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8日 星期日

五芒金星冉冉升 (1) - 西貢漫騎之一

比起新的名字"胡志明市",很多當地人或旅館,都還沿用著"西貢"的舊稱呼,不僅音節少好發音,隱含著在地的傳統文化,也比較沒有政治味道。我喜歡以西貢稱之,來自西方的貢品,聽起來很柔美。

初次來到西貢,映入眼簾的是紊亂的車陣,相信到過西貢的外地人,都對這裡的交通大感吃驚,但我倒有種莫名的熟悉感,覺得與府城台南很類似,一樣沒有捷運或輕軌系統,有著古老城市象徵的圓環。在地人以騎摩托車為大宗,開車的人也不少,也有固定的公車路線,只是大多是沒有冷氣的老舊車款。
西貢的城市觀光,正在起步階段,景點之間沒有明確的指標,也沒有所謂的旅遊資訊中心提供諮詢,景點與景點間只能靠計程車與摩托計程車代步。還好,著名的景點集中在第一郡內,方圓十公里內可以用步行逛完,如果時間充裕,讓雙腳動一動是不錯的選擇,藉此能清楚的看到一座古城正在翻轉。我們就是用步行的兜了兩圈,一次白天,一次晚上。鑒於網路上流傳太多對於越南自助旅行的不愉快分享文,我想如果有在地人當地陪,應該可以比較放心的遊玩。
TripAdvisor上任意搜尋,就能找到許多西貢的導覽行程,有市中心步行的導覽,有遠一點的摩托車導覽,還有更遠必須坐遊覽車的Local Tour。
我們一共參加了四個Tour,分別是由大學生帶領的Saigon Free Walking Tours、西貢小姐組成的XO ToursThe Sinh Tourist的古芝地道半日遊,以及Saigon Cooking Class by Hoa Tuc的半日越南料理養成課程。除了古芝地道的行程較為倉促外,其餘的三個都很值得寫一篇遊記向大家介紹。另外,Polly的大學同學外派在西貢工作五年,不但熱情的款待我們,更讓我們看到新南向政策真實的一面。

就從Saigon Free Walking Tours說起吧! 這是一個非營利的學校組織,所有的志願者都是大學生,騎著自己的摩托車,載著從世界各地來的遊客,用自己的方式,詮釋他們認識的西貢。因為是免費的,所以必須事前預約,好讓組織能夠安排當天有空的大學生,我們預約了晚間的行程,從晚上六點到十點,四個小時是個難忘的過程。
抵達西貢的當晚六點,我的Host, 小帥哥Eric與Polly的Host, 小美女Kiara,他們與摩托車已在飯店門等待,簡單的自我介紹後,列出幾個晚餐的選擇給我們挑,印象中是烤肉飯、法式潛艇堡與海鮮河粉,Polly選了她最愛的河粉。我們上車邊騎邊聊,大約十五分鐘後,Eric與Kiara將摩托車停在路邊,指著路旁的小攤說,就是這裡了。 哇! 是路邊攤耶,我心裡馬上因想到衛生問題而捏了把冷汗,但下一秒鐘就決定接受這項挑戰,要不是在地人帶路,觀光客很難到這種地方。
湯是用魚漿與蟹肉燉煮而成的,河粉是Q彈的口感,在嘗了一口之後,嗯~有夠順口的,就算吃壞肚子也甘願了。用完晚餐後,我們繼續上路,Eric與Kiara載著我們輕盈的穿梭在摩托車陣中,我們一面聊天,一面吸著高濃度的汽機車廢氣。
摩托車在市立歌劇院旁的停車場停了下來,今晚演奏的與韓國有關,海報上畫著太極旗,寫著斗大的韓文。我們無緣入內欣賞,Eric在陰暗的人行道旁幫大家買了杯僅15元台幣的蜜桃奶茶,這是考驗我們的腸胃的第二關。如果以台灣手搖杯的甜度標準衡量,這杯絕對甜度破表,外加濃郁的水蜜桃香精味。我們坐在階梯旁,看著熙攘的人群聊天,從學校生活、越南政府到。平常不喝手搖杯的我,居然咕嚕嚕的將整杯喝進肚子裡,或許是大學生獨有的熱情使然。這份活力感染了我,彷彿將我帶回到了十幾年前的大學生活,憶起當年一杯10元500c.c.的西瓜汁,就可以帶來一整天的滿足。
這歌劇院是法國人比照巴黎歌劇院建造的,只是規模小了些,一眼就能看出是殖民時期所留下來的建築。歌劇院附近一眼望去五星級酒店環伺,左邊是Hotel Continental Saigon,右側是Caravelle Saigon,吸引眾多精品店進駐。
 我們開始沿著西貢最大的行人步道區阮惠街(nguyen hue street),朝著西貢河的方向走去。不同於一般旅遊區的觀光大道,阮惠街大街上看到的幾乎都是越南人三五成群,有的圍聚在一起聊天,有的坐在地上打牌吃宵夜,整條街上燈光柔美,整潔乾淨,不時還有吸引民眾目光的裝飾藝術,或許是社會主義國家的緣故,廣場上沒有看到大型的商業廣告看板,頂多就是店招牌的霓虹燈,走在街上充滿著慵懶的氣氛。
我注意到席地而坐是越南人很自然的習慣,就像國人習慣坐在椅子上休息聊天一樣。
這使我想到假日聚集在台北車站四周的東南亞移工,他們離開家鄉,來到陌生的土地上付出青春與勞力,在難得假日的聚會,穿上舒服的裝扮,用熟悉的語言與朋友們聚會,卻常常要被站務人員驅趕,被路過的民眾多看兩眼。
如果你明瞭,他們在外地打拼的辛苦,如果你知道,他們只是想把到咖啡廳裡的零錢存好,用在家鄉最熟悉的方式度過難得的周末,身為東道主的我們,是否更應該給他們多點友善的空間與關懷的眼神呢?
Eric與Kiara都沒來過台灣,他們興奮著指著ShareTea(歇腳亭)、BlackBall(黑丸嫩仙草)與Meet fresh (鮮芋仙)招牌說,這些來自台灣的手搖杯與甜點店在越南正掀起一股熱潮,生意好得不得了。我看了一下菜單,真夭壽!! 賣的比在台灣還要貴,一碗仙草要價100台幣,以當地的物價,算是非常奢侈的享受。或許台灣商人就是看準了越南人對於甜食無法抗拒的魅力吧。
雖然手搖杯並非鴉片,但看到台灣這些店家出現在這裡,我心中浮現的是一陣羞愧。

