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5日 星期二

小亞細亞的巨人(4) - 土耳其白

瀏覽車載著團員,輕輕的駛過一山又一山的荒煙漫草,要不是這趟旅程,我不知道這塊貧瘠的土地上,兩千多年前的古希臘與古羅馬帝國就在此活躍過,許多古建築至今還保持的非常完好。
土耳其人接收了這塊疆土,但他們並沒有選擇傳承這段歷史。他們嗅到了旅遊商機,聰明地在古蹟前插個旗幟,建個售票亭,鈔票隨之滾滾而來。
可惜的是,在人力與物力上,土耳其在古蹟修復上,遠不如西歐國家。儘管古蹟的保存,貴在保持原貌,但是對於這些歷史建築的介紹與維護,要不是跟團有導遊在一旁解說,或者對於希臘羅馬文化有相當的知悉,否則在一般遊客的眼中,不過是一堆堆的斷瓦殘垣罷了。
阿斯班多斯劇院(Aspendos Theater)位於安塔莉亞東北方50公里處的羅馬劇場,屆齡逾兩千年歷史的劇院能保持如此完好,可說是十分不可思議,直到今天固定有演奏會在此舉行,能與幾千年前的古人,坐在同一塊石頭上聽歌劇,讓人有飄渺虛幻的感覺。
我卻想到了選舉的造勢會場,不知道羅馬皇帝是否曾在此舉行演講?
附近的引水道亦是羅馬帝國一項重要的文明,這些基礎建設活得比一千五百年的羅馬帝國還長。試問現今台灣的哪座建築設計可以撐得了上千年?
細心呵護下的台灣總督府也才不過百年的歷史。
還好,我們也有年逾過百的龍騰斷橋。
阿芙蘿迪西亞(Aphrodisias)古城是祭拜愛神的廟宇,這是一座三千年以上的希臘古城邦,可能是位於當紅景點帕穆嘉麗(Pamukkale)不遠處,所有遊客都被吸到帕穆嘉麗去了,這裡相對的舒適。
腳底踩的、手指碰觸的、投射入眼底的,都是難以想像的歷史韻味,如果人類一代以
20年來算,這是150代前人們生活的軌跡,現在的他們早已化為塵歸於土,倘若他們沒留下這些建築,世人可能早就將他們給遺忘,或許這就是為何古代強盛的王朝,都會以大興土木來增強自己的歷史地位。
一樣是血肉之軀,古人以建築工藝、發明文字、信仰宗教得以橫亙千古。
幾千年的演化,現代人的智慧並沒有比古人進步多少,
以前比拳頭大小、現在比核彈多少,
依舊被物慾主宰,依舊在不成熟的政治體制下,不公平的分配著有限資源。
民主社會,人人看似平等,卻難有曠世之作。科學解決了大半生活的難題,甚至延長人類兩倍以上的壽命,從30歲增加到100歲,但這就歷史長河來說,長壽並無太大的意義,
如果生活中的恐懼、病痛與身不由己從未減少,也只是多活多受罪爾已。
科技進步阻礙了自然演化的步調,我們的軀體依舊承受不了紫外線的侵襲,
防曬乳與遮陽傘的發明,並沒有解決問題,反而徒增出門的不便,更慘的是有人為了怕曬,乾脆變成白天躲在室內晚上才出門的吸血鬼。
停在阿芙蘿迪西亞古城旁的車子長的都是這幅德行,在台灣街頭會引人側目的古董老車,
在這裡配上古老建築,非常的對味。
正好遇到小朋友們遠足,我寄物櫃打開乍見一位在玩躲貓貓遊戲的小Boy,害他被同伴發現,歷史古物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堆石頭,小時候和爸媽去逛美術館或博物館,我只想在販賣部玩耍。
圍牆旁地上外型酷似芒果的果子,敲開來居然是核桃,一旁的大叔就地取材,拿著地上的石頭,敲出我們熟悉的核桃子,放在我們手掌心上,第一次吃到未經烘培新鮮的核桃,嘗起來苦苦的。
音譯的帕穆嘉麗(Pamukkale),也有人用意譯稱作棉花堡,是這一區古蹟內最著名的觀光勝地。嚴格的說這個園區包含了石灰溫泉池與希拉波利斯(Hierapolis)古城。
羅馬人是個愛看戲又愛泡湯的民族,這一區兩者兼備了。
希拉波利斯(Hierapolis)古城所保留下來的劇院規模,完全不比阿斯班多斯劇院遜色,
這可以看出古羅馬公共建設的務實程度,當時光將房舍都化作塵土後,依舊屹立不搖的是神殿與劇院。換作是台灣,政府發包的公共工程,總是在颱風強震後,第一個倒塌,
台北城在時光的篩選後,最後存留下來的會是什麼呢?
