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9日 星期六

五星拱月(中) - 單車風光

昨晚在機上度過難熬的夜晚,今晚平躺在酥軟的床上卻睡只有不到四小時的睡眠。轉了四點半的鬧鐘,在涼爽的深夜,換上了車衣車褲,Sigi準時的在飯店樓下與我們會合,開啟了新國的環東之旅。夜裡的大街上,是自行車的樂園,沒有擁擠的車潮與汙濁的空氣,Joyrider的成員從四面八方齊聚一堂,依不同騎乘速度,分成四條隊伍,菜鳥的我們加入了最慢的一條隊伍。
新國的道路平整,坡度和緩,不像台灣的公路處處暗藏危機,窟窿水溝蓋一大堆,不時有上橋下橋必須換檔,在這裡齒輪幾乎打到最高速檔,專注著前方,享受追風的快感。從黑夜騎到了破曉,從破曉騎到了旭日東昇,我們像趕路的雁,使盡力氣的擺動雙腿,奮力地跟上前面的隊友,避免落單。
一路上儘管是都市風光,但是道路兩旁參天的雨豆樹,還有四處林立的組屋,令我印象深刻。十年樹木 百年樹人,完美的綠蔭規劃,與普及的公共住宅建設,顯現出新國政府對於市政長遠縝密的規劃。
一路時速保持在25-30公里每小時之間,中途只在加油站補給一次,四個小時的騎乘,貓到後來已經燃料用盡,在隊伍的最後掙扎,我雖然油料充足,但是覺得只是拼命燃燒能量換取速度,不太有意思,我時時刻刻想緩下腳步,看看路旁的行人,瞧瞧海岸線的長浪,以及欣賞站在路旁已數百年的行道樹們。但後頭總有壓隊的團員不斷催促著我們跟上隊伍的腳步,"Keep Rolling"不絕於耳。
速度是車隊的追求,沿途風光卻是我的嚮往,若是跟著潮流前行,我不自覺的拖累了隊伍的速度,隊伍無情地打斷我賞景的雅致,對彼此都沒好處。
於是,最後一段長達12Km的東海岸公園(East Coast Park),Sigi索性的帶我們脫離了Joyrider的潮流,悠閒的徜徉在自行車道上,開始追尋了我的嚮往。
我們的車一會兒在草地上,一會兒到了海灘,在公路上趕路的時間總是短暫,
自行車載我們到達四輪車到不了的地方,然後依靠在大樹旁歇息。
肚子餓了,Sigi帶著我們到附近的餐館,嚐嚐新加坡料理,
疲倦了,公園裡的每一個椅子都是舒適的床,供我們小憩,貓一躺就是一小時。
車隊早已將我們拋棄,拋到十萬八千里外,對於他們而言,我們是超級大肉腳。
我想到華人社會常教人勤能補拙、用龜兔賽跑的故事鼓勵人要當勤奮不懈的烏龜,死命不斷的爬已追上休息的兔子。於是,我們常看到滿街沒有適材適用的烏龜,靠著蠻力與兔子賽跑。若能及早發現自己是烏龜的本質,把戰場拉到水裡,就不會一生都別人設計好的遊戲裡討苦吃。
用完餐後Sigi火速的奔回公司加班,我們選擇偏離了主要車道,直線距離不必然是最佳的途徑,我跟著Google Map上虛線標示的小徑,在烈日下繞了好大一圈,看似白騎的冤枉路,卻沒有一段路程讓我們感到後悔。
我們打定主意,取消了明天與Joyrider的西環之行,改用自己的步調,好好地端詳城市的面容,聽說聖淘沙島的自行車步道剛在今年鋪設完成,十幾公里的小島正適合滷肉腳的我們。
翌日清晨六點,我們倆的屁股黏在坐墊上,再度踏著雙輪在人煙稀少的道路上,前頭少了老馬識途的Joyrider車隊領路,身體與心理的壓力減輕了許多,即便有時會忘了轉彎、繞了些路,但冒險畢竟是成長的必要途徑之一。
天破曉之時,終於騎上了通往豪華樂園的聖淘沙大橋,一過橋就有收過路費的票亭,連自行車也不放過。
過橋後右轉是一個接一個的主題遊樂園與觀光飯店,左轉則是寧靜的高爾夫球場、沙灘與豪宅。相較起市區內的國民住宅,島上是興國政府特准的私人高級住宅區,對於富豪來說是鬧中取靜的首選。近乎天價的售價針對金字塔尖端的客群,就連在銀行當高層的Sigi也望塵莫及。
外出有名車代步,浪小時可以開遊艇出海,家家戶戶有面海泳池,尊重他們的隱私,我們不方便拍照,但如此豪華的住宿規格,讓我們這兩位台灣鄉巴佬震撼不已。一樣是華人社會,不到新加坡,不知道台灣的錢小。
如果嫌游泳池太小太矯作,步行五分鐘外就有Tanjong Beach可以浸泡在新加坡海峽裡,或者
再走遠一點的Palawan Beach,就有寬敞的腹地可以做水上運動。只是這裡的沙灘看起來,為了安全便利考量,連沙灘都經過人工的修飾。
沿著海岸線直行,騎上了位於聖淘沙島尾端的西勒索砲台(Fort Siloso)歷史遺跡,居高臨下守護著新加坡港,是當年在二次世界大戰時英軍用來防禦日軍偷襲所設立的。我才發現日軍不只在中國、台灣和韓國惡民昭彰,在東南亞也是不速之客。
出聖淘沙島前,經過遊客雲集的主題樂園區,不得不佩服新國的吸金功力,遊客來自世界各地,連平時旅遊不常見的菲律賓、印度人也爭相來此朝聖,要拍到一張沒有遊客做背景的相片可說是難上加難。
無論是硬體設施,還是軟體的服務動線,園區內都做了相當友善的安排,將觀光年齡的上下限拉到極大值,上下坡有電扶梯、洗手間隨處可見,園區內的輕軌也是免費搭乘。
可惜,聖淘沙名勝世界並沒有吸引貓和我的目光,怯步的主因是過於人工化的設施,
以及螞蟻雄兵般的人潮。
我們吃了頓簡單的午餐後,便揚長而去。
其實羊毛出在羊身上,原本是個小漁村的聖淘沙小島,已經回不去原本樸實的面貌,
一份在台北賣100元上下的燒臘飯,在星國大約要300元,沒有附湯和飲料,米飯炊的比軍中的還要難吃。
曾經台灣政府想效法聖淘沙,將澎湖改造成博弈之都,只是兩次公投都被居民壓倒性否決。於是當聖淘沙早已光鮮亮麗、舉世聞名,成為星國的金雞母時,澎湖還是個人口外移、缺乏建設,財政收入微薄的小漁村。

但我喜愛澎湖的程度遠勝過聖淘沙,聖淘沙宛如一位多次整形後的少女,妖豔迷人、吸引目光,但她以沉醉於紫醉金迷的世界,再也回不去原本青春樸素的面容。更重要的是,澎湖人民可以勇敢的用自己的意志,決定自己家園未來的樣貌,民主的價值不是用金錢足以衡量的。
今天,我終於親身體會三年前的員工旅遊時,新加坡籍的同事在澎湖大菓葉柱狀玄武岩和我分享的,他很羨慕台灣自由的空氣,選舉、工作、生活,都比在新加坡有著更寬廣的選擇。

騎在平整的新國道路上,一切都很美好,但就是少了點感動。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