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8日 星期一

婆羅之巔 (3) - 跛腳猴看長鼻猴

一點也不誇張,睡了一覺後的我們三人,是張著開開的腿走下床的,只是腿開的角度大小有別罷了。一跛一跛的到餐廳用餐,成了眾人異樣眼光的焦點。
接下來的兩天,沒有事先計畫行程,因為沒有人能預知下山後的狀況,
而且亞庇的在地旅遊盛行,直接到遊客中心洽詢就可以得到非常詳盡的資訊,甚至許多飯店樓下就有旅遊中心的櫃台可報名行程。
相信自助旅行過的人,對於KKDAY或是KLOOK的行程都不陌生,但在參加過一兩次之後,個人認為這兩間堪稱是"旅行屆的補習班",專門推出迎合兩岸三地的華人喜愛的行程,目的在最短時間裡塞最多的景點,與旅行團的照表操課、趕場插旗概念同出一轍,完全吃掉了自助旅行的自由度。
反觀遊客中心的人員,不但熱心介紹適合我們這些傷殘人士的行程,還可以請常配合的旅行社給我們優惠折扣,另外,他還推薦我們去Wisma Sabah的旅行社街比較一下行程,看哪裡適合我們。鑒於可愛的象鼻猴是沙巴獨有的特色,最重要是賞猴不需耗費體能,今天昨天下山後體能尚未恢復,賞猴的半日行程一眼就被我們相中。
當天報名,下午兩點從亞庇出發,此行加上我們只有五個人,Weston Wetland的紅樹林區是野生象鼻猴的活動區域,位於亞庇市南方116公里處,乘著小麵包車,不塞車也要兩小時的車程才能到達。
紅樹林生長在淡海水交界處,房子也長出了氣根,牢牢的伸入底泥之中。布袋蓮、魚蝦與人為垃圾在水中和諧共存著。陸上椰子樹間著棕梠樹,洋溢著標準的東南亞風情。
 怕我們車子坐太久餓著,坐船出發前先是頓下午茶伺候,擺渡人載著我們出航,扁舟將平靜的河水激起一波波的漪漣。
轟隆隆的馬達聲響,是打破萬籟的兇手。
沒有船行駛過的海口,宛如時間暫停,大河凝結成眼底下一幅風景畫。
與人類房舍相望的是一片樹林,樹上是長鼻猴的家,我們沒有敲門就直接的駛進他們的家園,好在好客的他們並不太在意,在樹上繼續慵懶的休息或嬉戲。
他們一點也不怕人,也不像台灣的猴子會與人搶食,我們仰望著樹上,看到越來越多的長鼻猴坐在樹幹間,垂著常常的鼻子和尾巴,假裝沒看見我們這些人類。長鼻猴們想必不理解,為何我們要搭兩個多小時的車子來看他們。
仔細瞧瞧,每隻猴子一臉無辜的表情,鼻子應該不是說謊而變長的。
遲暮十分,我們回到了渡船頭,店家已經準備好滿桌的在地佳餚,簡樸中帶有菜根香。
趁著餘暉,我們好像活在圖畫中。
打翻了的粉色水彩,在水天之間渲染開來,一發不可收拾,擺渡人賣力的划著槳,試圖在畫布上增加深些筆觸。我們所有人站在岸邊看得目瞪口呆。
夕陽無限好,愛情友情在它映照之下一樣讓人陶醉。一個人若能常常沉浸在這樣的畫面中,心中大概就不會有暴戾之氣了吧!!
黑夜像是灑下的墨汁,迅速掩蓋肉眼可見的景色,我們再度啟程上船,安靜的在樹叢間徘徊,尋找夜間的精靈。
剎那間,樹叢裡黃綠色的閃光,成千上萬隻的火金姑提著燈籠亂舞,比天上的星星還要燦爛。幾隻迷糊的飛到船上,被握在遊客的手掌心上發光。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蚊子趁大家與火金姑嬉戲時,在你我身上吸了幾口鮮血。
我猜蚊子一定很後悔吸到我們這群剛爬完山又酸又濃的血液吧!
晚上七點半,我們回到了渡船頭,船夫與餐廳老闆送我們上車,兩個小時的車程回到亞庇市區。回程路上,我腦海裡反覆著剛剛的場景,Weston的人們,物資匱乏的讓我們難以想像,但他們的生活可以如此的簡單,於是長鼻猴與螢火蟲願意與他們當鄰居,而生活在都市的你我呢? 除了與人交朋友外,大概只能靠餵養幾隻貓狗,來填補滿溢的寂寞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