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6日 星期日

初夏十分

夏天的腳步近了,五月天常常溫度就飆過了攝氏三十度,活化了身上從頭到腳的每一個細胞,每逢假日就想往外跑,尤其是有山有水的郊外。
台鐵平溪線從瑞芳到菁桐,連接了侯硐、十分與平溪等小鎮,是一條適合都市人散心、朋友聚會、山友健行、自行車友冒險的山中小徑。坐在一列半長不短、一副要解體的老車廂內,在炎熱的夏天,放著如冰櫃般的強勁冷氣,一路晃呀晃的,晃進了山中。
讓Polly一直不解的,為何相同的路線我能夠一去再去,一走再走,好像有打甚麼契約似的。如果有,我想那種契約叫做信仰,相信著每次來到這裡心情都會大好的信仰。
凝固的舊時光,在站與站之間流轉,隱居在基隆河上的小鎮,遺世在大都會區旁。
鐵道旁鏽蝕的"禁止通行"牌誌,禁止了財團、禁止了貪婪進入山裡。
不管是晴天、陰天或雨天,山城總是難掩老舊懷古的氣味。
喜歡這裡,與世界各地遠道而來的觀光客們相遇,鐵道兩旁總是充滿各種語言以及不間斷的歡笑聲,您若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陸客變少了,韓流正在此蔓延著。
天上飛的,半數以上是寫著諺文的天燈,宛如成了小韓國村。
一間由韓國媳婦開的"佳蓉媽媽天燈",為韓國遊客在隱密的山城中,打開了一扇大門,網路的推波助瀾之下,無心插柳,十分成了韓國旅客訪台的必來的景點之一。
躋身經濟強國之列,韓國遊客來台灣慷慨地請司機、僱導遊,試圖更深入的了解這塊土地。
運將的手除了開車外,成了業餘的攝影師,為遊客們記錄下在台灣的每一刻,
中年的司機大叔,似乎特別受到韓國人的青睞。
兩位年輕外國女孩,拿著手機上翻譯出的"have good fortune",
很有耐心的將中文字一筆一畫的畫在他們的天燈上。
一排排吊掛整齊的竹筒,記錄了遊客們曾經來過的蹤跡,竹筒上逐漸斑駁的文字,訴說了光陰的流轉。
十分、平溪與菁桐,天上飛的、牆上掛的,無處不是承載著來自世界各地人們的期盼與祝福。沒有人真的考究祝福是否傳達,或是期盼是否成真,
可以確定的是,人們當下很享受與親人、情人或好友一同期盼與祝福的過程。
 等不到天黑,我們在傍晚時分也點了盞天燈,我在上頭寫上了"柯市長連任成功"與"台灣獨立"兩個願望。
Polly說我的願望總是政治味道濃厚,怎麼都不想想自己。我說關於自己的願望自己就能實現,沒什麼好寫的,國家社會還需要能者出來拉眾生一把。於是,我想我會一直寫到願望成真為止吧。
名為皇宮的小茶房,實際上是間未裝修的古老日式平房,室內沒裝設現代化的空調,只有牆上幾支掛扇轉呀轉的。我們五人在自然風的吹拂之下,不知不覺中下午的時光悄悄溜走,我很訝異,自己可以無所事事的用一杯水果茶,在屋裡消磨時光。
我赫然發現天燈上,胡爸媽寫下的五個心願
「闔家平安,健康,事事順心如意,工作順利,心情愉快。」  
不是都已經實現了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