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38度線上的驕傲 (10) - 受寵的觀光客

韓國觀光公社的官方網站裏頭有詳細的中文旅遊資訊,可說是安排韓國旅行計畫的一大利器。仔細的研讀將會發現,它比一般國家的觀光網站更加用心,不僅提供多國語言外,涵蓋層面更加的廣泛,除了一般旅遊用到的資訊外,像是交通、美食、購物、景點之外,還有著墨了文化、藝文與慶典等一般觀光客相對無法接觸到的範疇,有心想深入者,更可以申請免費志工導覽,令我非常的嚮往之。

身為大韓民國首府的首爾,在觀光的推廣亦是不遺餘力,首爾市觀光網提供了外來客們清楚又眾多的選擇,詳細的資訊足以讓我們在城裡待上好幾星期,後來發現自己買的那兩本首爾旅遊書有點多餘。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首爾市政府規劃出的首爾徒步解說觀光行程,大約有二十幾條,有志工伴在旁伴隨,一邊走一邊訴說首爾市的歷史、自然與文化,而且一樣完全免費,走過上百座城市,首爾是第一個提供如此貼心服務的城市。每一條路線都很誘人,有限的天數,扣除Polly的逛街與南怡島一日遊,我們緊湊的排入了三個導覽,依照參加的先後順去分別是(1)青瓦臺、(2)首爾市政廳大樓、 (3)首爾路7017-由漢陽變為首爾,值得向大家推薦。
青瓦臺,是韓國總統辦公及接見外賓的場所,是大韓民國最高的行政中心,類似台灣的總統府,方圓幾公里內,戒備森嚴。位在鐘路區,北面依仗北岳山,難面對首爾五大公之首 - 景福宮,有著寬敞的天然環境,與不受都城內喧鬧的幽靜。
不像蔡英文總統,嘴裡說著"與人民站在一起",實際上的總統府前常常是拒馬蛇籠伺候,
青瓦臺園區,不但韓國人民可以申請導覽,連像我們一樣的外國人,照樣一視同仁的被歡迎。在景福宮旁報到後,府內會派遊覽專車直接將遊客接送至園區,安檢之後會先聽一場簡報,參觀動線由綠地園、青瓦臺主建築、迎賓館,最後是可隨意參加的七院。
每位參加導覽的遊客,除了免費導覽外,還發了份紀念品當伴手禮,我們拿到的是韓國製造的青瓦台圖案馬克杯。
冬天的綠地園呈現著一片蕭條,導遊站在原中央,用麥克風向旅客介紹。外國人則配有各國語音導覽機可以操作。韓國人種植了許多松樹,象徵著堅貞不屈與四季長青的民族精神。
同為歲寒三友,台灣代表的梅花顯得些許悲情。
園區的主角就是這棟青色屋瓦的韓式建築,是韓國第六任總統盧泰愚將軍所建,
一旁有青瓦臺的前身 - 景武台的紀念碑,為韓國首任總統李承晚的辦公所在。
無論是景舞臺還是青瓦台,都是韓國獨立後,政府依照韓式古建築所砌成,原本日據時期的朝鮮總督府被立即被廢除,韓人視之為屈辱。奇妙的是,台灣在光復後,不但沒有視被殖民的歷史為恥,反而沿用日本時代的台灣總統府,至今已逾七十載。
迎賓館是韓國舉辦國宴、接見外賓的場所。今天與我們同行剛好遇到一群幼稚園小朋友的校外教學,他們也和所有觀光客一樣乖巧的從頭到尾聽完解說,令人訝異。在如此年幼階段,就開始感受國家歸屬的氣氛,顯示政府在凝聚國民向心力方面,根扎得很深。
導覽的最後,是自由參加的七宮。七宮,顧名思義有七座宮殿,是用來祭拜七位後宮妃子的地方。據說這些寺廟有庇護後嗣的功能。
結束導覽行程,步行回景福宮的沿途的路上,懸掛著一張張的小卡片,上頭寫的居然是我們所熟悉的繁體中文。好奇仔細一看,這不是在推展觀光,也不是在打廣告,而是無言的陳抗,抗議台灣永豐餘企業的子公司在龐大獲利後,惡性倒閉,造成韓國800名勞工失業。
我很訝異,訝異連抗議的卡片都做得如此的精美,我很羞愧,汗顏著台灣的企業丟臉丟到國外。
早上1230左右參觀完青瓦台,下午1400緊接著首爾市政廳大樓的導覽,乍看之下與旅行團的緊湊行程無異,實際上,每一個導覽行程都長達兩小時以上之久,解說之細緻,絕非旅行團蜻蜓點水式所能比擬。
導覽從舊市政廳與地鐵站的連通入口開始,接待我們的是志工朴善美,講著一口流利,帶有韓國腔調的中文。舊市政廳是日據時代的建築,如今已拆去大半,保存下來的部分,成了首爾市演變的展覽館,舊時代的首爾市容,因為都是日本人的傑作,和台北城很類似。
東西南北都有城門,中間有清溪川流過。四大們中又以東門與南門較為重要,所以人們在前面加了大字,成為我們熟知的東大門與南大門。
舊市政廳保留了許多與首爾市相關的歷史文物,包含了與外國城市交流的相片,台北也是她的姊妹市之一,昔日市長的辦公室保持完好,裏頭還有市民圖書館,有不少市民在裏頭專心閱讀。
經過空橋,我們從舊市政廳走進了玻璃帷幕的新市政廳,一進到建築內,很難不被她的垂直綠廊給吸引,植栽從一樓延伸到七樓,像極了一座玻璃溫室。建築本身與內部藝術品皆是由韓國藝術家及建築團隊設計打造的。
除了建築外觀奇特,首爾市政聽與有別於傳統認知嚴肅的行政大樓。整棟建築約有四成的空間,是留給市民自由進出使用的,建築內設置有藝廊、交誼廳、咖啡館、多媒體劇院,還有大型的會議室與場館便宜的租借給市民使用。
市政廳,又名市政聽,就是提醒市府官員隨時傾聽民意,
市長年輕的裝扮,逗趣的辦公桌,就是要打破以往行政機關官僚的舊形象。
市政廳前的首爾廣場,每年的冬天,搖身一變,成為大人小孩嬉戲的滑冰場,
市府前廣場,拿來製造歡樂,而不是拿來抗議,宣洩氣憤,多麼好的主意。
當政府心中有人民時,人民心中自然也會有政府。
我就在想,哪一天台灣才能擺脫說的比做得更好聽的政治生態。
導覽的終點,回到了舊市政廳的地下室,朴小姐發給每人一份問卷,期待我們能給他一些反饋,好讓她往後的解說能更加精彩。雖然我不知道她當志工背後的動機為何,可以肯定的是她對於自己居住的城市與國家,有著相當的認同感。

