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8日 星期日

雙手合十 (11) - 大城趕場團

明明不愛趕場的旅行團行程,卻又沒認真對大城做研究,一時貪圖便利報名了Vacio大城一日遊行程,從早到晚景點滿檔,看似極度豐富的內容,回想起來每一站都和時間賽跑,往往落於到此一遊的窘境。
大城之美,絕對值得花個三兩天細細品嘗,而不是參加一日團的船過水無痕。我們參加的團三十人左右,居然清一色全部來自台灣,分作三台箱型車,配有一位泰國華僑導遊阿寬。
第一站停靠的是邦芭茵夏宮(Bang Pa-In Royal Palace),是十九世紀時泰皇拉瑪五世 - 朱拉隆功所修建的行宮。
凡是身上穿有和我一樣大象長褲的團員,就表示服裝儀容檢查不合格。入口的檢查很確實也很嚴格,褲長必須得長過劃紅線的位置。一條150泰銖的大象褲,算是促進地方發展的貢獻,沒想到物美價廉,穿起來輕飄飄的很通風。
園區內以泰式建築為主體,夾雜著歐式與中式的風格,雖然給人七拼八湊的雜亂感,
卻顯現出當時的泰王朱拉隆功熱愛世界文化的態度。
半數以上的觀光客,不願頂著豔陽走完一圈行宮,後院的草坪上空無一人,Polly與我和綠色動物玩了起來,可能動作太大,驚動了正在午睡的大烏龜,就從我們身邊頭也不回的迅速離去。
座了一早上的車,後頭還有行程緊接在後,阿寬變出了當地的甜點 - 糖絲春捲先幫團員們充充飢,味道口感就如同龍鬚糖,包在QQ的潤餅皮內,讓人不禁一個接一個往嘴裡塞。
可想而知,團員們順便買了幾包,打算帶回台灣與朋友分享。
我的經驗是,往往當下覺得美味的極品,買回去之後常常放到過期,
當下覺得很美的飾品,買為家後被堆在角落,懶得看一眼。
有些東西,讓它存在回憶裡才是最美好的。
趁著午餐前,團員們肚子扁扁的,身上乾乾淨淨的,先安插一段泰式傳統服飾棚拍。
本來預期穿起來飄飄欲仙的泰絲質感,實際上穿起來質感粗糙,
我相信我們身上穿的這些泰服,應該是僅供人照相的劣質品。
攝影棚果然是不真實的幻想,連平時看起來其貌不揚的我們倆,透過服裝與鏡頭的偽裝,
竟在照片裡變得人模人樣。
最美的一張相片,莫過於這群同團來自高雄的同窗好友,畢業多年後還能相約出國同樂,
笑容可以強顏,美容可以遮瑕,服裝可以修飾,真正讓畫面變得豐富的只有真情。
當大家已經飢腸轆轆時,我們來到了大城水上市場(Ayothaya Floating Market),那是一座專為遊客打造的觀光市場。也因為以觀光為前提,衛生與硬體設施都較傳統的水上市場講究,
難能可貴的是物價還是一樣的平易近人。
當時間被壓得緊迫,攤位又玲瑯滿目時,旅行突然變得像在工作一樣,講求效率快狠準,
這是台灣旅行團普遍的現象,在短暫的時間內想要看最多的景色,在最少的預算下追求最高的性價比,在有限的肚皮下想吃最多的美食。
Polly事前就先查好要喝泰式奶茶,甜死人不償命是其最大特色,即便等到冰塊全融化了,還是足以甜死一整桌螞蟻。螞蟻死了就一勞永逸了,最怕的是過甜的食物讓人上了癮,因愛上甜食而被心血管疾病折騰一輩子。
大城水上市場裡賣的庶民小吃,上桌的小食皆是銅板價格,點餐時講中文不通,不必太擔心,菜單上有清楚的圖示與價錢。現場烹飪的當然可口,而且衛生無虞,
唯一的缺點是筷子與湯匙是免洗的。
我們在匆忙之中,解決了午餐,就要趕往下一個景點,若非時間緊湊,一定給他多吃幾攤。
下午安排了兩座寺廟,第一座是大城的臥佛寺,正確的名稱應為羅塔蘇卡寺(Wat Lokayasutha)。歐洲的老神廟遺址,保存下來的是神廟的樑柱,羅塔蘇卡寺的磚瓦早已不知去向,獨留一尊臥佛。幸好,崇尚上大自然的祂席地而臥,被陽光和雨水在身上留下了性感的曬痕與水痕。
眼前的泰國民眾,扶老攜幼,穿著整齊的傳統泰服,雙手合十,將鮮花虔誠的獻給臥佛。
不管是信眾還是觀光客來拜訪,臥佛總是瞇著眼睛,保持著依樣的微笑。
 
