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2日 星期五

尾牙第五年

一月三十一日是每年公司年度調薪升遷與發年終獎金的大日子。這一天猶如聯考放榜,幾家歡樂幾家愁,不同的是,依過去的經驗,沒有人猜得準究竟誰加薪加得多,升遷名單往往讓人摸不著頭緒、甚至讓人跌破眼鏡。獎金的厚薄也與當年考績脫鉤,導致公司雖然慷慨解囊,卻沒有達到預期的激勵效果。
公司非民主社會,但在有限的資源分配上,越能達到公開透明,越能永續經營。終於,今年我看到公司朝著公平正義的方向邁出了一大步,將升遷的機會,給了對公司有實質貢獻的同仁們,而不是鼓勵會說好話,畫願景的夢想家們。緊跟隨在年終獎金之後的,是年終尾牙。年終晚宴,更精準的說法,是場抽獎金大會,保證每人都能到一個紅包,是大是小就是尾牙最令人期待之處。
2017年,是我見到公司營運最黑暗的一年。在台股大盤創新高之際,公司股價跌屢破新低,研發與品保單位的中流砥柱相繼跳巢如流水。往年興致高昂重量不重質的送件,也一一得受到FDA的嚴峻挑戰。
觸底的危機,往往是圖強的最佳契機,尤其對一個長期虧損而又習慣內部自肥的部門,改革變得勢在必行。2017年底,老闆將公司交給專業經理人接掌後,改革的光芒一道一道的射向了黑暗。年輕的總經理沒有太多人情包袱與派系糾纏,在老闆全力支持下,陸續開拓與以往不同的路。
今年,總經理在尾牙的開場白,是近五年內聽到最最最務實的一次。相信很多員工和我一樣,對於每年尾牙"轉虧為盈"的空虛期許,以及達成多少ANDA送件當煙霧彈,早已感到麻痺,甚至當笑話看待。
今年,總經理言喜亦報憂,很明確的將焦點,集中在工廠的訂單與出貨上,將既有的設備產能,盡情地發揮,紮實的貢獻營收,不再喊著不切實際的口號。
憶起去年尾牙,與我同桌舉杯的同事們,多半已另謀高就,今年餐桌上,新鮮人就佔了二分之一,頗有"雕闌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 凋零之感。新人多半對於公司文化與目標一知半解,尾牙對他們而言,只是個吃吃喝喝,能夠抽獎喝酒的晚宴爾爾。老闆不改往年豪氣作風,在公司尚未獲利之前,自掏腰包拿出了上百萬的獎金,提供了抽獎獎項,慰勞員工一年來的辛勞,以及鼓勵台下所有對公司不離不棄的夥伴。
只是,幾年來老闆樂善好施的結果,並未有效擄獲員工的心,成功激勵員工士氣只在一瞬間。尾牙散會後,隔日隨著酒精退去,昨晚的激情消逝成為過往。
去年尾牙後的高離職率,說明了老闆與員工的心並不在同一條船上,儘管尾牙當晚總是杯觥交錯。
老闆,忘了兩種無形的力量,一種叫做穩定,一種叫做熱情,遠遠比尾牙撒下的獎金更加迷人。
粗略的區分,工廠單位追求穩定,研發部門在乎熱情,我發現新的總經理注意到這一點,在有志之士絕望或跳船之前,勇敢改變了公司未來發展策略。
工廠的同仁從原本沒訂單閒著,去年底大量接單,從原本的單班制,改為八小時的三班輪值。研發單位從原本一灘死水,從國外高薪挖角學有專精的研發長,替團隊指引方向。
治理公司何其之難,大家抱著不同的目的,在同一個公司內努力,有人追求財富,有人冀望舞台。舞台,並不是越大越好,重要的是要將對的人,放在對的舞台上。獎金的分配也是,並非獎越大越能凝聚公司向心力,更重要的是要落在對的人身上。今晚的抽獎,巧妙的將大獎,散落在特定部門、特定的族群上。把獎金的激勵作用,投注給最能發揮貢獻的團隊。今晚,我抽到一萬元現金的中等獎項,"巧合"的是,我屬新藥事業的同事,也都抽到相同的獎項。
看著對面整排的新人,酒喝得開心的模樣,明年同桌的會不會是相同面孔,難以預料,於是原本不想喝酒的我,今晚跟著大家多喝了幾杯,帶著濃濃的酒意,昏沉的回到了內湖家中。
只是夜裡,酒醒後的我,腦袋變得格外清晰,總經理改革的鐘聲,敲進我的心坎裡。
我知道,公司轉虧為盈的日子,指日可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有空留個言吧