兩天後的早上十點整,我們準時地來到舊首爾車站,又稱為文化站首爾284。韓國的寶物與史蹟都有它們的編號,數字284指的就是韓國的第284號史蹟。可能是天氣寒冷的關係,報名今天的解說行程只有我和Polly兩人,首爾觀光公社不會因為報名人數少而併團或是取消行程,解說員Choi Nari一樣從頭為我們講解到最後一刻,敬業精神深植我心。
站在舊火車站門前手上握著的手榴彈的銅像,是姜宇奎義士,朝鮮的民族英雄。日據時代,他曾經試圖暗殺日本總督未成被捕,處以死刑。
 走上首爾路,一條橫亙在車站前的高架道路,是昔日車水馬龍的幹道,道路在2017年廢除之後,並沒有做拆建的動作,反而交由荷蘭的建築師設計,在路上種植了大量的植栽,改建成為行人的步行道路,此舉受到許多首爾市民的批評,畢竟在首爾站前寸土寸金的黃金地段,留下這條完全沒有經濟價值的道路,需要很大的魄力。
原本設計花團錦簇的首爾路,到了冬天只剩下枯枝落木,剛好今天霧霾來襲,微塵粒子超標,相片怎麼拍都蒙上一層灰,Choi Nari拿出手機,和我們分享首爾路植栽盛開的模樣。她說現在晚上打上燈光,會比白天美一些。於是我晚上專程又跑來這裡晃了一圈,霧霾又遇到下雨,景緻就更加的迷濛了。
走下高下首爾路,來到南大門,也就是崇禮門,韓國的第一號國寶。古代的崇禮門在韓戰時遭受破壞,現存的崇禮門是重建過後的英姿,韓國不只在人體整型很有一套,在古蹟的再造上也有相當水準。一旁的古城牆大多已經隨時間頹圮,保存下來的部分,可清楚的分辨不同時期建造所用的不同大小的牆磚,還看的見還有被祝融紋身過的疤痕。
Choi Nari踏著輕快的步伐,帶著我們走上南山的斜坡,Polly跟在後頭有些上氣不接下氣,平時沒有運動或旅行的遊客,參加導覽在體力上會有一點負荷。
南山公園盡頭是首爾最高的建築首爾塔的所在,首爾塔是首爾著名觀光景點之一,上回來過一次見識到人滿為患的可怕,與南山公園裡清靜幽雅的環境,形成強烈對比。

