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6日 星期三

小亞細亞的巨人(5) - 伊斯坦堡之街

如果將台北形容成台灣的天龍國,那麼伊斯坦堡就是土耳其天龍國的n次方。
遊覽車駛進伊斯坦堡市區,所見所聞,與前七天的觀感,成了極大的落差,宛如進入了另一個國家。Hakane就是住在伊斯坦堡鬧區的中產階級,他說市中心一套兩房兩廳的公寓,一個月房租要價台幣三萬元左右,雖然比不上歐洲的倫敦巴黎,卻是直逼台北市的物價水準。儘管伊斯坦堡居大不易,但湧入大量外縣市以及鄰國前來尋夢的人口從未少過。
地鐵裡、街道上、還是餐廳裡,我對伊斯坦堡市區的印象就是無止盡的人潮團團湧出,更別說是觀光區了,白天夜晚皆然,寧靜成了此地最奢侈的享受。
伊斯坦堡城區被金角灣(Golden Horn)與博斯普魯斯海峽切成三個區塊,分別是舊城區、新城區與亞洲區。新城區與舊城區靠著加拉達橋連接,新城區與亞洲區跨著一座博斯普魯斯大橋,而舊城區與亞洲區則是有海底捷運相通。當然,水面上的渡輪也是頻繁的往來三塊陸地。
著名的觀光景點主要分佈在新城與舊城區中,但所謂的新城與舊城,不像歐洲的城市將新舊城區的界線分的一目瞭然,這裡新舊建築融合在一起,頗有雜亂無章之感。
伊斯坦堡,就是歷史課學到的君士坦丁堡,羅馬帝國與拜占庭帝國的首府,很難想像眼前清真寺林立的古老城邦,曾是基督教世界的中心。親自走一遭聖索菲爾大教堂,映入眼簾的是我不曾想過伊斯蘭教的寬宏大度。
不同於歐洲大部分的教堂,裏頭讚揚的如果不是耶穌,就是瑪麗亞,要不然就是更多的聖經故事裡頭的人物,只不過那些神族距離我們人間好遠。
少數的教堂供奉的人類已故的王宮貴族,稍微能有些共鳴。
聖索菲爾大教堂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它既是教堂又是清真寺,住著耶穌也感受的到阿拉。
拜占庭時代這裡是世界上最大的教堂,經過了三次的擴建,十五世紀時被信仰伊斯蘭教的鄂圖曼土耳其人攻下後,保留了教堂的外觀,內部畫上阿拉伯的幾何圖形,但聖經上的人物一樣被保留著。
根據可蘭經,穆罕默德不崇拜人物、動物與植物,所以在清真寺裡的裝飾,是以阿拉伯文與幾格圖形構成,給人非常素雅之感。
現在的聖索菲爾大教堂主要作為博物館之用,欲膜拜伊斯蘭信徒,會到隔壁的藍色清真寺。
想進入藍色清真寺,不需買門票,但是必須要符合伊斯蘭教的規矩。
進入室內要脫鞋,男生要長褲,女生不能露肉,如果不合格,會有專員發給藍色布袋將身體包裹完成後再進入。
進到藍色清真寺的第一印象就是濃濃的腳燒味,因為大家都是脫鞋進入的,地毯自然的就蒐集大家腳底的精華。穆斯林進清真寺前是會習慣洗腳淨身的,所以臭味的來源多半是出自於走了很久路的觀光客之腳。
清真寺比起寺廟與教堂,要樸質許多,沒有太多迴廊與隔間,也沒有金雕細琢的裝飾,抬頭也不會有人像或是壁畫的人物盯著我們看。
凡是遊客聚集的熱點,周圍站著荷槍實彈的員警及武裝警車,深怕一顆老鼠屎毀了土耳其的觀光產業。來自世界的遊客們擔心恐怖攻擊,土耳其政府比遊客們更怕有人打著伊斯蘭宗教之民出來搗亂。
土耳其警備隊的英姿完全不會輸給英國的高帽警察。
我學著寺裡的穆斯林向聖城麥加一拜,突然悟出了點世間道理,
今天世界所接收到的資訊,都是由西方基督教主導的平台得知,他們告訴我們巴勒斯坦人聯合周圍的回教國家,欺負人丁單薄的以色列,他們說伊斯蘭教是恐怖主義的發源地,他們說賓拉登炸我雙子星大樓,我要不惜代價血債血還給個公道。
他們用各種的包裝與理由,到處合理化的製造紛爭與難民,而這些災難,遠比恐怖攻擊造成的死傷更加慘烈。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可穆斯林或是佛教徒主宰這世界,地球上的衝突很可能會減少許多。
可惜,基督教勢力不可能鬆開拳頭,在這個比拳頭大小的星球上,他要佔有最多的資源。