瑪哈泰寺 (Wat Maha That)是高棉王朝留下來的古蹟,高棉王朝強盛時期統治近整個中南半島,於是類似的建築也在吳哥窟可以看到。
 阿寬特別特別提醒我們這些阿俗,在古蹟上要擺怎麼姿,要怎麼取景拍照都可以,與佛像合影也是十分歡迎,惟獨這四種角度要避免:攀爬佛塔、借用佛身、爬上佛台、踏在牆上。
坐在在近千年的磚瓦上,心情變得特別的沉穩,哪一天我若開始起了厭世之心,這裡將是個修行的好所在。
然而,寺裡的佛像們幾乎呈現身首分離的狀態,更甚者連軀幹也殘缺不堪。
阿寬說,造成眼前的慘狀,就要怪佛首中曾經藏有黃金,戰亂時,宗教心靈的撫慰不如填飽肚子要緊,於是一顆顆佛祖的頭落地,填補了人們對物質的基本需求。
其中有一顆佛頭,受到樹神的庇護,才有幸一直保留到現在,與塔普倫寺的樹中佛一樣,意外成為了觀光客拍照的景點。
日落時分,全團乘著五輛大城的嘟嘟車,咻的一聲飆往華燈初上的大城夜市。
相較起曼谷的嘟嘟車,大城的嘟嘟車演化的更具摩登現代,
有心的司機還會在車上做些裝飾。
一抵達夜市,和午餐一樣開始滴答滴答的倒數計時,
與時間賽跑,每一攤都想坐下來好好品嘗,卻事與願違,只能挑精華嘗鮮,
速戰速決真是有點糟蹋了逛夜市的美意。
如果夜市只能選一樣吃,酥脆炸雞會是我唯一的選擇,價格是台北夜市的半價不說,
皮脆肉嫩的程度,如果來台展店,恐怕連頂呱呱、派克雞排和胖老爹都要收攤回家吃自己了。第一次嘗到泰國炸雞,念念不忘,上網問Google,原來泰式炸雞早已聞名遐邇,只是我孤陋寡聞爾已。
酸酸辣辣的涼拌青木瓜絲,也有好多種做法,看不懂就隨便點了一種,特別和老闆交代不要辣,因為辣起來真的會現場嘴巴噴火、明天肛門開花。現煮的淡菜一盤100銖,搬到比利時大廣場可要五倍以上的價格。
煎的金黃色、甜滋滋的香蕉鬆餅,加入些芒果果粒,最後淋上幾滴煉乳,
要我一次吃三份也不成問題。
入夜後的瑪哈泰寺,宛如濃妝豔抹的美人,在搖曳的樹梢,在燈火闌珊處,招引著觀光客的目光。誠如《倚天屠龍記》中所言,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會騙人,千萬不要相信女人的美!
正當我喜孜孜忙著仰望打在佛塔上絢麗的燈光、以及高掛樹稍的燈籠時,蚊子大軍早已在腳上列隊完成,盡情地吸取我新鮮的血液。
晚上九點左右小巴將我們送回了曼谷市區,團員們各分東西,Vacio大城一日遊行程畫下句點,十二小時內參觀了大城三個景點、兩座寺廟、兩條市場,既緊湊又充實,節奏也很流暢,只是再回想起來,記憶拼拼湊湊,撈不出半點感動來。

胡適的名言:「要怎麼收穫,先怎麼栽」,是今天參加大城一日遊後心情的最佳寫照。
偷懶沒費心思的後果,就是只能跟隨別人設計好的路線走一遭,
路上的所有景色,行程節奏快慢,不見得全都是自己喜歡的,
我們很可能因此錯過了更美好的相逢,

面對旅行,就算虛度也只有幾天的光景,錯過並無大礙,
面對生活,如果也因襲陳規而無所追求,恐怕再回首已百年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