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極北樂園 (6) - 冷山、溫泉、熱窩

昨日順利走完藍冰洞的歷險,親眼見識極北樂園深藏在冰寒雪冷下的一面,接下來兩天的時間,驅車回到了冰島西南岸,以距離賽爾福斯(Selfoss)15公里外的海邊小鎮Eyrarbakki為基地,繼續尋覓樂園中不一樣的面貌。昨日太陽辛苦的工作了一天,從今天起,連續請了一星期的特休假。陽光放假後,整片大地成了風雪的天下。於是,在Eyrarbakki的兩天,我們將旅遊的步調放得非常非常緩慢。風雪肆虐的冰島,光是踏出家門或跨出車門就費勁,就算全家的體能狀況無虞,在戶外與天氣搏鬥,不是件舒適的事情。
冰島西南岸是地熱充足的地區,在民宿裡的介紹書上,發現了兩處旅遊書上沒介紹,剛好適合外頭惡劣的天候的溫泉小鎮。第一個是距離賽爾福斯10公里處的惠拉蓋爾濟(Hveragerði)以及60公里遠外的弗呂濟(Flúðir)。
惠拉蓋爾濟的地理位子恰好位於黃金圈的路線上,小鎮的遊客中心、一旁的Bonus超市與加油站,成了旅行團與遊覽車的中途驛站,大批的遊客在這裡補給、上廁所後,便繼續上路。
或許是缺乏推廣,幾乎沒有遊客在這座溫泉小鎮多做停留。
小鎮中心的地熱公園(Geothermal park ),用最自然的方式,讓到訪者了解到冰島與地熱的關係,就算不會冰島文或英文也能體會公園內想表達的含意。
冰島多處的溫泉和台灣北投的溫泉類似,有股濃烈刺鼻的硫磺味,除了可以拿來煮蛋、泡湯之外,冰島人還拿這些地熱作為發電與冬天房屋供暖的工具,地熱可謂與冰島人民的生活息息相關。可能是天氣使然,園區內除了我們四人還有販賣部的店員外,在也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蹤影。
地熱公園之後,我們繼續沿著遊客中心推薦的健行路線,在小鎮裡繞一圈,來到對岸的小山丘。
遠方的冷山與我們對望,柏油路快要被積雪給淹沒,雪地上模糊的腳印成為指引我們前進的指標。
小鎮裡溫室中植栽著觀賞花草,是冰島冬天難得看到的綠意。居民房舍前,都有一座或大或小的屋,乍看之下像狗窩,卻是掌管土地的精靈住所,也就是台灣人心中土地公的概念。
一路上很少遇到行駛的車輛,更別說看到行人,這種天氣在戶外健行,大概被認為是瘋子的行為吧。C.W.Chen說,跟猴子團出來玩,早有心理準備。
泡溫泉,不在原本計畫內,但考量風雪交加的戶外,將身體浸在溫水中,聽起來似乎蠻過癮的。冰島溫泉,第一個想到的大概就是廣告鋪天蓋地的藍湖溫泉。過高的知名度,讓藍湖溫泉幾乎得事先買票並預約入場時段,上網一查,兩星期內白天時段都是售罄的狀態。
民宿推薦的舊池溫泉(Gamla laugin ,英文Secret Lagoon)位於弗呂濟,被群山環繞,這座冰島最古老的溫泉池,只有入口前的以小面牌子,一點也不氣派。
於是沒有大型遊覽車包場與排隊的人龍,留給了在地人與散客,隨到隨泡的自由空間。
池底由碎沙石鋪成,不像藍湖可拿池底的泥巴來嬉戲,池水的顏色也不是夢幻的粉藍色。池裡的溫度從溫和的38度到灼熱的45度,將全身每一寸皮膚浸的暖呼呼的。
來這裡的遊客,多半以泡湯為目的,鮮少人拿出相機或是Go Pro在拍照打卡的。
舊池溫泉追求的是自然環繞的景色與不受打擾的悠閒氣氛。
偶然望見池子旁精靈的小屋,他們可能也正在和我們一起泡溫泉。

屋外沒有風景的時光,我們就窩在溫暖的巢穴中。這兩天住在屋主Margrét Kristjánsdóttir的溫馨小屋,媽媽將這兩天住的海邊小屋當作是自己的房子打理,她說這間足以讓她整天待在家裡不出門。
她與Polly在廚房內忙進忙出,讓每天晚上都有令人驚豔的料理上桌。
羊料理是爸媽的最愛,除了烤羊腿外,還嘗試了在地的羊臉料理。
羊臉的肉很少,幾乎都是皮,我們全家頓時成了名副其實的啃臉人,並不是件愉悅的經驗。
超市對於C.W.Chen夫婦有著致命的吸引力,尤其是台灣不常見的在地食材,舉凡如羊心、羊肝、鱈魚乾、各種魚子醬、魚罐頭、起司與優格等,他們總是興致勃勃的全放入了購物車。
就連大家推薦各種包裝的可口可樂,都列入他們品嘗的要點。
我們雪拚過的超市,Bonus、 Kronan與netto各有其特色,Bonus比較偏向全聯福利中心的概念、Kronan則有像頂好Wellcome的整齊陳列乾淨的感覺,netto則是介於兩者之間。
每回逛超市一定會入袋的物品則是:牛奶、果汁、三種美乃滋魚罐頭、挪威原味的魚子醬,以及可樂。雖然可樂我們喝起來,不像眾人所推薦具有獨特風味,與台灣賣的沒兩樣。
這兩天,稍微偏離了身為觀光客的身分,放慢了腳步,透過接觸冷山、溫泉與熱窩,體驗了極北樂園中居民的生活。吃飽睡足之後,我們逆時針行駛,繼續踏上極北樂園西岸斯奈山半島(Snaefellsnes)的旅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