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8日 星期五

五星拱月(上) - 相遇在他鄉

電話的發明,讓地球兩端的聯繫有了及時的可能,網路的普及,縮短了五大洲之間的資訊傳遞的時間,航空器的發明,讓人的移動有了更迅速的選擇,低成本航空公司的誕生,讓不富裕的平民,也能抵達萬里之遙。就像當年的教育的普及,讓不讀萬卷書也能學富五車,讓處處被中國打壓的台灣人,開了一扇通往世界的門窗。根據交通部觀光局統計,台灣去年出境達兩千五百萬人次,意味著國人出國頻率為每年1.1次。
自從2004年捷星航空登台營運後,島上的廉價航空就像在歐美國家一樣蓬勃的發展,目前已有15家廉價航空在台營運,但真正讓它們進入我的生活、讓我大膽的向外延伸我的觸角,是從今年夏天開始。
一天晚上Sigi 發了封訊息問我和貓有沒有興趣到新加坡騎車,當下第一個反應是"新加坡規矩多,物價高,景色沒特別之處,實在沒必要千里迢迢去觀光。但鑒於Sigi與Joyrider的熱情邀約,加上年底前還有一堆特休假要放,就隨意地查了一下機票,結果卻嚇了我一大跳。往返台灣新加坡的來回機票只要4000元左右,與我以往認知的一萬元起跳有很大的價差。
Sigi的邀約、Joyrider的環島行程、便宜的機票、滿溢的特休假,給了我充足的理由來趟新加坡之行。貓任職的水泥業因環保意識抬頭,開採量進入了寒冬,正是請假透透胸中悶氣的好時機。我們喬好了時間,出發前兩個星期訂妥了機票與住宿。
時間:07/28/17 - 07/31/17 (四天三夜)
人員:Pakermonkey, 貓夫婦
住宿: Hotel  Boss triplet room (3 nights)
交通:Scoot air, MRT, Bike
花費:每人NT 16,000
參考書目:《City Target 新加坡 墨刻出版》

母貓雖然不騎車,但是為了就近"照料"貓,決定與我們倆同行。Polly對星加坡毫無興趣,大概是厭煩了上班常常要像新加坡總公司報告,這次她很貼心的放我一個人自由。短短四天假期,為了有更多認識新加坡的時間,我和貓很有默契的大膽地選擇了紅眼航班,星期五午夜從台北起飛,凌晨四點半降落在新加坡樟宜機場。
對於作息正常的我們來說,坐紅眼航班是項挑戰,亦是種折磨。身子拘束在直立的椅子上,很難得到良好的睡眠品質,我有時數綿羊,有時發呆,有時聽音樂,在半夢半醒之中抵達了目的地。不像每次旅程的開端,總懷著期待興奮之情踏上另一塊土地,凌晨四點半我們三個踩著蹣跚的步履,走下了飛機。
新國夜班的海關精神也好不到哪裡,緩慢的通關速度,我們足足排了一小時的隊才順利入境,托運的行李早被機場人員拿下行李轉盤,一直到搭上捷運,外頭還是一片漆黑,但六點多鐘捷運上已經出現上班勤奮的人潮,與剛剛機場慵懶的海關人員,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早上八點抵達飯店,飯店並沒有給予提前進房休息的通融,只好掛完行李後四處流浪,
原本期待能散步在植物園,享受晨間的清新,無奈身體能量不足,我和貓當起了遊民睡在植物園裡的長凳上,一面補眠,一邊餵蚊子,好不容易勉強補足了睡眠。
星國的高物價在出發前早有所聞,我們訂最普通的旅館三人房就要價五千元台幣,狹小的房間,除了兩張床與廁所外,要將行李攤開平放都有困難,塞進了兩台公路車後,連走道的空間也被占據了。於是,待在房間裡只有兩種選擇,要不坐在床上,就是待在洗手間。

在新國租自行車亦不便宜,出發前預訂了兩台公路車,
車行直接將車送至飯店大廳,我們一共租了兩天,一台要價115新幣(2600台幣),附有維修包與打氣筒。至於鎖,車行老闆說星加坡到處都是監視器,沒人敢偷車。
原來,治安優良是嚴刑峻罰下的成果,不是諄諄善誘教育下的培養出的品德。
Sigi工作上遇到了些麻煩,整個星期包含周末都在挑燈夜戰,華麗壯觀的金融大廈裡埋著像他一樣努力勞工們的青春。下班後已接近午夜時分,他特地前來飯店樓下請我們喝一杯,臉上不帶有超時工作的倦容,露出的盡是看到老朋友開心的笑容,我想這境界非得對工作、對生命抱有極高度熱忱的人方能置之,非我平凡之輩能達到之境界。

我們約好明早五點半,飯店門口見,星期六上班前,他要帶我們環星國半圈。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