢幕前拼湊世界的模樣,如此世界的面貌過於簡化,少了人與環境互動的情感,就像看了場電影般,容易感動也容易遺忘。我相信我們對於環境、事物的感受,是由五官複雜的訊號排序而成,網路上讀的聽的充其量只是聽覺與視覺兩官訊號的結合,而且接受到的還是複製來的膺品。
Polly爸媽在台北城內打拼數十載,今天終於鑽進了金瓜石的坑道,爬上了九份狹窄的階梯長廊,他們的年紀與侯孝賢、吳念真相仿,黃金博物館裡陳列的老照片、播放的紀錄影片,訴說他們那個年代打拼的故事。對我而言,台金公司、禮樂煉銅廠等歷史名詞,是伴隨他們長大的記憶。
我難以想像這樣簡陋的鐵皮公車,可以行駛在台北街頭。但在沒有地鐵捷運的年代,對於Polly爸媽那個年代的人來說,是每天通勤搭乘的交通工具。
只限內用不提供外帶的山頂豆花,只有兩種配料。
免去不環保的塑膠盒,也省去思考要加什麼配料的時間,冰涼爽口的滋味卻一點也沒少。
創意的發展,資訊的多元,到底是帶來了便利,還是複雜了我們的生活?
飲料店賣的沒有一樣止渴、餐廳裡吃的是裝潢,我們越來越難看到事物的本質,有人因此大發利市,但也有很大一群人迷失其中。
我想,每個年代有每個年代的問題,不是我們能選擇的,就好像無法選擇出生的家庭一樣,
幸好,在台灣還有選擇面對生活與工作態度的權利。
夕陽染紅了雲彩,海上漁火比天上繁星早一步啟航。我們窩進了一間名為山海關的茶坊,一面吃著火鍋,一面從窗戶看著黑夜緩緩的吞噬了整片海洋。
店小二說九份像是位風塵女子,越夜越顯得出風韻,許多內行的旅行團都是入夜後才抵達,在茶坊裡地度過春宵,然後匆匆地離去。
我們看著八斗子漁港外的漁火,各自聊著曾經出海船釣的經驗。
我回想起九年前在澎湖的那次夜釣,歐船長出海前就誇下無人槓龜的海口,果然當晚大家釣的不亦樂乎,但從那次之後的船釣便不再有類似的盛況。聽說是漁船的過度捕撈,讓小管繁殖的速度大減,釣小管逐漸演變成釣白帶魚或是出海唱卡拉OK的活動。
坐在隔壁的大叔,聽到我們的談話,好奇的加入了討論。不知不覺將話匣子打了開來,從船釣聊到了健康保健,再從健康保健聊到了職場哲學。台灣很小,藥界更是條窄門小路,原來這位老兄是我藥廠的前輩,在台灣藥界打滾多年的他,辭去了工作,自己當起了老闆,經營起健康保健的診所,治療廣大精神壓力過大、身體機能失調的上班族。

既然有緣,經過大風大浪的他,化身成一名傳教士,竟把老婆和小孩晾在一旁,迫不急待的和我們分享他多年在藥廠的職涯心得與對人生的體悟。
今晚,他不聊專業,也沒有推銷產品,更不是想灌入我們任何思想。
他教導我們在公司,最要緊的是謙遜示弱,做個將功勞全部歸給主管的乖乖牌,日子久了主管自然把你納入羽下,帶著你高昇,力求積極表現與鋒芒畢露是阻礙升職的致命傷。老闆永遠是對的,拼死力諫,從無好下場,也就是要有大智若愚的智慧。

他更說職場內的朋友難以真情相對,除非你無欲無求,除非完全無力和關係,大部分的單位,在有限的資源下,同事之間都是競爭的關係,沒有相互扯後腿就阿彌陀佛了。

他更說在藥廠切忌擔任執行重複性高的職務,在我們有生之年,這些職務很快地就會被沒有勞基法工時約束,勤勞又精準的機器人所取代,所以如何管理這些人工智慧變得很重要。然而,台灣的藥廠多半還是處於高勞力密集的生產模式,很快地就會在國際市場失去競爭力。

聽了他的一席話,我不禁讚嘆他精闢的分析,更可貴的是他無私地分享,他20年的藥廠的心得,正是我目前上班的真實寫照,就連在職場逾四十載的胡爸爸也頻頻點頭。

身在江湖,每個人在妥協與歸去之間得做出抉擇,可惜我看到的大多數員工,包含主管,在抱怨與無奈間一天挨過了一天,一年挨過了一年,環境沒有改變,只好將精神寄託在放假時、發獎金時的小確幸。

我心目中成功的人,是懂得應對進退、從容工作或來去自如的員工。他們有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心中有著明確的中心思想,一個別人很難與之交換的信念,他們在公司不一定位居要職,也未必討主管歡心,升職加薪的時候也不一定有他們的分,但在他們身上散發著快樂與熱情,因為他們按照自己的信念工作著並且積極的活著。

不一定要在職場上找到自己的價值,職場之外也有寬闊的人生,
用心學習,活動筋骨,拓展視野,到哪裡都可以快樂做自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