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10日 星期四

國王的藥證

過年之後,陸續有同事出走,雖然適當的換血是公司經營的必要之惡,但如果人才陸續的出走,注入的新血了無新意,恐怕讓原本已臥病在床的公司,離死神更接近一步。
最近對所屬公司的營運感觸良多,了解越多失望感也越強烈。
各國政府為了保障人民用藥的安全,負責食品藥物的主管機關,訂立了嚴密的生產規範,藥廠必須在符合這些規範的前提下,製造出來的產品才允許在該國的市面販售。規範又可初略的劃分為兩大區塊,第一是廠房cGMP系統的建立,第二是藥物生產許可證的核發。由於藥物服用攸關病人生命安全,cGMP與藥證兩項缺一不可。地球上,越先進的國家,對於人民的生命財產也越加重視,反映在制度與法規上。和許多製造業相同,想將貨物賣到這些先進國家賺取外匯,就得將產品提升到符合規範的品質。

台灣的藥廠們,絕大多數著重在內銷市場,得通過台灣衛福部的查核,以薄利多銷的營運方式,提供廉價的藥品給健保局,也就是我們耳熟能詳的本土製藥廠。近幾年來,在政府政策刺激下,雨後春筍的成立了許多生技公司,瞄準了全球市場。這些公司通常只有幾間實驗室規模,頂多一棟廠房。製藥或生技,相較起其他製造業,是個週期較長的投資,於是投資人常利用股市槓桿吸金,挹注了市場大量資金,期待台灣在藥界能有所做為,光是我們老闆就開了好幾間這樣的公司。其中,最大的一間就是我服務的公司,有三間研發室,三座工廠,主攻美國市場。

設備與資金到位容易,關鍵人才的培育與企業文化的養成才是公司的價值所在。老闆出手大方,在業界算是有名的,最令人敬佩是以連續五年每年近消耗三億台幣的在養公司,我們卻一點成果也拿不出來,逐漸消耗的恐怕不只是投資人的耐性爾已,還有我們這群員工的青春歲月。如果你罵我們是米蟲、是吸血鬼、是無賴,我們也無言反駁。
公司內高學歷的員工不在少數,各領域有經驗者也不缺乏,我見到的員工在工作中慢慢地消耗熱情,不願讓自己的價值歸零的紛紛跳船,因為改變公司難,換個環境比較容易。
其實,換個環境也有新環境的問題,只是要花點時間才會發現。
而留下來的人,多數都是圖個安逸,一生也就如此了。

爸爸教我找尋樂趣,岳父教我轉換心態,
是我目前維持工作熱情的泉源,
但公司如果持續這樣發展,恐怕就不是找樂趣或換心態可以阿Q了得的。

我來說一個公司實際發生的故事:有一次和老闆開會,與會人員包含了各部門主管,老闆指著事前整理好研發時程表,說把送件提前三個月,把研發準備時間縮短,我眼睜睜的看著專案經理把原本就已經理想化的排程再向前拉了三個月,沒有人有異議,老闆因此龍心大悅。幾年來,老闆皆把每年送件當作是公司營運目標,所有主管無論可不可行,皆以此目標奉為圭臬,如期送了一堆產品給美國主管機關,老闆發獎金、調薪水毫不手軟,這些莫名其妙的加薪,讓公司的營運更雪上加霜。原本就已經積弱不振的研發團隊,再分散研發能量,我們送進去的內容可想而知。運氣好的,還有爛攤子可以收拾,運氣差的,無補救的可能,努力等於付諸流水。

主管們肯定知道自己送件產品的品質,但他們選擇了掩耳盜鈴、按時送件,幾年下來,公司牆上掛滿一張又一張國王的藥證,曾經出現愚笨的人忠言向老闆建言如此態度很難取得藥證,結果下場都是被炒魷魚。留下來的,各個聰明至極,說得出一口好藥證。於是,至今公司蒐集了無數的國王的藥證,年年虧損依舊。老臣們各個口袋滿滿,受老闆器重。
同事們間開玩笑說 :「賺美國人錢難,賺老闆錢容易多了。」可見一班

拿到真的藥證,公司還未必會獲利,更何況,拿到國王的藥證。

今年上任的總經理,專業經理人出身的他,憑他的智慧,一眼就看透了公司的本質,接下來,就看他要不要跟著老闆與老臣們起舞了。
至少目前,我看到了改革的第一道曙光,就是廢除每年送件的目標與獎賞制度。
我相信炒短線、急就章地應付的送件於回件,終將通不過主管機關的認可。欲速則不達,期待公司很快的能回頭是岸,回歸到按部就班,腳踏實地的紮實的做好研發的每一步。
怕的是改革速度趕不上人才出走的速度,最後留下了一灘死水,
即使有魄力想力挽狂瀾,已為時已晚。

私底下抱怨發牢騷總是比實際行動容易許多,知道太多內幕反而不如被蒙在鼓裡快樂。
只是歲月不待人,熱情有賞味期,當理想與現實漸行漸遠時,我得開始仔細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