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1日 星期四

這些年,那些人

這些年,我在他鄉,那些人,我心存感激。

畢業典禮後,突然意識到這些年朝夕相處的那些人,即將成為地球彼端的那些人
在沒有驪歌也沒有鳳凰花的陪伴下,不捨的向朋友們告別。

Adnan和Anita是和我同屆的畢業生,分屬不同的實驗室,Adnan是英國卡地夫人,實驗室在我們隔壁,常常到我們這裡來串門子,借儀器。對於我不流利的英文,他和Gavin、Chris一樣,總是不厭其煩的與我分享生活、實驗的甘苦。優秀的Adnan在畢業前就有博士後研究的工作在等他。
 Anita是來自印尼的老師,拿國家獎學金來諾丁漢深造。當她和我說全印尼只有兩台核磁共振儀時,我簡直不敢相信。他和我有幾個月的實驗合作,也因為我們都是國際學生,意外產生的革命情感,常常會分享資訊,而且他家剛好和我住的漢堡路只隔兩條街。Anita畢業後得馬上回國服務,他認真與隨和的個性,將會是位好老師。我說羨慕她一畢業就有工作,他說他羨慕我的自由,可以自由的找工作。
就讀歷史系博士班兼老師家管的Susan,是學長賣電鍋時意外認識的雲林學妹,一口流利英文的他,卻總是無意間流露出濃厚的台灣味。古道熱腸的Susan,搭起我和許多台灣留學生的橋樑,大家一起旅行,一起分享生活,留下數不盡的美好回憶。期待不久之後,Susan也能順利披上畢業袍,一起為台灣的未來奮鬥。
多虧Hello UK,我認識了這位重量級學長。
留學生能遇到的煩腦,除了戀愛之外,他幾乎全經歷了,
但歷經滄桑的學長,有顆既堅毅又善良的心,
總是不吝惜用自己的血淋淋換來的經驗,來提醒我們這群傻呼呼的後進,
然而,影響我最甚的,是學長對於社會人群的關懷,
這天,學長遠從愛丁堡來,
披上去年得來不易卻又被遺忘的博士袍,
對於台灣的前途,身為學者的他,有著滿腔的熱血,正在累積回國的能量,等待緣分。
多虧學長,派克猴子結識了留學生活中重要的室友,也是助我順利畢業的功臣。
一年至少有三百天的晚上,六點整,我們會一起下樓燒飯,同桌共餐。
拿筆犀利,拿菜刀一樣俐落。
在食材單調的英國,室友煎煮炒炸個技巧,變出豐富的菜餚,逢年過節還有令人回味的水餃餡餅。
香味四溢的菜餚上桌,但最讓人懷念的是煮飯與用餐時,彼此交換想法與人生經歷的點滴。
眾多心得,恐怕不是用幾篇網誌可以裝的下的。
派克猴子在漢堡路的最後一餐,一如往常,由室友操刀,
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中式料理上桌,
吃進了畢業的喜悅,也吃進了這些年室友對我的照顧。
矛盾的是,那些照顧我的人,竟是我在軍中學習,曾願意奮不顧身對抗的敵人,
也許我幸運,也許我天真,
蔣毛之間的恩怨,與文化大革命的粗野已隨時間褪了色,
把政治的手拿開,漸漸嶄露的是和我們一樣熱愛中華文化的大陸人民。
Fadi是來自敘利亞的幸運兒,逃離了烽火瀰漫的家園,帶著妻小來諾丁漢生根。他和來自法國的Christopher是我隔壁實驗室的夥伴,也是我每天午餐的飯友。"台灣不產石油呀!!",一年級我們剛熟識時,他居然不相信世界上有國家不產石油 。當我們核四問題鬧得沸沸揚揚時,"敘利亞沒有核電廠",也讓我大吃一驚。我和Fadi原本約定好畢業後要去敘利亞玩的,看來這個約定可能要無限延期了。
慶祝我畢業,Fadi 請我和Chritopher去他家用餐,他羨慕我有個安定幸福的國家可回,而我祝福他能在英國把異鄉當故鄉。

還有好多當天沒有照相的朋友,那些年,在英國為我開了一扇窗,幫我看到了世界,我心存感激。

這些年,我們同在一起,那些人,期待他日再相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