跟著旅行團,沒太多機會在地群眾,但他們的知足是顯而易見的。
加拉達橋(Galata Bridge)上從早到晚都是釣魚的民眾,釣的小魚不到手掌大。
C.W.Chen說他們釣組的綁法,就只能釣到這般小魚,裝滿一桶子的小魚就足以讓他們開心一整天。小魚可以帶回家溫飽,也可以賣給橋下的餐廳,餐廳再料理成小菜端上桌。
我們就這樣幸運的嚐到小魚的滋味,而我們的主菜是好幾十倍大的海魚。
主菜端上桌前,店家派廚師上演一段火烤炙燒秀。我覺得有些多餘,因為這不是當地的料理方式,完全是為了觀光客準備的。在伊斯坦堡的每一餐,旅行社都精心安排,讓團員們有物超所值的尊榮體驗。於是,坐在我們四周的,也清一色是口袋較寬裕的旅客或是旅行團。
旅行社還特別安排五星級的Pera Palace Hotel Jumeirah,位於新城區加拉達塔(Galata Tower)附近,本身就是一座皇宮,飯店裡有著土耳其第一台電梯。我們正好住103號房,隔壁的101號房是土耳其國父凱末爾曾經居住的房間,特地保留作為博物館。
類似的皇宮酒店,在西歐國家一晚萬元台幣起跳是基本消費,在這裡卻只需一半價格。老實說,對於我們這群既非貴族、涵養也不深的觀光團,住如此高貴的飯店,只是損壞飯店形象爾已。我觀察到,平庸的人並不會因為穿上名牌衣著、住進豪華酒店,或是吃高級料理而變得高尚,顯得尊貴。
至少照片中的我和Polly與背景相當不搭,更別談散發出高貴的氣質了。
大竹鼓勵我們若想一窺土耳其庶民生活,不妨趁著晚餐後的自由時間,搭底鐵四處逛逛,我們將會看到很不一樣的伊斯坦堡,尤其是到遊客稀少的亞洲區。
於是,我們日以繼夜的忙碌著,白天認真的跟緊導遊,走遍大小皇宮,欣賞高貴的皇宮生活。夜裡我們拿著地圖,在平民出沒的巷弄穿梭,尋找最真實的伊斯坦堡。
出飯店左轉往小巷中的串燒店,第一天晚飯後無意間經過,即便菜色再吸引人,我們的胃再也容不下任何食物,老闆依舊熱情的招呼我們,說不嫌棄的話,明天、後天、大後天或是明年都歡迎來店裡座座,如果吃不下四人一起點一小份也沒問題。
第二天晚上,團員們馬上就去光顧了!
水煮玉米、淡菜、沙威瑪和芝麻圈,這些旅行社看不上眼的攤販,就好比台灣的臭豆腐、雙胞胎、蚵仔和碗糕般平易近人的食物。沙威瑪這項土耳其食物雖然遍佈全球,但每個地區的味道口感都不同,不像McDonald's或KFC都是依SOP製造,土耳地在地的沙威瑪口感,和我們在歐洲與台灣吃到的都不一樣,他們沒有放美乃滋的習慣、麵皮也Q彈許多。
第二天晚上,依照大竹建議,搭乘捷運穿過馬里馬拉海峽來到亞洲區,這裡的物價比起歐洲區(新城區與舊城區)便宜些,很多住不起歐洲區的人,就住在亞洲區每天通勤,就像台北市與新北市的關係一樣。我們漫無目標地四處亂逛,走進了傳統市場,賣的多半是我們台灣熟悉的蔬果,倒是有一樣水果,引起媽媽們的興趣,就是新鮮無花果。這裡不用電子秤,還是保留著傳統的砝碼磅秤。
乾貨區也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很多團員說來土耳其,無花果乾是很好送人的伴手禮。這裡的價格不需要殺價,標價就是觀光區的一半,和導遊買的三分之一。
送我們回飯店的是渡輪,因為搭渡論比鑽海底隧道便宜些,是在地居民的好朋友。對於我們觀光客而言,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吹吹夜裡的海風,欣賞黯淡夜色中的伊斯坦堡。
二十分鐘的航程,我們與一對來伊斯坦堡旅遊的土耳其新婚夫婦相聊甚歡,他們對我們的興趣,猶如我們對他們的好奇一樣。
脫離旅行團保護的五小時中,我們感受到土耳其人對於我們這些東方面孔的熱情。
出門在外,如果我們小心翼翼、四處防備,
或許能減少受騙上當的機會,卻同時失去了與他人熱情的互動。
而這些互動,不就是我們願意踏出家門,四處遊歷最可貴的經驗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