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日 星期一

38度線上的驕傲 (11) - 南怡一夢

說道南怡島,不得不佩服韓國觀光宣傳的功力,讓遊客願意從世界飛到朝鮮半島,再驅車小時,到此面積不到龜山島一半的河中小島,究竟是甚麼魅力,讓絡繹不絕的遊客終年不停地湧入這座彎月小島? 趨之若鶩的不分男女老少,國籍種族,島上塑造成夢境中浪漫的烏托邦,一個小說電影裡才會出現的國度。
南怡島位於江原道,從首爾市中心雖然有便利的遊覽車往返接駁,一趟需要近兩小時的車程,Polly禁不起眾多部落格上如夢似畫的島上美景,將拜訪南怡島列為此趟韓國的主要目的之一。

從首爾南大門出發的南怡島直達接駁車必須事先預訂,一天只有一班車往返,我們就眼睜睜的看著沒有預先買票的遊客,被拒絕上車失落的表情。去南怡島,網路上也有像KKDay等華人旅行社販賣的套裝行程,一天之內除了去南怡島,又去了一兩個江原道觀光景點,把旅程壓縮得相當緊湊,適合一天想逛很多景點的遊客,我和Polly則想好好專心待在南怡島上。

為了消磨乘車時光,遊覽車上反覆地撥放南怡島四季的影片,座位的椅背後,放了三本介紹南怡島風景與歷史的專書,無形增加了遊客們的期待感。九點半從首爾出發,抵達遊覽車停車場已是十一點左右。為了塑造南怡島夢幻的疆界,島與陸地是沒有橋樑連通的。
前往南怡島的方式只有兩種,第一種較普遍的方法是搭乘渡輪,儘管從此案就能望見彼岸,班次就像高雄的旗鼓輪頻繁的往來兩岸。不畏風寒,遊客興奮地在甲板上拍照、欣賞河岸風光,當天起了濃霧,讓我想到了三國時草船借箭的故事。
第二種是當從天而降的空中飛人,從高塔上,利用重力加速度,吊掛滑溜渡江,直達島上,看著別人從天邊呼嘯過江,真是酷斃了。
南怡島正式的名稱為Naminara republic,書上介紹南怡共和國有自己的貨幣、護照和語言,在遊客中心詢問後,這並不是真的,登島時並沒有海關檢查護照,在島上消費也是認韓圜。
可能南怡共和國早在我們來之前,就被大韓民國給統一,說明了烏托邦是人們塑造出的理想國度,並不存在於這個世界。
南怡島的名稱是為了紀念英勇的南怡將軍,南怡將軍並非抗日名將,功績卻可媲美中國的岳飛或是關雲長。這座島是他永眠的地方,他生前想必是個好客熱情的個性,否則每天那麼多遊客前來叨擾,應該會被煩死了吧。

在島上,宛如進入了童話王國,島上的裝飾、房舍、路樹都不同於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一旦拿出了相機就很難再收起,輕鬆愉快的氛圍瀰漫了整座小島。
我雖然不清楚韓劇冬季戀曲是在演甚麼,但在冬季走進了電影場景中,
就讓人非常有感覺,有種想好好紀念這一刻這一秒的衝動,以及冷得一直想尿尿的感覺,還好,園區裡到處都歡迎拍照,上廁所也是非常方便。
廁所門口的牆上,是可愛的馬賽克磁磚壁畫。
最令我津津樂道的是,南怡島雖然是人虛擬出的夢幻國度,卻沒有一般遊樂園濃厚的商業氣息,邪惡的想盡辦法誘惑遊客掏腰包買周邊商品。
優良伴侶連妖怪與鴕鳥也露出羨慕的眼光。
看到小時候玩的地鼠坑道,忍不住爬了進去,就算白色褲子沾上了泥土與白雪,
衣沾不足惜,大概就是形容這樣的渴望吧。
走累了,韓屋裡有各式的飲食供遊客選擇,
並不會因為是觀光區而隨意烹飪,價格也算合理。
我們沒有花很多時間在吃,只買了些小點心,
光是眼前不斷出現的奇妙景色,就讓人飽足了。
餐廳過後,就是整座島上的最亮點,整排的杉木經過冬季戀歌的加持後,大家都試著感受戀歌的意境。書上介紹這裡的杉木一年四季會穿上不同顏色的衣裳,春夏綠衣,秋批黃袍,冬著白襖,我們卻看到她脫去黃袍,還沒穿上白襖赤裸的模樣。
我們試著模仿冬季戀曲男女主角的模樣,
只不過比起正牌的韓國年輕男女,無論在穿著與動作顯得與戀歌旋律不搭,
或許我和Polly已經過了純真浪漫的戀愛年紀。
時間的因素,這片杉木大道是許多遊客的終點站,在此處拍照片刻後即折返。
但如果你有時間,不妨向前多走幾步,將可以獨享島邊無人的步徑。
即將步入中年,這份寧靜反而更能映照出我與Polly的嚮往。
抓住楓紅落盡前的時光,枯葉化作春泥之前,好好享受短暫的人生。
凍結的溪水,像是凝住了時間,不讓滾滾河流隨心所欲東逝,
行走在無人之境,湧入了濃濃的詩意,我們每一步的挪移,都是浪漫氣氛的殺手。
大約三點半走出了南怡島大門,接駁船載著我們離開了過於夢幻的小島,四個多小時剛剛好在島上畫下了一圈足跡,以及近百張的相片。在大客車停車場旁,無意間看到用各種文字的世界名著,中文那本的書名為"猴子撈月",原來,這些書擺在門口,是要提醒著前來的遊客,童話世界是人們捏造出來理想國度,這趟短暫的南怡一夢,就是因為不存在於現實社會,所以更值得好好的珍藏。
當晚回到首爾,Polly馬上帶我去吃了一公斤的豬肉燒烤!!


繼續閱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