我想起了三年前來越南時,導遊大張說數年前台灣將味精引入越南,受到熱烈歡迎,從大飯店到小攤販,烹調時都加入大量味精提味,如獲珍寶。幾年後,越南人開始意識到味精對健康的危害時,台灣的味王集團在越南早已賺的荷包滿滿。
相同的伎倆,當手搖杯在台灣越來越難生存之際,便將戰場轉至越南,一塊處女之地,前景無限光明。總有那麼一天,越南人意識到這些含大量塑化劑食品會危害健康,到時,他們是否還會記的這些店都是台灣人開的?
夜裡的市政廳,一眼就可看出是法國殖民時代的建築,在夜裡與白天一樣閃耀動人,對於觀光客而言,是棟華麗卻冰冷的拍照地標,對於西貢人來說,市政廳一樣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建築物上沒有市政廳的字樣,媒體與一般民眾也沒有辦法一窺內部的運作。
聖母大教堂(Saigon Notre-Dame Basilica)外部正在整修,信徒們在教堂前廣場點起了蠟燭,
穿著樸素的信徒站成兩排,面對著聖母像,大聲唱著旋律悠揚的聖歌,
他們的歌聲蓋過了後方大馬路上的車潮的喧囂,聽了讓人心情格外平靜。
在聖母院後,白天遊客如織的中央郵政總局,拉下柵門的它,終於在夜裡得到了寧靜。
不曉得當時為何法國人將郵政總局蓋得向火車站般壯觀,是否有其他用途就不得而知了。
Eric與Kiara繼續載著我們穿過地底隧道,來到西貢河對岸的第二郡,一條河流切割了兩個世界。河的彼岸是西貢第一郡,也就是我們剛逛的精華區,過河後,我們腳下踩的是則是從荒煙漫草理出的黃土路。
第二郡的路旁連路燈都很稀疏,昏暗伴著河畔的矮樹旁,挨著一對對的情侶,他們的浪漫在我們的眼底有那麼一點寒酸。
河岸邊不乏垂釣的民眾,在混濁到不行的江河中找尋揚竿的樂趣。河裡時而飄來肉眼可見的漂浮垃圾與反肚的魚屍體,想必河裏頭含有更多看不見的有毒化學物質。
有人之處就有攤販,在微弱的燈光下,不知道賣的究竟是甚麼好味道?
Eric說政府已經有開發第二郡的藍圖,部分建商已經著手在動工,可預見的未來,這裡將會與對岸的第一郡相互輝映。我在想,這麼大一片土地不知牽扯多少的官商勾結與利益糾葛,在社會主義的大傘下,百姓似乎沒有太多過問的權利。
我想到小時候台北的天母,是我和妹妹假日在田裡釣螯蝦的樂園,幾年後水田全灌入了水泥,成了高級住宅與商圈。都市發展從來不可能回頭,或許下回我再來西貢的時候,第二區很可能不是像現在黑鴉鴉的一片。
在導覽結束前,我們在冰店裡享用了一顆椰子冰淇淋,甜度剛剛好做為旅程的完美結局。
一直到Eric與Kiara載我們回到飯店的十點鐘,再向我們互道晚安時,他們還是保持著無比的活力與熱情,這就是大學生最迷人之處吧!!

我們給了點小費作為對他們的肯定,儘管整趟導覽是完全免費的,只需要貼補他們一點點為不足道的油資。你可能和我一樣有相同的疑問,為何他們願意犧牲課後休息時間,載著一個又一個陌生人,在自己再熟悉不過的城市反覆地打轉? 他們甚至連自己國家北部與中部都沒去過。

也許是經濟環境,也可能是社會風氣使然,當我問起他們當志工的動機時,他們說這是一個免費練習英文,接觸各種文化的絕佳機會。Eric說,在他第一次導覽時,只會簡單的用幾個單字解說,而且常常詞不達意,如今他已經能完全無障礙地與我們溝通,說到這裡我看到他的眼神散發出無窮的自信。

說實在的,西貢的夜色論燈光、論情調,就像上面的照片,就觀光的角度可以算是敬陪末座的。今晚,我看到的不僅僅是西貢的夜景爾已,因為Eric與Kiara,我體會到當一個人無條件付出時,真正得到的往往比花錢的得到的更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