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14日 星期六

當幸福來相芋

每年四月竹子湖的海芋季,是父母一年中最忙碌的月份,這段期間本著對於園藝造景的熱衷,每天配合主辦單位台北市政府,當入園布置的義工,準備幫為期兩星期的海芋季作嫁。

我很讚賞他們投入社會服務工作的舉動,在退休離開社會幾十年後,還願意為所居住的城市貢獻一點心力。每年的海芋季,他們總是很驕傲的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工作心得,有歡樂當然也少不了委屈,反正只要有人的地方,需要分工合作之處,就很難要求十全十美,事事順自己的心,這也是他們與社會實際互動的最大收穫,有機會讓他們跟上社會的腳步。

對於他們的付出,幾年來都是透過耳聞或是照片分享,長年旅居在外,突然覺得該以行動來關心他們的日常,於是提議在周末安排了一整天的陽明山腳之旅,岳父母也很捧場的隨著我們上山來話話家常。
上回來海芋季共襄盛舉,已經是十年前的光景了,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相同的海芋田,而我再也不是那個充滿稚氣的Boy,歲月也在Polly的髮絲與臉頰上,留下了記號。
爸媽連夜趕工的作品,有著他們淡水家裡的庭園的布置的味道,爸媽照料這片園子的態度,就像對待自己家中的植物一樣,於是鮮花朝氣蓬勃的盛開,陶瓷娃娃靦腆的微笑以報,成了遊客們拍照打卡的景點。
"就算有旅行,少了你一切都顯多餘",當我行的越遠,走的更長時,越能感受到,
生命中能找到一起四處遨遊的伴侶,是上輩子積來的福份,要好好的珍惜。
山谷中的海芋朵朵盛開,櫛比鱗次,擁擠在狹小的空間,呈現出數大之美,
他們不知道他們的存在是為了滿足人類的幸福感。
海芋中,開得最美的被以八支一百元的價格,讓遊客採回家,長得太醜的,直接被農場主人拔起丟棄,以免破換整體之美,長得不好不壞的得以落葉歸根,在泥土裡逐漸凋零。
職場上何嘗不是如此? 最有能力的往往承受最大的壓力,資質最差的會遭受排擠,游移在中庸之間的,往往是活的最快樂的一群。而我們工作的內容,不也為了滿足老闆們賺錢的願望嗎?
岳父將眼前看到的的景色,用專業的相機,留下了動人的記憶,
但願我有岳父的攝影技巧,可惜攝影是講究專業的技藝,光是需要耐心等待就讓我吃足苦頭。

屋內有我們的談笑聲,屋外有青蛙們的求偶聲,達到一種人與動物間和諧的平衡。
聽說上星期的清明連續假期,竹子湖的人潮爆炸,像在逛市集般擁擠,很難有今日的閑靜。
生活在大都會裡,享受相對豐裕的資源,卻也得付出擁擠的代價。
山中無甲子,這屁股一坐就是整個下午,雖然我面前那杯飲料,在入坐後的十分鐘就已見底。
慢活是我將來要學習的課題,只是時間未到。
至於這段時間大家都聊些什麼,已經完全沒有印象,但我知道一整個下午,我們都吸收了豐沛的正能量,包含了與家人們的密切互動,以及呼吸了清新的山間空氣。

一個和諧的家庭,一桌健康的身體,勝過世界上任何一種幸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