實際走一趟帕穆嘉麗溫泉區,不難發現,這裡與想像中的白雪皚皚,或是明信片中的白底透著淡淡的土耳其藍有很大的落差,溫泉區都被那些修圖修得過分、取景取得格外誇張的相片給美化了。
親眼目睹,根本就是漏水的壁癌,上面還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螞蟻雄兵的模樣。
遠觀已不堪入目,近觀更慘不忍睹,多數池子早已乾涸,缺乏水的滋潤保濕,裸露出凹凸不平如瘡疤般的紋理。這些風景本應泡在水裡的,由於附近飯店旅館長期大量抽取地下水,導致地下水嚴重不足,明信片上的浪漫景致已不復存在,旅行社其實可以考慮拿掉這一個行程。就是沒來會後悔,來了更失望的概念。
想踏在白色的岩石上得先脫鞋,踩在不平整的岩石上像在做腳底按摩,腳皮薄的人會有強烈的刺痛感。大竹說現在看到池裡的水,是土耳其觀光局後來人工注入的,換句話池中是攤死水,水池承受了大人濯足的汙垢、小孩的小便,但也有勇猛的遊客穿濁短褲比基尼,當溫泉泡。
如果有意泡澡,還是建議到室內人工池,會衛生許多,需要另外付費。
當然,跟旅行團不太可能有時間在此消磨,溫泉控可以留到晚上旅館再享受,
今晚住的是Doga Thermal溫泉飯店,注滿泉水的室內泳池與室外溫泉池,成為飯店一大亮點。
當我們歡天喜地的享受飯店設施時,無意中也成為了破壞帕穆嘉麗景觀的幫兇之一。
上網一查,這樣豪華的旅館一晚也只要兩千台幣左右,為了小錢,造成景觀不可逆的損傷。
愛琴海區最後一站的古蹟巡禮,是參觀艾菲索斯古城(Ephesus),規模超過了先前去過的阿芙蘿迪西亞與希拉波利斯古城。相對保留住完善的公共建設,除了神殿、劇場外,還可以清晰的辨認出大街、市集、市政廳、運動場、妓院、醫院與圖書館,而不是只剩下幾根柱子由人想像。
筆直的克里斯特大道類似台北的凱達格蘭大道,重要人物都會在此出沒。
石柱上與門緣上無意間會發現精細的神像雕刻,可以看出當時古城的富庶與繁華。
HaKane與大竹一面走,一面和我們講希臘神話故事,光是登場人物,什麼宙斯、阿波羅、勝利女神、梅杜莎等等讓人搞不清楚,聽的一頭霧水,都要怪我國高中時歷史課沒好好學。
不過,外國人來台灣對於廟宇裡面的媽祖、關公、觀音菩薩與釋迦摩尼應該也是不知所云吧!!
對我這個俗人來說,園區內最有趣的應該屬妓院的標誌與圖書館了。
Hakan說以前沒有18禁的概念,只要腳的大小比地上的這足印大,就表示可以合法入妓院消費,腳太小便不被視為男人,大家紛紛拿自己的腳比對看看。恩!還好都有合格。
圖書館在艾菲索斯古城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不僅僅是建築本身宏偉,位置就在克里斯特大道的盡頭。倘若有一天羅馬人穿越時光隧道,來到二十一世紀,生活所需的大街、市集、市政廳、運動場、醫院、劇院與圖書館都可以輕易找到,但很可能會因為找不到妓院而發瘋。
現代人講求人權,廢除了虐囚、水牢,娼妓也走入地下化,社會並未因此而更文明,
只是好處落到某些特定人的身上爾已。
不論是愛琴海區的土耳其白或土耳其藍,單就視覺而言,對岸希臘的藍與白迷人的多。
我們從土耳其第三大城伊茲米爾(Izmir)飛向首都伊斯坦堡(Istanbul),
一個背負著歷史宗教、文化、種族矛盾,卻蓬勃朝著現代化發展的古老城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