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北島小英雄 (1) - 科羅曼德

經過的幾次的訓練,C.W.Chen夫婦已經有勇氣自己獨自馳騁在世界各地的機場。
順利通關、提領行李之後,年逾花甲的C.W.Chen夫婦飛快的上車,他們臉上,看不出剛才歷經十小時的長途飛行,一臉雀躍的模樣。

驅車東行的路上,一片海潮退去裸露的沙灘上,密密麻麻的人群,每個都彎著腰、提著袋子,像在找尋什麼東西似的,其中必有蹊蹺。停好車要去看個究竟時,發現腳下踩的不是岩石、也不是沙子,而是滿地潔白的蛤殼,數量之多,可比擬諾曼地、或是仁川登陸搶灘時橫屍遍野的景像。
大家二話不說,脫鞋捲袖,一腳踏入了沙地,輕輕地向下一挖,五十元硬幣大小肥美的鳥蛤(Cockle)再也無法遁形。去年在南島尋尋覓覓了兩星期,一顆也沒看到。這趟北島旅程的一開始,沉甸甸的鳥蛤輕鬆入袋。紐西蘭的海洋署有規定,每人一天最多只能撿50顆,目的就是為了生態的永續發展。我們四人精確的數了200顆,媽媽開始盤算著要如何料理這群新鮮的小傢伙。
駛往克羅曼德半島的沿途,最不缺的景色,就是草原與海洋相互交織的畫面。貪玩的我們沿路逗留,一直到七點,住宿櫃台關門的前一刻才抵達。Top 10 Holiday Park是遍及紐西蘭南北島的度假營區。裏頭設施齊全,我們一家人剛好可以住兩房一廳的獨立小屋。
克羅曼德不是觀光小鎮,鎮上大約500公尺的街上,幾間酒吧餐廳、小雜貨店,再也找不到什麼可逛的了。隔天一早,C.W.Chen帶我去碼頭小試身手,這一試不得了,兩公尺深不到的小碼頭,魚群們像餓了許久的難民,一尾接著一尾的被我們釣上碼頭。
小尾的就放回大海,大尾的當作今天的晚餐。
傍晚十分,C.W.Chen還想故技重施,再拚幾尾時,不料正巧遇到退潮,整個碼頭裸露在半空中,海岸線退的好遠好遠,我們好奇的走下碼頭,雙腳踏在海底的泥濘中,回頭赫然望見滿牆的淡菜。淡菜也有每人25顆捕撈限制,但是我們根本吃不了那麼多,於是隨意裝了一盆,大概50顆吧,我開始擔心過於豐盛的晚餐。
今天的重頭戲不應該是海底捕撈,而是Driving Creek Railway & Potteries,是一段類似台灣太平山碰碰車的蒸汽登山小火車,來回約一小時,穿梭在紐西蘭原生Kauri針葉林中,最後到山頂的聊望塔小作休息。
遊客非常的踴躍,班班客滿,平時在科羅曼德鎮上沒看到幾個人,真不知道這些遊客從哪冒出來的,事前預訂好位置似乎是明智的選擇。
真正體驗到如神木般的Kauri國寶,是在309公路上,距離懷澳瀑布不遠的Waiau Kauri Grove,半小時不到的木棧道,讓我們輕鬆的進入神木群的懷抱。這裡只有零星的健行者,巨木們得以有寧靜的環境休息養老。
一旁的懷澳瀑布(Waiau Falls)相對的熱鬧許多,紐西蘭果然是熱愛極限運動的樂園,連小小的約五層樓的瀑布,他們都能玩著從瀑布上緣往潭裡跳的遊戲。我們能在小溪旁泡泡水、悠哉的野餐也就很滿足了。
簡單的午餐,是為了替晚餐留些胃口,今天是Polly三十三歲的生日,媽媽特地在後陽台擺設了一桌海陸全餐,中間那鍋清蒸鳥蛤,大約是十人的份量,味道鮮美,我們居然將之全裝入了胃中。
舉杯歡騰之際,廚房的爐火還未止熄,在微醺之際,媽媽又從廚房端出了另一到十人份的淡菜,這下子我們真的沒轍了。為了不浪費這些小生命,我們將沒吃完的放入冰箱,跟著我們繼續的旅行,隔餐一樣非常好吃。
我覺得紐西蘭政府可以考慮將每人每日的鳥蛤的捕撈量下修為25顆、淡菜下修為10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