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17日 星期六

極北樂園 (2) - 黃金後半圈

辛格韋德利國家公園向東開一小時的車程,是蓋錫爾間歇噴泉(Geysir),看到馬路旁冒著地熱的白煙,遊覽車一台接著一台的湧入,就知道噴泉到了。園區的腹地並不大,又是黃金圈的必訪景點,造就了人潮比噴泉壯觀的奇景。遊客們圍繞在池邊,拿著相機試著捕捉噴發的瞬間。噴發的頻率、時間與高度,視地底的熱源而定,但為了不讓遊客在寒風中久等,幾乎每五分鐘內就有一次噴發。
噴發上來的湧泉並不太壯觀,混雜著水珠與蒸氣,像是打噴嚏般的"哈啾"一聲,四處噴濺。
相對起腦中既有的聲光效果伴隨的人工水舞秀,顯得黯然失色許多,
但是這一切都是自然發生的,才顯得可貴。
冰雪覆蓋的寒冬,地熱的穩定加持,讓地表上仍可看到些許綠意。
冰島人善用豐富的地熱,我們住的旅館熱水一開,幾乎都是充滿硫磺味的溫泉水。
除了住家供暖外,這項大自然免費贈與的禮物,更是全島30%的電力來源。
冰島地熱的觀光產值逐年在攀升。看到藍湖溫泉大發利市,間歇噴泉一旁溫泉飯店的鋼骨儼然成形,幾年後這裡應該會變得很不一樣,如果出現了藍湖二館、或是綠湖溫泉等等,也不會太意外。
可愛的短腿冰島馬,是沿路中最常見到的哺乳動物,其數量勝過看到的房舍與人類。
無論天氣多惡劣,他們硬朗的身軀,總能在風雪中屹立著。
牠們完全不怕生,看到我們就像我們看到牠們一樣新鮮。
這麼可愛的小傢伙,怎麼忍心去騎他呢?
木樁柵欄東倒西歪,纏繞的鐵絲也沒通電,冰島馬依舊乖乖地待在圍籬中與遊客嬉戲。
他們的主人想必是仁者,讓著些馬捨不得離開。
可別笑他們腿短短,一旦奔馳起來疾如閃電迅如風。
耳熟能詳的黄金瀑布(Gullfoss)是黃金圈的最後一站,與台灣金瓜石的黃金瀑布不同的是,冰島的黃金瀑布含金量太低,從哪一個角度看都是白雲瀑布。
冰凍的河水,忤逆重力的牽引,牢牢地抓緊河中的岩石,不肯輕易滾下深淵。
但任憑冰塊如何頑強,夏天一到,終究是要隨波逐流的。
調皮的水氣,濕潤了遊客們的雙眼,透過了鼻孔滋潤了身體,
我大口的深呼吸,在台灣很難吸到這麼純淨的水氣。
通往瀑布前緣的步道,積雪過深而整條封閉,而其他未達封閉標準的步道,有一部份結了厚冰,濕滑難走。我們能安穩的在冰上行走,全靠腳底上的小冰爪立大功。
冬天的冰島,許多戶外景點,都明確建議遊客穿著冰爪前往,尤其是上下坡處,
但真正有上冰爪的遊客並不多,非常危險。
這都要感謝李老師的一席話:「相機可以不帶,冰爪一定要有。」
的確,站都站不穩了,如何拍照呢?
沒穿冰爪在結冰路上行走,即便穿上黃金大底的登山鞋,一樣費時費力,
畢竟我們不是企鵝。
傍晚,當驟雪再次肆虐大地時,我們已悄悄的躲進Uthlid Cottage其中一間木屋中,在天寒地凍中,有一間應有盡有的小屋歇息,真是人間一大樂事。方圓幾公里內,沒有超市及餐廳,大家翻出行李箱裡帶來的存貨,一包戶外登山的好夥伴 - 筍香飯,熱水一沖,將一天在外消耗的熱量補滿。
天上雪飄個不停,地下溫泉源源不決湧入木屋的庭院,
我們鼓起勇氣脫去了上衣,從零度的雪中,躍入了四十五度的溫泉池。
上一秒還在發抖,下一秒全身快被煮熟。我記得當晚全身的細胞,是極度放鬆的入眠的,還好心臟沒舒服得忘記跳動。
早晨八點半左右,在鏟雪車上工前,我們在迷濛的視野中,以極緩慢的車速駛出了黃金圈。
一早的路旁,就有車子陷入雪中,等待救援,大概又是個粗心大意的觀光客吧!
確保行車安全,積雪較厚的路段,我們三人下車走在車子前,充當人肉探路機。
車道積雪,讓我們放慢了車速,我們的雙眼得以有更多的時間,欣賞台灣不曾出現的蒼茫大地。

極北樂園 (4) - 繽紛山水
極北樂園 (5) - 藍冰洞健行
極北樂園 (6) - 冷山、溫泉、熱窩
極北樂園 (7) - 斯奈山半島
極北樂園 (8) - 北國之都

1 則留言:

  1. 馬好可愛!!!泡溫泉真是太有勇氣了~~

    回覆刪除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