南山公園裡,紀念著兩位韓國偉人,可惜,曲高和寡,偉人總是孤寂,紀念廣場周圍冷冷清清。
第一位是白凡廣場上的長者,紀念大韓民國的建國英雄白凡,文人出身的他,理念卻和掌握軍權的李承晚不同,爭權之下,李承晚最終勝出,當上了首任韓國總統。如此情節有點類似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和掌軍權的袁世凱之間的角力。兵荒馬亂的時代,握有軍隊才是最有力的籌碼。
另外一位是朝鮮的民族英雄安重根義士,在哈爾濱成功的刺殺當時的日本侵略朝鮮的統監伊藤博文,伊藤博文亦是中日甲午戰爭的發起者,台灣在此役後淪為日本的殖民地。
聽到安重根英勇的故事,我不由的深深的向他致敬,算是間接的為台灣報了一劍之仇。
日據時期的台灣,未曾聽說有志人士設計暗殺台灣日本總督的,
到底是台灣人的隨和善良,讓日本人軟土深骨?
抑或台灣人從古至今,從未認清過自我,被宰慣了,難道就不覺得疼?

此刻,我心中出現了一個疑惑,這趟路從姜宇奎到安重根義士,Choi Nari介紹韓國人眼中的英雄,在曾受日本侵略的台灣或中國人的眼裡,或多或少能產生些共鳴,但如果今天來的是日本遊客呢? 身為侵略者,是否真能從被霸凌者的角度反思呢?

正當我想開口問Choi Nari時,她拿起了相機,請我和Polly分別站在階梯的兩側做親吻的動作,此刻我突然想通了這問題的答案:
論軍事、財富、國際地位、國土面積,台灣在中日韓間都是敬陪末座的,甚至東南亞的菲律賓或越南都能有意無意地吃台灣豆腐。然而,台灣人因為有如太平洋的包容心,以及無可救藥的樂觀情操,我們可以在強國環伺下微笑,在低薪中找尋樂趣,
如果富裕與強盛,是為了與人競爭,競爭是為了令人威怯,令人威怯是為了佔有更多的資源。資源有限,慾望無窮,離快樂反而更加遙遠。
導覽的終點在南門市場旁,謝謝Choi Nari一個上午為我們精彩的解說。

韓國觀光公社的用心,讓我們倆成了受寵的觀光客。韓國推展觀光,包含了從有形物質上的銀貨兩訖,自然風光的收藏體驗,發展到社會價值的傳達,或許這就是韓流正風靡世界的原因吧!!

這次走了三條路線,還有十幾條導覽路線,等待我們下次回來探索。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